|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管窥甲午战争前夕的朝鲜社会

来源:互联网网民  宽屏版  评论
2010-03-16 09:15:03

清光绪二十年(一八九四年)二月十七日,聂士成率领武备学堂学生从吉林省珲春城渡过图们江,抵达朝鲜的庆兴府。聂此行是勘察朝鲜东北海岸形势。他可说风尘仆仆:去年九月才奉李鸿章之命前往中俄东北边境,在苦寒中沿边考察四个月,哪知回到吉林才不久,李又要他立即到朝鲜去。

聂士成的俄朝之行都是为了防俄,在当时“李傅相”的心目中,防俄是清朝的主要战略构思,不但要在东北防俄,也要在属国朝鲜防俄,因为俄国对朝鲜也有野心。防俄重于防日,李鸿章那时无疑忽略了更加可怕的另一个强邻日本。

聂士成入朝后,仔细考察东北沿海要冲,并像访俄时那样逐日写下“日历”。一年后,他把考察俄朝两国的“日历”结集出版,名为《东游纪程》(《东游纪程.日知堂笔记》,北京:中华书局,2007年)。这本书的下半部便是聂士成的访朝日记,现在就只谈谈这部分的主要内容。

《东游纪程》是值得一读的小书。第一,这书简洁地记载了甲午战争前夕的朝鲜社会百态,让读者可以一窥这个清朝属国的最后一面。第二,聂士成到访朝鲜之路是与别不同的,他走的并非朝鲜较为富庶的西北部,而是较为贫穷的东北部,这也是明清两代中国官员从来没有走过的地方。第三,因为聂士成这次来访事出突然,当地官员无法在事前便做好周详的接待工作,这反而让聂看到了朝鲜某些真实情况。

聂士成到了庆兴府,发觉朝鲜士兵仍然用古老火枪,“尚逊中国鸟枪兵”。府城城墙不过八尺,乱石堆成,内无街道,民居只是些小草房,门前污秽。聂受到府尹的宴请,但食物“腥闻不能入咽”。他首先对朝鲜留下了不佳的印象。

聂士成率领学生沿途测绘地形,也不忘记下他的所见所闻。聂一行来到明德站时,碰到一桩奇事。有十多个童子列队向他行礼,并且送上一封信。他一看,原来这些学童没有学校,书本也不足,只能读《千字文》,因此恳求这位“天朝”大将给点钱,“俾为学之资”。聂于是赠送一些银襾给学童。

朝鲜王朝一直非常重视面子,像这种有损体面的“乞钱”事件,在以往是绝对不会出现的。但东北是该国的边远地方,地方官员缺少应付“天朝大员”的经验,结果给聂看到了当地教育落后的一面。

聂士成是武童出身的淮军将领,曾参与光绪十年的中法台湾之战,对西方军备并不陌生。他当然很关心朝鲜的边防兵力。在会宁府,他和府尹笔谈后,发觉这个重镇的兵力只是纸上数字,原本有马兵和炮兵各一百二十名,却竟然“只属虚数”!至于另一重镇镜城府,则有由清军训练而成的五百士兵,当中三百驻守府城,其余二百散布附近的十邑。聂士成必定感到心凉,因为以区区五百士兵来防守那么广阔的地方,如果要用来防俄,简直是天方夜谭。

第一页    上一页    第1页/共3页    下一页    最后页
第01页 第02页 第03页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网络用户发布,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清光绪二十年(一八九四年)二月十七日,聂士成率领武备学堂学生从吉林省珲春城渡过图们江,抵达朝鲜的庆兴府。聂此行是勘察朝鲜东北海岸形势。他可说风尘仆仆:去年九月才奉李鸿章之命前往中俄东北边境,在苦寒中沿边考察四个月,哪知回到吉林才不久,李又要他立即到朝鲜去。           聂士成的俄朝之行都是为了防俄,在当时“李傅相”的心目中,防俄是清朝的主要战略构思,不但要在东北防俄,也要在属国朝鲜防俄,因为俄国对朝鲜也有野心。防俄重于防日,李鸿章那时无疑忽略了更加可怕的另一个强邻日本。     聂士成入朝后,仔细考察东北沿海要冲,并像访俄时那样逐日写下“日历”。一年后,他把考察俄朝两国的“日历”结集出版,名为《东游纪程》(《东游纪程.日知堂笔记》,北京:中华书局,2007年)。这本书的下半部便是聂士成的访朝日记,现在就只谈谈这部分的主要内容。     《东游纪程》是值得一读的小书。第一,这书简洁地记载了甲午战争前夕的朝鲜社会百态,让读者可以一窥这个清朝属国的最后一面。第二,聂士成到访朝鲜之路是与别不同的,他走的并非朝鲜较为富庶的西北部,而是较为贫穷的东北部,这也是明清两代中国官员从来没有走过的地方。第三,因为聂士成这次来访事出突然,当地官员无法在事前便做好周详的接待工作,这反而让聂看到了朝鲜某些真实情况。     聂士成到了庆兴府,发觉朝鲜士兵仍然用古老火枪,“尚逊中国鸟枪兵”。府城城墙不过八尺,乱石堆成,内无街道,民居只是些小草房,门前污秽。聂受到府尹的宴请,但食物“腥闻不能入咽”。他首先对朝鲜留下了不佳的印象。     聂士成率领学生沿途测绘地形,也不忘记下他的所见所闻。聂一行来到明德站时,碰到一桩奇事。有十多个童子列队向他行礼,并且送上一封信。他一看,原来这些学童没有学校,书本也不足,只能读《千字文》,因此恳求这位“天朝”大将给点钱,“俾为学之资”。聂于是赠送一些银襾给学童。     朝鲜王朝一直非常重视面子,像这种有损体面的“乞钱”事件,在以往是绝对不会出现的。但东北是该国的边远地方,地方官员缺少应付“天朝大员”的经验,结果给聂看到了当地教育落后的一面。           聂士成是武童出身的淮军将领,曾参与光绪十年的中法台湾之战,对西方军备并不陌生。他当然很关心朝鲜的边防兵力。在会宁府,他和府尹笔谈后,发觉这个重镇的兵力只是纸上数字,原本有马兵和炮兵各一百二十名,却竟然“只属虚数”!至于另一重镇镜城府,则有由清军训练而成的五百士兵,当中三百驻守府城,其余二百散布附近的十邑。聂士成必定感到心凉,因为以区区五百士兵来防守那么广阔的地方,如果要用来防俄,简直是天方夜谭。[br][center][url=http://www.wangchao.net.cn/junshi/detail_123009.html]首页[/url]    [url=http://www.wangchao.net.cn/junshi/detail_123009.html]上一页[/url]    [url=http://www.wangchao.net.cn/junshi/detail_123009_2.html]下一页[/url]    [url=http://www.wangchao.net.cn/junshi/detail_123009_3.html]尾页[/url][/center][url=http://www.wangchao.net.cn/junshi/detail_123009.html][color=#C80211]第01页[/color][/url] [url=http://www.wangchao.net.cn/junshi/detail_123009_2.html]第02页[/url] [url=http://www.wangchao.net.cn/junshi/detail_123009_3.html]第03页[/url] 
󰈣󰈤
 
 
 
>>返回首页<<
 
 热帖排行
 
 
 
静静地坐在废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无际,忽然觉得,凄凉也很美
©2005- 王朝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