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伟大的元帅 普通的士兵--朱德艰苦奋斗的故事

2009-01-03 18:39:25  编辑来源:互联网  宽屏版  评论
 
 
  作者:薛鑫良
伟大的元帅 普通的士兵--朱德艰苦奋斗的故事
500){this.resized=true;this.style.width=500;this.style.height=(500/this.width)*this.height;}" align=left vspace=5 border=0 orig_onmouseout="null" orig_onmouseover="null" type="0"

  朱德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缔造者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元勋之一。他曾经连任人民军队的三任总司令——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中国工农红军总司令,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总司令,解放战争时期和建国初期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1955年9月实行军衔制度时,朱德名列“十大元帅”之首。他还在1945年6月dang的七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中央书记处“五大书记”之一。在建国以后曾担任中gong中央副主席、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等职务。1976年7月6日朱德因病逝世以后,外国政要和国际友人称誉他是“本世纪最伟大的民族领袖之一”,“中国红军之父’”,“中国人民优秀的儿子”,“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的伟大象征”,“无私地忠于职守的典范”。

  朱德既是伟大的元帅,又是普通的士兵。他一生功勋卓著,声名显赫,同时又谦虚谨慎,平易近人,艰苦朴素,以身作则。

  早在井冈山斗争时期,“朱德的扁担”这个故事就有口皆碑。当时,随着红军队伍扩大,加上敌人围攻封锁,造成部队给养严重短缺。入冬以后,战士们仍穿的是单衣,吃的是南瓜和野菜。为了解决井冈山上急需的粮食问题,红四军司令部发动了下山挑粮活动,即到当地的粮食集散地宁冈县大陇挑粮上山,往返一次约五十公里。身为红四军军长的朱德,经常带头穿双草鞋,戴个斗笠,与战士们一样,挑着两箩共一百多斤粮食翻山越岭。指战员们不忍心四十多岁的军长与年轻人一样受累,都劝他不要挑粮了。劝说无效,又把他的扁担藏了起来,以为军长就可以“不挑”了。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朱德自己动手用毛竹做成了一根新扁担,并在上面刻了“朱德记”三个字,就又与战士们一起挑粮了。军长与士兵同甘共苦的实际行动,极大地鼓舞了指战员和老百姓。大家乐观地唱起了山歌:“朱德挑谷上拗,粮食绝对可靠。大家齐心协力,粉碎敌人‘围剿’。”在红四军一次突围战斗中,朱德被冲散以后,与一群国民dang军队相遇。敌兵看他芒鞋革履、衣衫破旧的样子,像一个伙夫,就喝问“你知道朱德在哪里?”朱德用手向别处一指,敌军便不屑一顾地扬长而去。他们根本不会想到,共产dang一个军长的装束,竟然朴素得与伙夫没有什么两样。

  中国工农红军从1934年10月开始的二万五千里长征,被外国作家和记者称作“是当今时代无与伦比的一次史诗般的远征”,“是20世纪人类坚定无畏的丰碑”,“是锻造一代中国领导人的熔炉”,“成就了惊天动地的功勋”。在长征途中,朱德总司令与广大指战员一道,“以不可思议的英勇精神进行战斗”:不仅要与人斗,战胜敌人的围追堵截,而且要与天斗,与地斗,战胜天险、雄关、雪山、草地和饥寒交迫。“总司令挖野菜”就是一例。那是红军过草地时,起初每天两餐,每餐每人只有二两炒面,后来干粮没有了,只能吃野菜和牛皮带充饥。可是,不少同志吃了野菜以后.出现头昏脑胀、上吐下泻甚至危及生命的中毒症状。朱德闻讯后,立即带领十多名炊事员。饲养员、警卫员和藏族同胞,实地采挖了六十多种野菜标本,回到驻地后又请医生化验。接着,部队还举办了“野菜展览会”,朱德亲自拿着标本给大家讲解说:“挖野菜的时候,一定要看清楚,哪些能吃,哪些有毒,千万不要搞错了。只要我们大家小心,挺住,就一定能渡过难关,走出草地!”部队在四川省炉霍地区休整时,朱德与军部dang校的学员一样,吃青稞面做成的糌粑馍。有一天,炊事班拿来了五十多包大米,准备给首长和学员们改善伙食。朱德语重心长地对大家说:“目前,dang和红军都面临困难。在这种时候,我们应该首先想到伤病员,把这些大米都送给他们吧!伤病员比我们更需要改善生活。” 学员们顿时明白了,总司令心里考虑的根本不是自己,即使有了物质条件也总是首先想到别人的困难和需要,用言传身教为大家增强dang性上了实实在在的一课。

  抗日战争时期“总司令借钱”的事情,不似佳话,胜似佳话。那是1937年11月,朱德的一个外甥从四川省老家随抗日部队来到山西省的八路军总部,告诉他家里人因他参加革命而遭受株连和迫害,家境非常困难。朱德虽身为八路军总司令,却身无分文,便于11月29日在山西省洪洞县给他在四川的好友戴与龄写了一封信:“我们抗战数月颇有兴趣。……我家中近况,颇为寥落,亦破产时代之常事,我亦不能再顾及他们。惟家中有两位母亲,生我养我的均在,均已八十(岁),尚康健,但因年荒今岁乏食,恐不能度过此年,又不能告贷。我十数年来实无一钱,即将来亦如是。我以好友关系向你募二百元中币,速寄家中朱理书(朱德二哥之子)收。此款我也不能还你,请作捐助吧。”朱德这封不足三百字的信,既有报国之志,又有孝母之情,更有勤廉之德。二百元难倒了总司令,大孝为国是此心!

  建国以后,朱德一如既往地保持共产dang人的革命本色,理想不变,信念不变,精神不变,作风不变。
伟大的元帅 普通的士兵--朱德艰苦奋斗的故事
500){this.resized=true;this.style.width=500;this.style.height=(500/this.width)*this.height;}" align=left vspace=5 border=0 orig_onmouseout="null" orig_onmouseover="null" type="0"

  朱德于1963年3月在陕西省视察时就提出,我们要找一条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1965年12月30日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上进一步明确指出:“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建设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改善人民的生活。” 并赋诗:“从俭入奢易,从奢入俭难。勤俭建国家,永远是真言。”

  对于自己的日常生活,朱德始终艰苦朴素,坚决反对铺张浪费、摆谱比阔气。他吃的几乎天天中餐、晚餐都是一碗米饭加三菜一汤;穿的经常是多年的布衣服,床上的被褥都用过二十多年;房子住了二十多年也不让管理部门装修。他对身边工作人员说:“要养成俭朴的习惯,生活上不要太超乎老百姓水平之上。我们要想到全国人民,能节约一点是一点。现在过上好日子,也不能忘记过去的苦日子,不能贪功居功。贪图享乐。”

  对于儿女和孙辈,朱德更是经常教育他们:“我们是共产dang人,是为人民服务的政dang,不是封建王朝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时代。”“你们要接班,不要接官;接班就是接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和本领。”“你们决不可以因为有我的关系而有任何特殊。” 直到1976年 6月,他还对亲属说:“人活着是为了什么?活着就是要工作,要革命!”并于6月21日抱病会见了外宾,五天后就不得不住院了。

  对于金钱,朱德从没拿过元帅军衔的较高工资,只拿行政级别工资;平时节衣缩食,从工资中积攒了两万多元存款。他在去世前嘱咐亲属:“我死后,把它交给组织,作我的dang费。”1977年10月29日,中gong中央办公厅特别会计室收到了以“朱德同志”名义交来的20306.16元,成为朱德的最后一次dang费。这张收据,陈列在毛主席纪念堂里的朱德同志纪念室,成为革命传统教育的一个珍贵教材。

  温故知新,继往开来。历史与现实的对比,最能启发人们思考,激励人们前进。老一辈革命家为国为民、无私无畏、勤政廉政、克奉公的崇高风范,几十年来长驻民心,在新世纪新阶段依然是全dang不可忘却的优良传统和精神动力,更是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的镜子和榜样。

  (摘自2006年第7期《中华魂》)
 
 
 
 作者:薛鑫良 [url=http://www.wangchao.net.cn/yule/detail_115.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yule/1230979165450.jpg[/img][/url]500){this.resized=true;this.style.width=500;this.style.height=(500/this.width)*this.height;}" align=left vspace=5 border=0 orig_onmouseout="null" orig_onmouseover="null" type="0"   朱德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缔造者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元勋之一。他曾经连任人民军队的三任总司令——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中国工农红军总司令,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总司令,解放战争时期和建国初期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1955年9月实行军衔制度时,朱德名列“十大元帅”之首。他还在1945年6月dang的七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中央书记处“五大书记”之一。在建国以后曾担任中gong中央副主席、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等职务。1976年7月6日朱德因病逝世以后,外国政要和国际友人称誉他是“本世纪最伟大的民族领袖之一”,“中国红军之父’”,“中国人民优秀的儿子”,“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的伟大象征”,“无私地忠于职守的典范”。   朱德既是伟大的元帅,又是普通的士兵。他一生功勋卓著,声名显赫,同时又谦虚谨慎,平易近人,艰苦朴素,以身作则。   早在井冈山斗争时期,“朱德的扁担”这个故事就有口皆碑。当时,随着红军队伍扩大,加上敌人围攻封锁,造成部队给养严重短缺。入冬以后,战士们仍穿的是单衣,吃的是南瓜和野菜。为了解决井冈山上急需的粮食问题,红四军司令部发动了下山挑粮活动,即到当地的粮食集散地宁冈县大陇挑粮上山,往返一次约五十公里。身为红四军军长的朱德,经常带头穿双草鞋,戴个斗笠,与战士们一样,挑着两箩共一百多斤粮食翻山越岭。指战员们不忍心四十多岁的军长与年轻人一样受累,都劝他不要挑粮了。劝说无效,又把他的扁担藏了起来,以为军长就可以“不挑”了。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朱德自己动手用毛竹做成了一根新扁担,并在上面刻了“朱德记”三个字,就又与战士们一起挑粮了。军长与士兵同甘共苦的实际行动,极大地鼓舞了指战员和老百姓。大家乐观地唱起了山歌:“朱德挑谷上拗,粮食绝对可靠。大家齐心协力,粉碎敌人‘围剿’。”在红四军一次突围战斗中,朱德被冲散以后,与一群国民dang军队相遇。敌兵看他芒鞋革履、衣衫破旧的样子,像一个伙夫,就喝问“你知道朱德在哪里?”朱德用手向别处一指,敌军便不屑一顾地扬长而去。他们根本不会想到,共产dang一个军长的装束,竟然朴素得与伙夫没有什么两样。   中国工农红军从1934年10月开始的二万五千里长征,被外国作家和记者称作“是当今时代无与伦比的一次史诗般的远征”,“是20世纪人类坚定无畏的丰碑”,“是锻造一代中国领导人的熔炉”,“成就了惊天动地的功勋”。在长征途中,朱德总司令与广大指战员一道,“以不可思议的英勇精神进行战斗”:不仅要与人斗,战胜敌人的围追堵截,而且要与天斗,与地斗,战胜天险、雄关、雪山、草地和饥寒交迫。“总司令挖野菜”就是一例。那是红军过草地时,起初每天两餐,每餐每人只有二两炒面,后来干粮没有了,只能吃野菜和牛皮带充饥。可是,不少同志吃了野菜以后.出现头昏脑胀、上吐下泻甚至危及生命的中毒症状。朱德闻讯后,立即带领十多名炊事员。饲养员、警卫员和藏族同胞,实地采挖了六十多种野菜标本,回到驻地后又请医生化验。接着,部队还举办了“野菜展览会”,朱德亲自拿着标本给大家讲解说:“挖野菜的时候,一定要看清楚,哪些能吃,哪些有毒,千万不要搞错了。只要我们大家小心,挺住,就一定能渡过难关,走出草地!”部队在四川省炉霍地区休整时,朱德与军部dang校的学员一样,吃青稞面做成的糌粑馍。有一天,炊事班拿来了五十多包大米,准备给首长和学员们改善伙食。朱德语重心长地对大家说:“目前,dang和红军都面临困难。在这种时候,我们应该首先想到伤病员,把这些大米都送给他们吧!伤病员比我们更需要改善生活。” 学员们顿时明白了,总司令心里考虑的根本不是自己,即使有了物质条件也总是首先想到别人的困难和需要,用言传身教为大家增强dang性上了实实在在的一课。   抗日战争时期“总司令借钱”的事情,不似佳话,胜似佳话。那是1937年11月,朱德的一个外甥从四川省老家随抗日部队来到山西省的八路军总部,告诉他家里人因他参加革命而遭受株连和迫害,家境非常困难。朱德虽身为八路军总司令,却身无分文,便于11月29日在山西省洪洞县给他在四川的好友戴与龄写了一封信:“我们抗战数月颇有兴趣。……我家中近况,颇为寥落,亦破产时代之常事,我亦不能再顾及他们。惟家中有两位母亲,生我养我的均在,均已八十(岁),尚康健,但因年荒今岁乏食,恐不能度过此年,又不能告贷。我十数年来实无一钱,即将来亦如是。我以好友关系向你募二百元中币,速寄家中朱理书(朱德二哥之子)收。此款我也不能还你,请作捐助吧。”朱德这封不足三百字的信,既有报国之志,又有孝母之情,更有勤廉之德。二百元难倒了总司令,大孝为国是此心!   建国以后,朱德一如既往地保持共产dang人的革命本色,理想不变,信念不变,精神不变,作风不变。 [url=http://www.wangchao.net.cn/yule/detail_115.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yule/1230979165811.jpg[/img][/url]500){this.resized=true;this.style.width=500;this.style.height=(500/this.width)*this.height;}" align=left vspace=5 border=0 orig_onmouseout="null" orig_onmouseover="null" type="0"   朱德于1963年3月在陕西省视察时就提出,我们要找一条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1965年12月30日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上进一步明确指出:“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建设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改善人民的生活。” 并赋诗:“从俭入奢易,从奢入俭难。勤俭建国家,永远是真言。”   对于自己的日常生活,朱德始终艰苦朴素,坚决反对铺张浪费、摆谱比阔气。他吃的几乎天天中餐、晚餐都是一碗米饭加三菜一汤;穿的经常是多年的布衣服,床上的被褥都用过二十多年;房子住了二十多年也不让管理部门装修。他对身边工作人员说:“要养成俭朴的习惯,生活上不要太超乎老百姓水平之上。我们要想到全国人民,能节约一点是一点。现在过上好日子,也不能忘记过去的苦日子,不能贪功居功。贪图享乐。”   对于儿女和孙辈,朱德更是经常教育他们:“我们是共产dang人,是为人民服务的政dang,不是封建王朝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时代。”“你们要接班,不要接官;接班就是接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和本领。”“你们决不可以因为有我的关系而有任何特殊。” 直到1976年 6月,他还对亲属说:“人活着是为了什么?活着就是要工作,要革命!”并于6月21日抱病会见了外宾,五天后就不得不住院了。   对于金钱,朱德从没拿过元帅军衔的较高工资,只拿行政级别工资;平时节衣缩食,从工资中积攒了两万多元存款。他在去世前嘱咐亲属:“我死后,把它交给组织,作我的dang费。”1977年10月29日,中gong中央办公厅特别会计室收到了以“朱德同志”名义交来的20306.16元,成为朱德的最后一次dang费。这张收据,陈列在毛主席纪念堂里的朱德同志纪念室,成为革命传统教育的一个珍贵教材。   温故知新,继往开来。历史与现实的对比,最能启发人们思考,激励人们前进。老一辈革命家为国为民、无私无畏、勤政廉政、克奉公的崇高风范,几十年来长驻民心,在新世纪新阶段依然是全dang不可忘却的优良传统和精神动力,更是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的镜子和榜样。   (摘自2006年第7期《中华魂》)
󰈣󰈤
 
 
 
>>返回首页<<
 
 
 转载本文
 UBB代码 HTML代码
复制到剪贴板...
 
 
 热帖排行
 
 
王朝网络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关注本站公众号wangchaonetcn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王朝网络无关。王朝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005- 王朝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