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史南桥:设计从软装谈起

来源:互联网  宽屏版  评论
2010-04-21 10:24:08

史南桥:设计从软装谈起

今天把这个题目定为《设计从软装谈起》并不是我擅长的一个题材,但是回过头来,即使不是我擅长的题材。作为一个职业设计师,这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自己必须得关注的。从我一开始在台湾早期做的一些作品,那个作品里面可能更是我直接从一个室内设计师的角度来做的,现在回头来比较,当时也许是一个业余的软装设计师,其实关注到的更是直接在所有同样在你的硬装和主题的设计更好地表现。等到来中国以后,在中国这几年中间各方面的材料和配件、各方面能取得到的元素能丰富以后,相对来讲,好像软装走到了一个更专业的程度。可能你可以选择的东西更多了,但反过来讲这里面也会有一些感觉,假如说好的设计软装和硬装是融合在一起的,这里面不能说很好配合的话,反而会造成很多跟最初的风格方向定位不一样的结果出来。当然这个也未必是坏的事情,因为也会有一些好像是走了岔路以后又到了柳暗花明的另外一种感觉的出现。

所以我们先看一下,这个差不多是15年前的台湾,在我们公司没有分什么是硬装和软装,我负责了这个设计以后,也要配合把家具、配饰,当然这不是一个纺织品的窗子,兼顾到一个防盗门和可开可闭的效果,当时我们选择了比较贵的意大利的家具,搭配了相对比较大型的在一定空间中的配置。在当时的概念里面,更大的作用是完成设计当初的定位。整体来讲的话,我们觉得在这样一个装修里面,配饰是需要的,但是配饰是更融入到里面一个整体,原来设计的主题的出发点来完成最后设计总体的融合。

在这样一个案例里面,我们是做了一个夹层空间,在这个相对应,两套的样板房里面,这套相对是比较温馨的,材料上比较温暖的一个调子,我们选择的一些家具搭配的色料更强调整体的结合,以及搭配的家具。当然在场地上装配的部分,我们会觉得在那么大的墙面上摆这样一幅画或者好几幅画我们觉得更有趣的是用这么小的画来完成装饰画的安排。在这方面,更去倾向于一个居家的感觉。

这个其实是对照刚才那一套的两套选择,这个更前卫、更现代。所以你可以看到无论在家居的沙发上面,我们搭配了三种布料来完成一个沙发的配饰。其实在十几年前在台北选择一些摆饰品还是有一定的困难度,因为可选择性不多,我们挑了颐家,在颐家有这样的茶几。我们选了一些黑的框来完成墙面的装饰,我们在沙发的选择上为了搭配当时,选择了蓝色的茶几,把布料分成几种层次的。其实最开始来做这个所谓的软装,其实一直觉得比做硬装而言,对我来讲更辛苦。后来我把痛苦就转嫁到太太身上,我觉得轻松蛮多。像这些都是在颐家里挑的画,桌子上摆的都是颐家的东西,即使是挑颐家的东西,同样是廉价的东西,怎样做一个好的搭配,是最后能出效果的很重要的方面。无论是家具、配饰以及小的装饰的东西,其实我认为更重要的一点是你对艺术、审美还有调性的拿捏,其实你未必要用最好的东西,也能达到一个相对有水平和档次的软装布置。

你可以看到大量的我们当时在宜家买的东西,这些文件夹,色彩的一些调配,可以呈现出一个小孩子房间活泼的调性。同样的也是在布料和地毯上的一些搭配,可以让这样的一些空间,选择的画,这样格子的分割,一样反映到地毯上的分割,地毯上的点点东西可以结合到沙发布料上的选择。还是可以看到空间元素上的单纯化,但是一样靠软质的布料显出一些个性出来。早期我们自己做的一些,我们并没有专业的软装部门的时候,在这些选择和搭配上也是花了很多的工夫,让它呈现出一种整体的调性的效果。

在休闲的方面,当然也要花很多功夫去挑这样的家具,牛筋编成的椅子,更开放的一些处理方式,家具的选择占据了很大的面积,家具的材料能够和整体融合。同样的情况也可以看到这些纺织的一些效果,其实我们有的时候也许选择了非常多样性的色彩来组合成沙发,在某些情况下也会选择单一的材料,但单一的材料和墙面的墙纸搭配上的画面其实会和整体的效果,出现一种很特殊的一种个性的气氛和氛围。

实际上我们认为某些家具的选择也有它本身家具的造型、家具的个性以及材料跟整体上的关系。一方面我们在属于接近休闲的方式考虑到的一些材质,比如说编织做成的躺椅,同时也考虑到外面是个落地窗,外面是淡水河,真正做了一个靠背椅挡掉了外景其实是很可惜的,家具的造型也决定了怎么样去选择,这样的安排里面出现的一些效果。

这里面有大量的玻璃,玻璃是弧形面的,在这样一个现代前卫而且相对的一些材质上面都非常干净的一些处理方式上面,我们会考虑到一些当时在台北流行的意大利的家具。十五六年前流行的一些色彩和组合式的造型,以及搭配到户外的一些条件。当然这样的一些空间到做窗帘的时候其实也变成是一个相对的难题,所以这边更简单的是垂直的,能够完全按弧形的方式去完成。当然作为窗帘或者材料的选择,会因为一些空间和造型,会有一些不同方向的考虑。

在这里也可以很多色彩做成的沙发组合,我们在硬装上面,在玄关上面我们补了这样一个颜色,其它也是非常单纯的颜色。很有趣的是很难挑到这样一个色调的装饰画,我们用了几个有颜色的画框,用这样的方式去带掉,给人另外一种想像的空间,在这样一个相对活泼的方式上给予一种趣味性。在这样一个台北的案例里面,我们觉得整个空间上面的表现可能在墙壁上挂一些画,这些窗帘我们认为更简单地表现这种卷帘式的形式,搭配法国式的家具。当然整个空间上这个柱子是取消不了,就希望用圆弧形的家具来进行一个很好的融合。我一直强调,家具和空间之间有一个更好的契合关系是在你选家具时的重要考虑。在这样的情况下,原来可能被你划出去的空间,利用家具的形调带到这个空间里来。当然家具本身的色调,我们原来做的一些单纯的,前面的这几个案例里面都可以看到,在早期我们设计的风格其实是非常简单的,甚至在色调上也非常简单、材料上也很简单,最后用得非常多样性的家具,还有相对色彩上的一些搭配,让整体的空间形成一种调性。早在十几年前,大概是我们公司内部的一个主流方向的做法,我们觉得在当时的感觉上,怎么样在最简单的设计上达到的效果一直是我们追求的方向。本身空间有错层,楼梯这样的元素,所以装饰的方面可以更简单,但家具和空间上的对话变成我们更主要想去表现的方向。当然现在像这样的抛物线到现在更多了,当然在十几年前的效果还是蛮好的,包括餐厅的椅子,很单纯的东西,功能也很确定,餐椅的靠背形状基本上一样,有驼峰式的,有平的、斜的、圆的都有,空间上活泼的调性,面对我们相对比较年轻的业主,做服装的一些业主,其实这样的一些调性蛮适合他们的一些个性。

这也是比较有趣的地方,在台北这个小别墅其实有一个尖形的玻璃,这个屋脊线就在这个地方,他们觉得这个屋脊线对下面的茶几有杀伤力的,他们想解决这个问题。但我们觉得这个坡底的高度和形状还是蛮漂亮的,不希望伤害到原来屋脊的形状。所以,感觉这是一个柔软性的,其实是一个布帘的感觉,是一个硬装做的,所以他讲的是一把刀锋,这里用的是马兰漆,这个色调用的和这个椅子和床的调性,选的这样一个搭配。刚出来的复合地板、浅黑色的色调给到更好的一个融合。在这里面大部分看到的我们这里做的窗帘上的布料用得较少,实际上考虑的在家具上的布料更多一些,在更简洁的造型里面,用这样的卷帘可以解决整个内部空间的属性。

这是跟头一个家居的空间,有5米半的车库,太浪费了,所以我们把车库上面做了一个夹层,做完之后,上面的空间非常矮,矮到一定的程度,为了把水管包住,空间的压迫感就很重,所以我们决定不把水管包掉,而是漆上斑马式的图形,把水管做这样一个装饰性,我们觉得这样做完以后宁可牺牲掉水管在空间上造成的伤害,但是我们觉得还是保留整个空间的高度。这个被确定以后,接下来选择的家具和搭配就定下了,业主也出得起钱,选了一个虎皮做了这样一个搭配。因为这个虎皮的关系变得这个可以成立了,否则单是一个水管漆成这样一个调子,没有其它搭配的情况下这个水管就突兀了,但找了这样一个虎皮,把水管漆成斑马的条纹,这个整体就完成了。所以一些软件跟配饰的搭配有时候更需要跟空间上的一些元素有更好的一些融合,尤其在这个案例里面,其实因为这个水管漆一个特别的色调也可以,但我们觉得用这样的方式来做的时候,会让人家觉得你这不是一个空间上的缺点,而会觉得这是一个空间上的个性。

再一个,这样一个比较温馨的小住家里面,我们强调的不单纯是在家具上的配合。在十五六年以前就做了印花布搭配色调的组合成的家居。在这个案例里面,我们把软装认为发展到另外一个部分,家具都是从一个家居店买来的,这个案例里面我们觉得有一个部分你可能无法用直接买来的家具解决里面的需求,就是这个餐桌,这个空间看起来很小,这是入户大门,在空间内部你必须把客厅和餐厅同时解决。当然这个做法在我们到了上海以后其实有了比较多的改变,就是观念和认知上的改变,或者业主使用者的一些改变。在这边,由于北入口的关系,必须经过餐厅到客厅,但是在台湾的感觉,觉得我们房子的品质,一进来就看到餐桌,如果餐桌上还有一些没有收掉的菜肴等等,总觉得摆在门口是一个缺失,进门总该有一个玄关的背景。所以,你可以看到刚刚这个沙发侧边是一个入户的门,进来显然要面对餐桌,但是我们刻意把餐桌组合起来做这么大的一个墙,进来感觉因为这么一个矮墙的处理,可以让进门的感觉不会直接面对到餐桌,当然我们现在有更多的做背景的东西,但是在台北的时候我们觉得还有另外一个选择的方向,我们希望形成一个进门的玄关,玄关还是有一个弧线和屏障的功能,对一个房子的品质还是有必要的。所以这个餐桌和这个墙是这样组合起来的,这个家具是直接买不到的,而是我们要想办法去做,在这么一个小的空间里面,在原来一个方方正正的空间里其实形成了三个部分,一个是进门、一个是矮墙、形成的玄关、鞋柜,让你感觉不是经过餐厅,而是经过玄关到了客厅。进来之后才可以看到餐桌,当然你从这个角度看,餐桌还是一个完整的餐桌。回过头来,在其它的角度其实它又和这样一个矮墙组成一个比较有趣的组合。在这么一个小的房子,家具保留它的弹性,甚至跳出单纯做室内设计,你在选择不到一些家具,家具又有特殊需求的时候,你就必须来设计家具。

当然这个家具在前面这个案例也有看到,其实这个空间是一个餐厅,玄关进来对面是客厅,往右拐是进到餐厅的地方。对我们的业主来讲,他总觉得所有的东西跑到厨房里面是很不方便的,他总觉得在厨房外面能有这么一个台子,其实泡咖啡、喝牛奶、泡茶都可以在背面的台子上解决掉,当然这个台子肯定会对空间造成一个杀伤力,你要好好摆一个餐桌肯定是有困难的。类似这样餐桌的选择在我们很多案例的用户其实目的是在这样一个情况,可以让这个餐厅里多一个功能,在这个台面后面无论是热水瓶、咖啡罐,或者是你日常吃的维他命都在这个后面解决掉了。后面这个高柜还可以储藏很多东西。在这里会造成一些问题,摆下去以后比较困难,平常在三口之家,甚至小孩很小的时候,利用这个餐桌就够了,从厨房端菜出来,这样一个关系,让这里形成一个类似又像吧台的空间,这样一个家具的选择更重要是变成一个圆桌,这个空间其实够圆桌摆,确实在家里请客的时候,这里还可以维持到6个人宴客吃饭的功能。所以我们认为选择家具和空间之间其实有它某些相对的搭配空间上的作用。

在这个案例里面,也是一个很小的空间,三十几平方米,这是一个电视柜。这是进来的大门,面对一个长条的桌子,在这个点上是可以旋转的,而这个点又不固定,可以往里面推或者沿着45°角往里面拉,所以这个地方在你进来的时候可以看到是一个玄关的桌子。反过来讲,拉过来45°的时候可以给两个人吃饭,这个点往外移的时候,可以变成一个四人用餐的餐桌。所以这样的一个概念也是在一个相对狭小的空间因为家具上的弹性,让这个空间变成一个多重的功能,它可以变成是一个玄关,或者是一个两人用餐的地方,或者一个人在那边当小书桌用,或者拉出来变成私人用餐的空间,把走道拉出来专门利用。这种家具的弹性可以让空间上面得到多重的功能,所以在早期我们认为软装的设计里面其实还包含了类似这样的家具的一种设计。所以这是把比较靠近墙壁,进门的时候其实是一个玄关的桌子。当然某些家具类设计是比较奇怪的,这个画面上不是那么奇怪,因为这个面上一个镜子,其实我们只做一个三角形的桌子。在这样一个空间里面,三角形的桌子和镜子的搭配让这个空间觉得更宽。这个家具的目的其实只是成就这个镜子,让你感觉不出来是一个镜子。所以某些情况家具的目标是让出空间,整个空间是45°角切下来的空间,这个三角性的空间和三角形的餐桌,因为镜子的关系让你感觉到小小的空间里因为这样的方式得到了扩张,因为这几套家具让空间有一个视觉上的错觉,让空间加倍变大。

这是我到上海的第一个住家的案例,当时要买一些搭配的家具其实是比较辛苦的,但是我总觉得上海的业主还是会给我们做蛮好的配合。这个案例并不是在软装或者硬装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而是在这个楼梯,应该差不多十年前,当时有一个转折面的楼梯,把它全部用可以透光的水晶石做出来的,这个楼梯的感觉完全漂浮在空中的效果,远看的时候,就像是在空间上唯一的一个视觉上的焦点。相对来讲,在楼梯下面,现在看不出来,觉得楼梯是悬浮在空间的,这里有突出,楼梯大概三分之二的地方其实是一个鞋柜,鞋柜的搭配需要给它的一个能够坐下来换鞋子的地方,这个地方是可以考虑的。当然在这个空间上,我们觉得相对单调,其实在颐家买了一个小板凳,这个板凳虽然是很便宜,甚至不是有什么特殊造型,但是搭配这个空间和这个板凳,在这个画面上觉得有这种画龙点睛的效果,软装的配置其实是你怎么去配它,在这样一个画面上,这样一个搭配其实就相对单调一些,点上这个东西以后整个空间上有了一个特殊的感觉。

这是在上海早期做的,上海的业主都比较配合,因为他们无论是给你资源让你做一个发光的楼梯,其实这个楼梯花了很多钱的,技术上解决了很多的问题,包括发光楼梯的灯管坏了以后怎么把灯管换上去,包括楼梯怎么踩上去,因为这个仿水晶石是比较脆弱的,这都花了很多的功夫。这个案例里面,当时的业主很愿意花钱,在达芬奇买了大量的家具去做搭配。在硬装上我们也是做了一些相对配合古典家具的相对造型,甚至当时只是窗帘的造型、形状能够符合到里面的效果,这些家具本身已经够了,至少从台湾到这边不觉得做了很多复合。

当时印象很深刻的,在台湾很多客户都不会买的,当时买了这个餐柜就花了十八万人民币,在当时来讲,我们觉得这个业主太能配合了。这个床也花了二十万,所以这边来讲的话,我们慢慢开始有一些转变,就是说在台湾我们觉得只要搭配好就可以产生一种软装的效果,其实在这种开始富裕,每个人开始更需要把他的身家、地位凸显的装饰需求之下,只用颐家的家具可能是解决不了问题。当这样的案例让我们有这样的一些感觉,实际上在台湾我们经常做的大部分是平民百姓的家,来到中国以后接触到更多所谓的富豪,在我们开始做世茂滨江的时候在软装和配饰上有了调整,不再表现一个简单的融合方式做出所谓的软装,更强调家具的品质、材质,甚至还包括家具的品牌都是在一个软装里面需要考虑到的一些效果。必须把这些元素都放进去,最后才能变成软装的折叠搭配,包括使用的家具,甚至在装饰上面,可能在颐家上不会考虑的造型,在搭配这样的造型的时候颐家的就显得太简单。

在这种情况下,硬装和软装有更多的配合。无论是接线板,无论是吊灯,在黄浦江的案例里面这些东西都必须从专业的角度来解决。这些东西都是我太太在做我非常不愿意做的事情,这个是我们在上海做的一个泰式的风格,一些装饰品和一些摆饰的配件,进门的玄关以及我们在相对长的大房子里面必须有一些引导的走廊,在这样一个戏剧化的入口进到引导的客厅入口,在每一个步行的过程中都会产生一个新的景象,进门的玄关是第一个。

走到客厅,表现这种态势或者是东南亚风格的东西,无论选择根据抛物线的大灯已经用一些藤边来取代,包括藤边的躺椅和家具。可以说其实我们认为这样的情况我们的软装已经从原来的简单家具的布置到一个专业软装的从设计到采购到完成,完成到一个相对专业的水平。餐桌上的布置、吧台上的选择,选择天堂鸟的花,摆上一个火龙果,来突出异域的一些情调,窗帘上会有布料的信息,这种休闲的感觉编织的效果不可或缺。在这里你可以看到,无论在硬装上你需要做的雕琢,在造型上选择的墙面的墙纸,在搭配的家具上的处理,以及相对很软的纱,床的搭配效果,再搭配这些灯具。所以当你看到非常反复的这些布料的应用,包括一层两层三层四层,这些都是我们单纯做一个设计师,我很难照顾到这样的东西了。完成这种效果,需要专人、专业的团队来研究,才能复制出这样的效果。

在这些地方无论是灯具的选择或者是家具的选择,甚至配饰以及装饰化都有一贯的风格脉络,打造最后完成的效果。甚至在一个做SPA的房间里面,相对一个很单调的,全部用木料,会因为这么一个提神的画,虽然是一个简单的芭蕉叶,但是这样一个色调一搭配就会有一种异域的风格,整体的风格更能呈现你需要表现的效果。当然我们也会做另外一种所谓的地中海似的座椅无论上面的吊灯、搭配的配件以及酒架,当然硬装上面的一些完成,仿古砖、马赛克做成的台面等等。这里面可以看得出来,硬装上面完成的效果肯定还需要最后软装的一些搭配,在这种软装上面你可以感觉到所谓生活的一种形态。其实,在早期我们做软装布置是觉得该有的装饰、该有的家具,墙壁该挂的画、窗帘挂上去就够了。现在软装更强调生活形态的表现,你可以看到餐桌上面可以看到随时可以开始用餐了,在旁边的咖啡杯觉得随时可以喝咖啡了。其实都在表现一种生活随时要启动的感觉,更生活化。床铺上的一些东西,相对在更单调的东西,也许要用深色的布料搭配这样的效果。墙壁上只是一个小画,但是完成了整体的效果,当然这里还有灯光的搭配,以及墙面上的纸感,以及布料的选择和床罩的选择,不能单纯是一个床罩,可能是好几层,来完成最后的效果。

这是简单的洗脸盆,硬装已经做到了属于它的属性,反过来讲软装只是简单的搭配,但是简单的搭配里面也有它的学问,实际上你可以看到台面深的地方放一些实用的东西,墙面上也只有这样的一些东西可以放上去,搭配一些烛台。

还有完全不同的其它风格的出现,这种不同的表现在硬装上面色调单纯以后,白色的地板、天花板、墙面,在某个地方用的黑白的色彩来作为整个的定调,反过来软装做了更大胆的突破,强调了硬装上应该表现的效果。原来我们在台湾用一些小小的组合式的组成墙面上的东西,但是相对比较小的,在这个案例里面我们用了更大量的黑白色的照片,画框把墙壁布满,有另外一种表现,实际上在楼梯和楼板之间,楼下楼上的关系,因为看到楼梯觉得墙面是一个延续的,但实际上你把这些照片从底下一直挂上去,照片看到一半的时候,你显然会知道上面会延续的,这些照片一方面让墙面有了属于自己的个性。另一方面在这样一个被楼板切掉的这样一个延续,让整个空间这样延续上去,其实原来硬装做完应该非常简单,甚至没做什么设计的,这个案例里面,因为这个墙面上的由软装控制出来的属性让整个案例变得更有它个性的东西出来。

到楼上之后所有的都做了处理,地面上一个斑马皮来让空间上能够延续空间上黑白的色调,当然这个黑白的色调是一种自然的图形,让整体的空间变成更有生命的一种感觉。当然我们也有一些类似中式的做法,硬装上就很清楚了,搭配的简单的这些东西其实并没有那么强调现代的中式,当然在硬装上有适度的完成之后,软装上大型的吊灯以及这种感觉上不能说是中式的话,但是色调,我们希望表现现代的中国的感觉。所以类似这样的画跟你希望去体现中国的效果,其实有这些现代抽象画不会减弱中式的效果。卧室里面,一方面空间上的层次,另一方面也在这些家具上的选择,虽然不完全是中式的东西,但是材质有古旧的造型,以及跟这样的搭配起来,那种感觉其实完成了我们希望完成的虽然是中式的味道,其实是一个非常现代的居住空间。风格上面也会开始出现一些很大的效果,在硬装上面我们可以看到是相对简洁的线条,正是因为是两部合并,我们相对的空间收掉以后,我们希望在别墅里面能够做出一个比较高的效果,所以我们用了一些镜面,以及一些相对深色的皮革,整合起来之后,在非常现代的一个简洁的空间元素上面,最后我们选择这些相对古典的家具,这种效果对于某些建筑外观很简洁的情形,但是业主又希望体现一些价值感,这种相对矛盾的效果其实回过头来在里面软装的布置能把他的一些个性更清楚地表达出来。所以,深色的黑白对比体现一种现代的精神,反过来讲,一些古典线条家具能凸显出一种特有的调性。你可以看到还是有一些古典线板的收边,搭配一些更气派的床头的造型,一些家具的搭配,无论是布料的或者是皮革的东西,加上布料的东西能够有效融合地搭配在一起。还有丝质的窗帘,整体空间会有更出色的感觉。

回到我们十几年前在台北做的一个项目,前面放了各种风格的东西都是我们公司软装部门由我太太领导做出来的东西。现在回到这样一个十几年前做的东西,我们吊景都没做,甚至相仿水管都用了一些可以夹的灯具,这样一个布置我们更强调活动性,再一个是所有家具的活动性,但是风格上的表现,我们希望用当时最流行的意大利家具搭配很有中国味道的芭蕉叶,这样一个背景墙其实是一个床头,这个床是带轮子的,在这个房间里这样一个布置我们是希望它保留更大的弹性,可以移来移去,里面隐藏的插座可以拿出来用。在这个案例上面我们希望表现的是我们的一个效果,当然包含这个画面,这个里面其实是七个空间有四个平移的门,做成的装饰,四片门分开来的时候有三个空的,四片门看起来是四个黑白的抽象画,其实合在一起的时候是一个水墨画。所以四片门完全合在一起的时候很清楚是一个水墨画,当时还没有这么精准,当时是照片放大以后再做到整个墙面上的效果。但是,当时的目标是在这样一个空间里面,他希望跟前面的风格属性是不一样的,前面的风格是很固定的,这个案例里面我们觉得所谓的风格属性是可以变化的。就像合起来之后是一个中式的水墨画,非常清楚的,但是分开之后由于黑白的关系变得很抽象了,这就是一个风格的可调整性,包括我们前面看到的这样的一些中式的芭蕉叶的感觉,搭配的现代的意大利的家具,风格是可塑的,这样一个角度做的时候是更有趣的,当然它有它的难度,尤其是我们中国面对的业主希望什么样的风格定得很清楚。但是我们认为一个软装相对从一个设计师和设计的角度其实是可以更多地变化的。

 
[url=http://www.wangchao.net.cn/nvxing/detail_79510.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nvxing/1271816648016.jpg[/img][/url]   今天把这个题目定为《设计从软装谈起》并不是我擅长的一个题材,但是回过头来,即使不是我擅长的题材。作为一个职业设计师,这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自己必须得关注的。从我一开始在台湾早期做的一些作品,那个作品里面可能更是我直接从一个室内设计师的角度来做的,现在回头来比较,当时也许是一个业余的软装设计师,其实关注到的更是直接在所有同样在你的硬装和主题的设计更好地表现。等到来中国以后,在中国这几年中间各方面的材料和配件、各方面能取得到的元素能丰富以后,相对来讲,好像软装走到了一个更专业的程度。可能你可以选择的东西更多了,但反过来讲这里面也会有一些感觉,假如说好的设计软装和硬装是融合在一起的,这里面不能说很好配合的话,反而会造成很多跟最初的风格方向定位不一样的结果出来。当然这个也未必是坏的事情,因为也会有一些好像是走了岔路以后又到了柳暗花明的另外一种感觉的出现。   所以我们先看一下,这个差不多是15年前的台湾,在我们公司没有分什么是硬装和软装,我负责了这个设计以后,也要配合把家具、配饰,当然这不是一个纺织品的窗子,兼顾到一个防盗门和可开可闭的效果,当时我们选择了比较贵的意大利的家具,搭配了相对比较大型的在一定空间中的配置。在当时的概念里面,更大的作用是完成设计当初的定位。整体来讲的话,我们觉得在这样一个装修里面,配饰是需要的,但是配饰是更融入到里面一个整体,原来设计的主题的出发点来完成最后设计总体的融合。   在这样一个案例里面,我们是做了一个夹层空间,在这个相对应,两套的样板房里面,这套相对是比较温馨的,材料上比较温暖的一个调子,我们选择的一些家具搭配的色料更强调整体的结合,以及搭配的家具。当然在场地上装配的部分,我们会觉得在那么大的墙面上摆这样一幅画或者好几幅画我们觉得更有趣的是用这么小的画来完成装饰画的安排。在这方面,更去倾向于一个居家的感觉。   这个其实是对照刚才那一套的两套选择,这个更前卫、更现代。所以你可以看到无论在家居的沙发上面,我们搭配了三种布料来完成一个沙发的配饰。其实在十几年前在台北选择一些摆饰品还是有一定的困难度,因为可选择性不多,我们挑了颐家,在颐家有这样的茶几。我们选了一些黑的框来完成墙面的装饰,我们在沙发的选择上为了搭配当时,选择了蓝色的茶几,把布料分成几种层次的。其实最开始来做这个所谓的软装,其实一直觉得比做硬装而言,对我来讲更辛苦。后来我把痛苦就转嫁到太太身上,我觉得轻松蛮多。像这些都是在颐家里挑的画,桌子上摆的都是颐家的东西,即使是挑颐家的东西,同样是廉价的东西,怎样做一个好的搭配,是最后能出效果的很重要的方面。无论是家具、配饰以及小的装饰的东西,其实我认为更重要的一点是你对艺术、审美还有调性的拿捏,其实你未必要用最好的东西,也能达到一个相对有水平和档次的软装布置。   你可以看到大量的我们当时在宜家买的东西,这些文件夹,色彩的一些调配,可以呈现出一个小孩子房间活泼的调性。同样的也是在布料和地毯上的一些搭配,可以让这样的一些空间,选择的画,这样格子的分割,一样反映到地毯上的分割,地毯上的点点东西可以结合到沙发布料上的选择。还是可以看到空间元素上的单纯化,但是一样靠软质的布料显出一些个性出来。早期我们自己做的一些,我们并没有专业的软装部门的时候,在这些选择和搭配上也是花了很多的工夫,让它呈现出一种整体的调性的效果。   在休闲的方面,当然也要花很多功夫去挑这样的家具,牛筋编成的椅子,更开放的一些处理方式,家具的选择占据了很大的面积,家具的材料能够和整体融合。同样的情况也可以看到这些纺织的一些效果,其实我们有的时候也许选择了非常多样性的色彩来组合成沙发,在某些情况下也会选择单一的材料,但单一的材料和墙面的墙纸搭配上的画面其实会和整体的效果,出现一种很特殊的一种个性的气氛和氛围。   实际上我们认为某些家具的选择也有它本身家具的造型、家具的个性以及材料跟整体上的关系。一方面我们在属于接近休闲的方式考虑到的一些材质,比如说编织做成的躺椅,同时也考虑到外面是个落地窗,外面是淡水河,真正做了一个靠背椅挡掉了外景其实是很可惜的,家具的造型也决定了怎么样去选择,这样的安排里面出现的一些效果。   这里面有大量的玻璃,玻璃是弧形面的,在这样一个现代前卫而且相对的一些材质上面都非常干净的一些处理方式上面,我们会考虑到一些当时在台北流行的意大利的家具。十五六年前流行的一些色彩和组合式的造型,以及搭配到户外的一些条件。当然这样的一些空间到做窗帘的时候其实也变成是一个相对的难题,所以这边更简单的是垂直的,能够完全按弧形的方式去完成。当然作为窗帘或者材料的选择,会因为一些空间和造型,会有一些不同方向的考虑。   在这里也可以很多色彩做成的沙发组合,我们在硬装上面,在玄关上面我们补了这样一个颜色,其它也是非常单纯的颜色。很有趣的是很难挑到这样一个色调的装饰画,我们用了几个有颜色的画框,用这样的方式去带掉,给人另外一种想像的空间,在这样一个相对活泼的方式上给予一种趣味性。在这样一个台北的案例里面,我们觉得整个空间上面的表现可能在墙壁上挂一些画,这些窗帘我们认为更简单地表现这种卷帘式的形式,搭配法国式的家具。当然整个空间上这个柱子是取消不了,就希望用圆弧形的家具来进行一个很好的融合。我一直强调,家具和空间之间有一个更好的契合关系是在你选家具时的重要考虑。在这样的情况下,原来可能被你划出去的空间,利用家具的形调带到这个空间里来。当然家具本身的色调,我们原来做的一些单纯的,前面的这几个案例里面都可以看到,在早期我们设计的风格其实是非常简单的,甚至在色调上也非常简单、材料上也很简单,最后用得非常多样性的家具,还有相对色彩上的一些搭配,让整体的空间形成一种调性。早在十几年前,大概是我们公司内部的一个主流方向的做法,我们觉得在当时的感觉上,怎么样在最简单的设计上达到的效果一直是我们追求的方向。本身空间有错层,楼梯这样的元素,所以装饰的方面可以更简单,但家具和空间上的对话变成我们更主要想去表现的方向。当然现在像这样的抛物线到现在更多了,当然在十几年前的效果还是蛮好的,包括餐厅的椅子,很单纯的东西,功能也很确定,餐椅的靠背形状基本上一样,有驼峰式的,有平的、斜的、圆的都有,空间上活泼的调性,面对我们相对比较年轻的业主,做服装的一些业主,其实这样的一些调性蛮适合他们的一些个性。   这也是比较有趣的地方,在台北这个小别墅其实有一个尖形的玻璃,这个屋脊线就在这个地方,他们觉得这个屋脊线对下面的茶几有杀伤力的,他们想解决这个问题。但我们觉得这个坡底的高度和形状还是蛮漂亮的,不希望伤害到原来屋脊的形状。所以,感觉这是一个柔软性的,其实是一个布帘的感觉,是一个硬装做的,所以他讲的是一把刀锋,这里用的是马兰漆,这个色调用的和这个椅子和床的调性,选的这样一个搭配。刚出来的复合地板、浅黑色的色调给到更好的一个融合。在这里面大部分看到的我们这里做的窗帘上的布料用得较少,实际上考虑的在家具上的布料更多一些,在更简洁的造型里面,用这样的卷帘可以解决整个内部空间的属性。   这是跟头一个家居的空间,有5米半的车库,太浪费了,所以我们把车库上面做了一个夹层,做完之后,上面的空间非常矮,矮到一定的程度,为了把水管包住,空间的压迫感就很重,所以我们决定不把水管包掉,而是漆上斑马式的图形,把水管做这样一个装饰性,我们觉得这样做完以后宁可牺牲掉水管在空间上造成的伤害,但是我们觉得还是保留整个空间的高度。这个被确定以后,接下来选择的家具和搭配就定下了,业主也出得起钱,选了一个虎皮做了这样一个搭配。因为这个虎皮的关系变得这个可以成立了,否则单是一个水管漆成这样一个调子,没有其它搭配的情况下这个水管就突兀了,但找了这样一个虎皮,把水管漆成斑马的条纹,这个整体就完成了。所以一些软件跟配饰的搭配有时候更需要跟空间上的一些元素有更好的一些融合,尤其在这个案例里面,其实因为这个水管漆一个特别的色调也可以,但我们觉得用这样的方式来做的时候,会让人家觉得你这不是一个空间上的缺点,而会觉得这是一个空间上的个性。   再一个,这样一个比较温馨的小住家里面,我们强调的不单纯是在家具上的配合。在十五六年以前就做了印花布搭配色调的组合成的家居。在这个案例里面,我们把软装认为发展到另外一个部分,家具都是从一个家居店买来的,这个案例里面我们觉得有一个部分你可能无法用直接买来的家具解决里面的需求,就是这个餐桌,这个空间看起来很小,这是入户大门,在空间内部你必须把客厅和餐厅同时解决。当然这个做法在我们到了上海以后其实有了比较多的改变,就是观念和认知上的改变,或者业主使用者的一些改变。在这边,由于北入口的关系,必须经过餐厅到客厅,但是在台湾的感觉,觉得我们房子的品质,一进来就看到餐桌,如果餐桌上还有一些没有收掉的菜肴等等,总觉得摆在门口是一个缺失,进门总该有一个玄关的背景。所以,你可以看到刚刚这个沙发侧边是一个入户的门,进来显然要面对餐桌,但是我们刻意把餐桌组合起来做这么大的一个墙,进来感觉因为这么一个矮墙的处理,可以让进门的感觉不会直接面对到餐桌,当然我们现在有更多的做背景的东西,但是在台北的时候我们觉得还有另外一个选择的方向,我们希望形成一个进门的玄关,玄关还是有一个弧线和屏障的功能,对一个房子的品质还是有必要的。所以这个餐桌和这个墙是这样组合起来的,这个家具是直接买不到的,而是我们要想办法去做,在这么一个小的空间里面,在原来一个方方正正的空间里其实形成了三个部分,一个是进门、一个是矮墙、形成的玄关、鞋柜,让你感觉不是经过餐厅,而是经过玄关到了客厅。进来之后才可以看到餐桌,当然你从这个角度看,餐桌还是一个完整的餐桌。回过头来,在其它的角度其实它又和这样一个矮墙组成一个比较有趣的组合。在这么一个小的房子,家具保留它的弹性,甚至跳出单纯做室内设计,你在选择不到一些家具,家具又有特殊需求的时候,你就必须来设计家具。   当然这个家具在前面这个案例也有看到,其实这个空间是一个餐厅,玄关进来对面是客厅,往右拐是进到餐厅的地方。对我们的业主来讲,他总觉得所有的东西跑到厨房里面是很不方便的,他总觉得在厨房外面能有这么一个台子,其实泡咖啡、喝牛奶、泡茶都可以在背面的台子上解决掉,当然这个台子肯定会对空间造成一个杀伤力,你要好好摆一个餐桌肯定是有困难的。类似这样餐桌的选择在我们很多案例的用户其实目的是在这样一个情况,可以让这个餐厅里多一个功能,在这个台面后面无论是热水瓶、咖啡罐,或者是你日常吃的维他命都在这个后面解决掉了。后面这个高柜还可以储藏很多东西。在这里会造成一些问题,摆下去以后比较困难,平常在三口之家,甚至小孩很小的时候,利用这个餐桌就够了,从厨房端菜出来,这样一个关系,让这里形成一个类似又像吧台的空间,这样一个家具的选择更重要是变成一个圆桌,这个空间其实够圆桌摆,确实在家里请客的时候,这里还可以维持到6个人宴客吃饭的功能。所以我们认为选择家具和空间之间其实有它某些相对的搭配空间上的作用。   在这个案例里面,也是一个很小的空间,三十几平方米,这是一个电视柜。这是进来的大门,面对一个长条的桌子,在这个点上是可以旋转的,而这个点又不固定,可以往里面推或者沿着45°角往里面拉,所以这个地方在你进来的时候可以看到是一个玄关的桌子。反过来讲,拉过来45°的时候可以给两个人吃饭,这个点往外移的时候,可以变成一个四人用餐的餐桌。所以这样的一个概念也是在一个相对狭小的空间因为家具上的弹性,让这个空间变成一个多重的功能,它可以变成是一个玄关,或者是一个两人用餐的地方,或者一个人在那边当小书桌用,或者拉出来变成私人用餐的空间,把走道拉出来专门利用。这种家具的弹性可以让空间上面得到多重的功能,所以在早期我们认为软装的设计里面其实还包含了类似这样的家具的一种设计。所以这是把比较靠近墙壁,进门的时候其实是一个玄关的桌子。当然某些家具类设计是比较奇怪的,这个画面上不是那么奇怪,因为这个面上一个镜子,其实我们只做一个三角形的桌子。在这样一个空间里面,三角形的桌子和镜子的搭配让这个空间觉得更宽。这个家具的目的其实只是成就这个镜子,让你感觉不出来是一个镜子。所以某些情况家具的目标是让出空间,整个空间是45°角切下来的空间,这个三角性的空间和三角形的餐桌,因为镜子的关系让你感觉到小小的空间里因为这样的方式得到了扩张,因为这几套家具让空间有一个视觉上的错觉,让空间加倍变大。   这是我到上海的第一个住家的案例,当时要买一些搭配的家具其实是比较辛苦的,但是我总觉得上海的业主还是会给我们做蛮好的配合。这个案例并不是在软装或者硬装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而是在这个楼梯,应该差不多十年前,当时有一个转折面的楼梯,把它全部用可以透光的水晶石做出来的,这个楼梯的感觉完全漂浮在空中的效果,远看的时候,就像是在空间上唯一的一个视觉上的焦点。相对来讲,在楼梯下面,现在看不出来,觉得楼梯是悬浮在空间的,这里有突出,楼梯大概三分之二的地方其实是一个鞋柜,鞋柜的搭配需要给它的一个能够坐下来换鞋子的地方,这个地方是可以考虑的。当然在这个空间上,我们觉得相对单调,其实在颐家买了一个小板凳,这个板凳虽然是很便宜,甚至不是有什么特殊造型,但是搭配这个空间和这个板凳,在这个画面上觉得有这种画龙点睛的效果,软装的配置其实是你怎么去配它,在这样一个画面上,这样一个搭配其实就相对单调一些,点上这个东西以后整个空间上有了一个特殊的感觉。   这是在上海早期做的,上海的业主都比较配合,因为他们无论是给你资源让你做一个发光的楼梯,其实这个楼梯花了很多钱的,技术上解决了很多的问题,包括发光楼梯的灯管坏了以后怎么把灯管换上去,包括楼梯怎么踩上去,因为这个仿水晶石是比较脆弱的,这都花了很多的功夫。这个案例里面,当时的业主很愿意花钱,在达芬奇买了大量的家具去做搭配。在硬装上我们也是做了一些相对配合古典家具的相对造型,甚至当时只是窗帘的造型、形状能够符合到里面的效果,这些家具本身已经够了,至少从台湾到这边不觉得做了很多复合。   当时印象很深刻的,在台湾很多客户都不会买的,当时买了这个餐柜就花了十八万人民币,在当时来讲,我们觉得这个业主太能配合了。这个床也花了二十万,所以这边来讲的话,我们慢慢开始有一些转变,就是说在台湾我们觉得只要搭配好就可以产生一种软装的效果,其实在这种开始富裕,每个人开始更需要把他的身家、地位凸显的装饰需求之下,只用颐家的家具可能是解决不了问题。当这样的案例让我们有这样的一些感觉,实际上在台湾我们经常做的大部分是平民百姓的家,来到中国以后接触到更多所谓的富豪,在我们开始做世茂滨江的时候在软装和配饰上有了调整,不再表现一个简单的融合方式做出所谓的软装,更强调家具的品质、材质,甚至还包括家具的品牌都是在一个软装里面需要考虑到的一些效果。必须把这些元素都放进去,最后才能变成软装的折叠搭配,包括使用的家具,甚至在装饰上面,可能在颐家上不会考虑的造型,在搭配这样的造型的时候颐家的就显得太简单。   在这种情况下,硬装和软装有更多的配合。无论是接线板,无论是吊灯,在黄浦江的案例里面这些东西都必须从专业的角度来解决。这些东西都是我太太在做我非常不愿意做的事情,这个是我们在上海做的一个泰式的风格,一些装饰品和一些摆饰的配件,进门的玄关以及我们在相对长的大房子里面必须有一些引导的走廊,在这样一个戏剧化的入口进到引导的客厅入口,在每一个步行的过程中都会产生一个新的景象,进门的玄关是第一个。   走到客厅,表现这种态势或者是东南亚风格的东西,无论选择根据抛物线的大灯已经用一些藤边来取代,包括藤边的躺椅和家具。可以说其实我们认为这样的情况我们的软装已经从原来的简单家具的布置到一个专业软装的从设计到采购到完成,完成到一个相对专业的水平。餐桌上的布置、吧台上的选择,选择天堂鸟的花,摆上一个火龙果,来突出异域的一些情调,窗帘上会有布料的信息,这种休闲的感觉编织的效果不可或缺。在这里你可以看到,无论在硬装上你需要做的雕琢,在造型上选择的墙面的墙纸,在搭配的家具上的处理,以及相对很软的纱,床的搭配效果,再搭配这些灯具。所以当你看到非常反复的这些布料的应用,包括一层两层三层四层,这些都是我们单纯做一个设计师,我很难照顾到这样的东西了。完成这种效果,需要专人、专业的团队来研究,才能复制出这样的效果。   在这些地方无论是灯具的选择或者是家具的选择,甚至配饰以及装饰化都有一贯的风格脉络,打造最后完成的效果。甚至在一个做SPA的房间里面,相对一个很单调的,全部用木料,会因为这么一个提神的画,虽然是一个简单的芭蕉叶,但是这样一个色调一搭配就会有一种异域的风格,整体的风格更能呈现你需要表现的效果。当然我们也会做另外一种所谓的地中海似的座椅无论上面的吊灯、搭配的配件以及酒架,当然硬装上面的一些完成,仿古砖、马赛克做成的台面等等。这里面可以看得出来,硬装上面完成的效果肯定还需要最后软装的一些搭配,在这种软装上面你可以感觉到所谓生活的一种形态。其实,在早期我们做软装布置是觉得该有的装饰、该有的家具,墙壁该挂的画、窗帘挂上去就够了。现在软装更强调生活形态的表现,你可以看到餐桌上面可以看到随时可以开始用餐了,在旁边的咖啡杯觉得随时可以喝咖啡了。其实都在表现一种生活随时要启动的感觉,更生活化。床铺上的一些东西,相对在更单调的东西,也许要用深色的布料搭配这样的效果。墙壁上只是一个小画,但是完成了整体的效果,当然这里还有灯光的搭配,以及墙面上的纸感,以及布料的选择和床罩的选择,不能单纯是一个床罩,可能是好几层,来完成最后的效果。   这是简单的洗脸盆,硬装已经做到了属于它的属性,反过来讲软装只是简单的搭配,但是简单的搭配里面也有它的学问,实际上你可以看到台面深的地方放一些实用的东西,墙面上也只有这样的一些东西可以放上去,搭配一些烛台。   还有完全不同的其它风格的出现,这种不同的表现在硬装上面色调单纯以后,白色的地板、天花板、墙面,在某个地方用的黑白的色彩来作为整个的定调,反过来软装做了更大胆的突破,强调了硬装上应该表现的效果。原来我们在台湾用一些小小的组合式的组成墙面上的东西,但是相对比较小的,在这个案例里面我们用了更大量的黑白色的照片,画框把墙壁布满,有另外一种表现,实际上在楼梯和楼板之间,楼下楼上的关系,因为看到楼梯觉得墙面是一个延续的,但实际上你把这些照片从底下一直挂上去,照片看到一半的时候,你显然会知道上面会延续的,这些照片一方面让墙面有了属于自己的个性。另一方面在这样一个被楼板切掉的这样一个延续,让整个空间这样延续上去,其实原来硬装做完应该非常简单,甚至没做什么设计的,这个案例里面,因为这个墙面上的由软装控制出来的属性让整个案例变得更有它个性的东西出来。   到楼上之后所有的都做了处理,地面上一个斑马皮来让空间上能够延续空间上黑白的色调,当然这个黑白的色调是一种自然的图形,让整体的空间变成更有生命的一种感觉。当然我们也有一些类似中式的做法,硬装上就很清楚了,搭配的简单的这些东西其实并没有那么强调现代的中式,当然在硬装上有适度的完成之后,软装上大型的吊灯以及这种感觉上不能说是中式的话,但是色调,我们希望表现现代的中国的感觉。所以类似这样的画跟你希望去体现中国的效果,其实有这些现代抽象画不会减弱中式的效果。卧室里面,一方面空间上的层次,另一方面也在这些家具上的选择,虽然不完全是中式的东西,但是材质有古旧的造型,以及跟这样的搭配起来,那种感觉其实完成了我们希望完成的虽然是中式的味道,其实是一个非常现代的居住空间。风格上面也会开始出现一些很大的效果,在硬装上面我们可以看到是相对简洁的线条,正是因为是两部合并,我们相对的空间收掉以后,我们希望在别墅里面能够做出一个比较高的效果,所以我们用了一些镜面,以及一些相对深色的皮革,整合起来之后,在非常现代的一个简洁的空间元素上面,最后我们选择这些相对古典的家具,这种效果对于某些建筑外观很简洁的情形,但是业主又希望体现一些价值感,这种相对矛盾的效果其实回过头来在里面软装的布置能把他的一些个性更清楚地表达出来。所以,深色的黑白对比体现一种现代的精神,反过来讲,一些古典线条家具能凸显出一种特有的调性。你可以看到还是有一些古典线板的收边,搭配一些更气派的床头的造型,一些家具的搭配,无论是布料的或者是皮革的东西,加上布料的东西能够有效融合地搭配在一起。还有丝质的窗帘,整体空间会有更出色的感觉。   回到我们十几年前在台北做的一个项目,前面放了各种风格的东西都是我们公司软装部门由我太太领导做出来的东西。现在回到这样一个十几年前做的东西,我们吊景都没做,甚至相仿水管都用了一些可以夹的灯具,这样一个布置我们更强调活动性,再一个是所有家具的活动性,但是风格上的表现,我们希望用当时最流行的意大利家具搭配很有中国味道的芭蕉叶,这样一个背景墙其实是一个床头,这个床是带轮子的,在这个房间里这样一个布置我们是希望它保留更大的弹性,可以移来移去,里面隐藏的插座可以拿出来用。在这个案例上面我们希望表现的是我们的一个效果,当然包含这个画面,这个里面其实是七个空间有四个平移的门,做成的装饰,四片门分开来的时候有三个空的,四片门看起来是四个黑白的抽象画,其实合在一起的时候是一个水墨画。所以四片门完全合在一起的时候很清楚是一个水墨画,当时还没有这么精准,当时是照片放大以后再做到整个墙面上的效果。但是,当时的目标是在这样一个空间里面,他希望跟前面的风格属性是不一样的,前面的风格是很固定的,这个案例里面我们觉得所谓的风格属性是可以变化的。就像合起来之后是一个中式的水墨画,非常清楚的,但是分开之后由于黑白的关系变得很抽象了,这就是一个风格的可调整性,包括我们前面看到的这样的一些中式的芭蕉叶的感觉,搭配的现代的意大利的家具,风格是可塑的,这样一个角度做的时候是更有趣的,当然它有它的难度,尤其是我们中国面对的业主希望什么样的风格定得很清楚。但是我们认为一个软装相对从一个设计师和设计的角度其实是可以更多地变化的。
󰈣󰈤
 
 
 
>>返回首页<<
 
 热帖排行
 
 
 
静静地坐在废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无际,忽然觉得,凄凉也很美
©2005- 王朝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