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恐怖故事:医学院的三个超恐怖传说

来源:互联网网民  宽屏版  评论
2009-01-05 15:41:22

恐怖故事:医学院的三个超恐怖传说

我的中专和大学时代,在一家医学院度过,说起来也许它很普通,但是,那里留着很多的回忆,有美好的,有悲伤的,还有与自己无关,却让人永远记得的……

时间:一九九七年四月四日夜十一点

地点:护校部队寝室。

一群傻小子围着我,大气都不敢出,偷偷的相互看着对方凝重的表情。“咳”为了打破这个僵局,我咳嗽了一声“今年又不是第一次发生这个事了,你们象个男人好不好?怕个球!”

“老大……你是不怕啊,你在这呆了这么久了……我还是今年才来的呢”小五憋了半天吭了一句。

“啪!”我一巴掌打在了这个小子的头上,“你TMD真没出息,还跟我混!亏你还是我的重点培养对象,我真瞎了眼了我。”

也难怪他们各个都怕成这样,虽然我从九四年就进了这家医学院,经历了很多希奇古怪的事情,而这些事情都被人们越传越神,越说越邪呼。而最让人听后觉得毛骨悚然的事情,就是那说了连本地的小孩子都会吓的哭的夜半歌声的传说了。今天晚上的十二点,就是那传说要发生的时候了,而我是这家医学院护校部队的头头,也就是说,学校出现什么对学生危急安全的事情,都要由我来负责管理,所以今年也不例外,我要带领手下的这帮毛头小子去处理这件影响学生正常休息和住宿的事件……

“老大,听说以前每年的清明节前天晚上的12点左右,女生宿舍都会出现有女人边哭边唱歌到半夜的情况,而且找来找这个女的,通常都会一无所获,什么都找不到,是不是啊?”柱子说话的时候,不由得紧紧的握了握手上的警棍(那是平时用来处理学校内暴力事件的武器)想不到他平时处理打架事件的时候蛮勇猛的,到了这个时候,也开始害怕了。

“恩,没错,而且……每年我都会经历一次这件事,而且找了半夜,都找不到这个人到底在哪里。也许……那个传说是真的吧……”我看了看周围,发现也只有老朱稍微正常点“老朱,你给他们讲一讲关于今天晚上的那个传说吧。。。”

“好,那我就开始讲了,大家都坐紧点,免得一会害怕。”毕竟老朱是从九五年就跟着我混的了,经验老到点,不慌不忙的开始讲述发生在九三年的事情……

一、夜半歌声

青是个充满青春爱幻想的女孩子,长的眉清目秀,虽然算不上非常漂亮,但是配上她1米68匀称的身材,白净的皮肤,别有一番韵味,而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唱歌。在历年来的学校文艺节目中,她也都会一展歌喉,所以很得众多男孩子的青睐,情书也都一封封的飞来,而她呢,却从来都没有动过心,她坚信,会有一个冥冥中为自己准备的缘分在等待着自己的到来,直到那一天。。。

中午吃过饭,没有睡意,青在教室里无聊的拿着本琼瑶的小说,趴在桌子上慢慢的用指甲扣书上的字,因为她知道这些言情书中些的情节都是假的,但是却偏偏又喜欢看,为什么自己不能拥有像书里面那样的经历……哎……那样的人生才算过的有意义嘛。所以她在看书的时候喜欢边幻想,边扣书上的字,仿佛如果能把书上的字扣下来,就可以把周围变成书里面的世界。

“青青呀,你准备什么时候答应我呢?我每天对你的思念都如……(此处删掉XXXX字)

一听这恶心的声音,不用看就知道,又是那个自以为自己有点家底,就喜欢勾结一帮小混混出来瞎惹事的混蛋小强。这家伙最喜欢沾花惹草,看见那里有了漂亮女孩就拼命的往身边靠,因为手上有两个骚钱,还有帮胡作非为的兄弟,所以在学校里玩弄了不少女孩子。

“你算了吧!我说过我不会和你在一起的,你死了这条心吧!”青一向把此人当作蟑螂小强,要用拖鞋死命的往身上拍才行。

“TMD,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看你那骚样,我看的起你才来找你,你别TMD给脸不要脸,呸!”小强显然对青不客气的话语显得非常恼火,一口吐沫使劲吐在了地上。

“强哥,对付这样的小婊子就得来硬的,别跟她废话,直接拉她出去!”旁边的几个小混混跟着起哄。“不管你来干什么,请你不要骂人!”青也有些恼怒了,她很不喜欢有人这样粗鲁。

“真TMD不给面子,我骂你又怎么样,我还打你呢!”小强挽起袖子,做出一番不死人誓不罢休的姿势。

“够了!早听说这学校的人渣多,没想到刚来就遇上了。”声音来自最后一排爬在那里睡觉的一个男生。

在教室里看书的,下象棋的,聊天的众人开始还装作什么事都没有,这一下都把目光转向那个男生,因为他们知道,按小强平时的作风,也许马上教室就会发生一场暴力事件了……

青对那个男生并没有太深的印象,只知道他叫力,而他刚从别的地方转校过来,长的也很一般,并不引人注目。

“哟!我没想到这个地方还有人敢跟我顶的,小子!你行啊,才来的吧,有种跟大爷我出去玩两手?”小强现在正愁憋了气没地方撒,这下找着出气筒了。

“我现在跟你说一次,这个地方不欢迎你,请你出去。”力的口气不卑不亢,文明中带着点强硬。

“啪!”青看见力的脸上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这记耳光就象打在她的身上,她突然有种很疼的感觉。

“我再说一次,请你出去!”力依然是一副冷漠的表情,仿佛这里发生的一切事情都与自己无关。

“我看你想死!”小强顺手拿起旁边的板凳,向力的头上砸了过去。

“砰”

“呀!!血!!”

这一下过去,力顿时头上鲜血直流,流的满脸都是,滴落在他白色的衬衣上,显得格外的醒目。教师里有人被吓的叫出了声,连小强自己都被力满脸鲜血的样子吓住了。

“请你出去!”力的脾气真的是倔强的可以,到这个时候,依然重复着他的话。

“还不快走?你想杀人吗?”青的话语带着哭腔,她用力的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尽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小子!你有种,咱们走着瞧!”小强怕真的惹出人命,在众人的目光下灰溜溜的溜走了。

青连忙拿出自己的手绢,按住力头上的伤口,而力此时已经开始晃晃悠悠,连站都站不稳了。

“大家快来帮忙呀!送他去医院!!”青用尽力气,向周围麻木的同学们吼出了这句话,说完眼泪已经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

力的伤势并不算严重,小强也没有再去找他麻烦,因为他知道,脾气太过倔强的人是惹不得的,指不定那天惹火了他,搭上自己的小命就完了,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反正这里多的是美女。

发生这样的斗殴事件,在这个学校也算是很平常的事情,加上小强的家里和学校领导的之间有着某些裙带关系,所以也就不了了之了。

事情也就象众多的故事的发展那样,青爱上了这个倔强的力,爱上了他的酷,爱上了他不多但是很经典的言语,而力对这个感情丰富,柔情似水的女子也显得很有好感,你来我往,就这么好上了,这一切太过戏剧化……仿佛上天注定一般……

而与众多的故事发展又非常相似的一件事情就是,在男主角和女主角正相处的好的时候,通常都会发生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当周末力回家了一趟再来学校的时候,听说了一件让他犹如受到雷劈般的事实,青出事了,上吊自杀,就在她所住的女生公寓的门口的树上。据她同寝室的女孩子所说,她晚上2点多才回到寝室,问她话也不懂得回答,只是躺在床上就没有动了。而时间也太晚了,同寝室只剩下了两个女孩子,都在半睡半醒之间,问了她几句,没有回答,就继续睡着了。而第二天早上早起晨练的女孩子发现,她吊在了门口的那棵树上,披头散发,身上的白色连衣裙脏的一踏糊涂,随风飘荡着,在蒙蒙亮的清晨,就象只白色的幽灵……

根据公安部门的尸检,她生前受到过强奸,身上到处都是粘稠的体液和吸附的尘土,而涉嫌强奸的小强也已经被公安部门逮捕了。从青身上和衣服上取得的体液样本中,可化验取得小强的基因,小强被捕后立刻交代了自己强奸的全部经过,证据确凿,后被判处无期徒刑。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力愤怒了,他无法想象心爱的人在一夜之间就成为了一具没有生命的尸体,他不允许伤害她的人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他要为青复仇!小强平时经常一起的几个狐朋狗友因为小强承认了事情是他一个人所为,在被调查后被放了回来,继续上学。这几个人被放回上学的当天,力冲进了那他们的教室,拿起凳子,把几个人打成重伤。而法律是公正的,力也因为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被关至和小强同一所监狱。

第二天,在监狱食堂吃饭的时候,力看见了伤害他心爱的青的凶手---小强。此时的他就象是一头暴怒的狮子,向小强扑去,无人可挡。愤怒的他紧紧咬住了小强的喉咙,任凭其他人的拉扯,小强的挣扎,毫不退让……最终,小强被力咬断了吼管而死,而刚被判入狱的力,又马上被改判死刑,缓刑一年。

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已经到此为止了,但是偏偏没有,每年到了清明节的前一天晚上十二点开始,在青所住的女生公寓的那棵树的附近,都会有一个女人边哭边唱: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

别在异乡哭泣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

梦是唯一行李

轻轻回来不吵醒往事

就当我从来不曾远离

如果相逢把话藏心底

没有人比我更懂你

一直到半夜……而很多人去找,却始终找不到这个唱歌的人在那里……到了九六年女生公寓被拆重建为十层的高楼后,这件事情也还是在发生……而今年已经是九七年了,我已经经历这件事情两次了,这次是第三次(九四年十月入校,九五一次,九六一次)很多人都传言是青的冤魂不散,传说当时强奸她的人并不只有小强,而还有其他的人,同时她也为了力的傻行为感觉到惋惜,所以才每年清明前天晚上出来唱歌,寄托自己哀愁。

讲到这里,已经是快十二点了,老朱提醒了一下大家“兄弟们,差不多了,该操起家伙出去看看了,到底是有人在搞鬼,还是真的有鬼,MD,老子学了两年医了,就不信真的有这玩意儿。”

我拍了拍手,缓和一下大家紧张的气氛“好了好了,不管怎么样,我们要把自己的职责做好,保护好大家的安全,就算找不出东西,我们也得让大家放心睡一晚上。”

带着一大队人马,我们在女生公寓楼的附近巡逻了一圈又一圈,已经是晚上三点了……没想到的是,今年居然非常意外的,那件事情没有发生,往年这个时候,事情都已经该结束了。

“哈哈!准是今年我来了,鬼就不敢出来了”小五一改刚才哆哆索索的样子,腰也挺直了,从我的背后站到了面前。

“你找打……”我一巴掌打在他的脑门上“收队,回去睡觉!”

这一觉睡的真香,以往每年这个时候都是睡不成的,真想不到不知道为什么,今年风调雨顺啊,难道是知道香港要回归了吗?哈哈。

一早六点,到处都是吵闹的声音,说话声,脚步声,水管声,吵成一片,我已经习惯了这种学校早上吵闹的气氛了,因为大家都要洗涑和做一天的学习准备。但是,我偏偏感觉出一点不对劲的气氛来,因为有人在外面谈论的内容是……昨天晚上黄教授家出事了……

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个传说——起立!

二、起立

时间:一九九四年

我姓黄,今年四十八岁,是医学院教解剖的教授,平时学生们都尊称我为黄教授。我平时最喜欢做的事情,也就是解剖尸体,这份工作很适合我,每当我看见那一具具尸体在我手中被分割为很多部分的时候,我都有种莫名的快感,就好象是吃牛扒那样,一点点的,慢慢的切。所以,我也很喜欢吃牛扒,喜欢到发狂的那种地步,连晚上做梦都吃。

在家里,我是个模范老公,对老婆很好,因为我结婚晚,老婆小我十多岁,很年轻,也很漂亮,我把她当作是手心的宝一样,宠着她,爱着她,我也很小心眼,连街上的男人看她一眼,我都会一直盯着那个男人直到走远为止。

听说最近刑场又枪毙人了,而那个人正好是以前我们学校的一个学生,而我也带过他,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对他印象很深刻,我们有过不少的交流。因为我一向对同学们非常的和蔼,这孩子也就把我当成自己的亲人一样,什么心里话都跟我讲,一点都不知道回避人,哎……真是太憨厚了……他的名字叫做---力我对教务课递交了申请,最近教学所使用的尸体不够了,我需要一笔拨款,去把那具尸体买下来。学校对我很支持,立刻就把这笔款给拨了下来,很快的,这具我曾经非常熟悉的尸体就落到了我的手上。

看了这具尸体,突然有种心疼的感觉,上面布满着大大小小的伤口,原来他在行刑前真的逃跑过,在大腿部和腰上还有刺刀穿过的痕迹,如果换个人来看这个场面的话,也许早就已经吓的说不出话了,可是,这是我的工作,我热爱着的工作,所以,我必须每天都面对着这些失去了生命的肉块。

在把他做成标本之前,我必须先找个水管把他洗干净,顺便跟他叙叙旧,因为,我欠他的太多了,不说的话,也许我永远会不安心的。

力,你知道吗?其实你和青一点错都没有,你们本来是可以幸福的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的,但是一切偏偏都是那么的巧合,要怪只能怪你告诉我了太多的事情,而这些事情对于我的报复计划来说,正好是最需要的。

我把力的尸体拖到解剖楼门前的水管处,一边慢慢的开始用水清洗上面的血和污泥,一边喃喃自语般的对着力的尸体说着一些别人无法理解的话语。

你曾经告诉过我,最爱的人就是青,如果有人对她做出伤害她的事情,你一定不会放过那个人,一定会要那个人的命,当我听到你说的这句话的时候,就做出一个决定,你将会成为我计划中的一棵棋子。

不得不承认,小强这个人确实是个人渣,不但无恶不做,而且色胆包天,居然敢趁我不在家的时候,跑去我的家里和我的老婆做出那种事情……本来我也不知道,可是那天我打电话回家的时候,老婆接到电话后,说在睡觉,然后挂掉电话继续和他亲热。而她却没有发现,电话的挂机并不太好用,电话根本没有挂断,我在电话的另一端听到了整个的过程。愤怒,已经不能形容我当时的那种心情,我第一时间想要做的事情,就是杀掉小强。可是我不能那样做,我是一名教授,我有着自己的声望和地位,这些都是我花了半生的精力而得来的。我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待时机,等待一个报复的时机,等待一个能代替我做这件事情的人出现。那个人,就是你——力!

我计划的第一步,就是设法勾引小强去侵犯你神圣的青,要让你对他的愤怒足够杀死他,所以。。那天晚上,我叫了青去我的办公室谈论文的事情,当谈完了事情,她下了解剖楼,快走到门口的时候,我用乙mi迷晕了她……这种药物会使人短暂的昏迷,并且对当时的情景完全没有记忆。很不错,她还是个处女,身材也很好,皮肤很有弹性,你小子还真有眼光,我代替你享受了这顿美味的夜宵,然后把她当作尸体一样,洗洗干净,继续放在楼道处,接着打电话给小强,叫他来解剖楼找他谈话。

为什么我选择解剖楼这个地方呢?因为,这个地方位于学校的阴暗角落,没有人来人往,灯光也非常的暗,只能模糊的看到些东西,而解剖楼每层两边的教室,我也都有钥匙,可以随意开关,如果把一个人拖进一间黑暗的教室的话,那么做什么都是不会有人发现的。

小强当时见到青倒在楼梯道人事不醒的时候的表情,就象是一只狼一样,闪烁着贪婪的目光,但是他还是很胆小,先试图把青弄醒,当发现她处在昏迷状态无法被叫醒的时候,狼的本性终于暴发了,他把她拖进了最近的一间教室,而门并没有关,因为是我故意留的。

我躲在门外,观看了整个过程,就象是平常在家看黄色录象一样,不过这是现场版的,虽然不清楚,但是很刺激,毕竟小强还是个小子,并没有像我想到的那么多,掩盖真相,完事之后,只是草草的把青的衣服给穿上,就迅速的离开了现场,不过,这也就是我所希望的情景,因为他留下了太多的证据,警察会很容易就把他给找出来。

当小强被抓之后,你又来找我谈心,我从你的眼神中,看出了你的愤怒,你告诉我,绝对不会放过小强那小子,然后问我该怎么办。我看着你,虽然很不忍心,但是我还是告诉了你一句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如果但丁知道我把他的名言用在这个地方,一定会死不瞑目的。终于,冲动战胜了你的理智,你选择了报复,打伤小强的朋友,只是为了能够混进监狱,接近小强。你的计划是完美的,因为你成功的干掉了小强,而我也为计划中选择了你这个棋子而感觉到庆幸,我们都是为了自己爱的人而在战斗。

不知道,你活着的时候,听了我这些话,会不会杀了我……不过,我真的欠你太多了。

力的双眼忽然留下了两行血水,我愕然……手中的塑料水管被我不自觉的放开了,水流的力量带着喷口乱飞,冰凉的自来水喷了我一头一身,我不由赶快去用手擦拭被水模糊了的眼镜片。正在这时,突然力的尸体坐了起来,而我正蹲在他的双腿处,他的双手一下抱住我的脖子,仿佛要把我掐死的样子。我极力挣扎,越忙越混乱,眼镜掉在地上打破了,头发上的水滴参合着力的血水落进了我的眼睛和嘴巴里,模糊一片,仿佛力正在对我怒吼:还我命来!我极力地去推开力,而他的身体实在是又重又硬,怎么推也推不动。人在危急的时候总是会爆发一些潜能的,我突然想起了当年学生时代,上体育课的时候,老师所教的蹬腿,不管了,横的一脚就蹬了出去。“啪”,力的尸体又再次倒在了地上。

我一直用是冷水刺激了力伤口中的神经,而使他坐了起来来安慰自己,因为这样的事情在以前的很多教材中都提到过,但是,在我的心中,却怎么也无法来掩盖这个恐怖的阴影……力的鬼魂会象的他的尸体会起立一样来找我吗。我会遭到报应吗?

我再也没有碰过力的尸体,我把他压在了解剖楼下面浸泡尸体的池子的最下面,因为我太害怕再看见他被我踢倒后,那副七窍流血的样子。

三、最后的晚餐

时间回到一九九七年的清明节

咚咚咚!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哎……这又是谁啊……我打开了家门,门口站着几个精神抖擞的小青年。

“师母,我们听说黄教授出事了,是出了什么事啊?”问话的这个小伙子叫君,是护校部队的队长,也是我们家老黄的学生,因为他以前经常来我们家找老黄找学习资料,所以我对他很熟悉。

“先进来坐吧,别都在门外站着。”我让他们进了门,倒了几杯茶给他们,“今天都来了几拨同事和邻居来问了……哎。这不,前几个你们来前十分钟都还才走的。想不到平时咱们老黄蛮低调的,这人一出了事,来拜访的人还真不少,哎,谢谢你们关心了。

“黄教授到底出了什么事啊?师母,能告诉我们吗?我们都很担心他呢!”君是个很热心的小伙子,年轻,有活力,在学生中很有一定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学校一旦谁家有什么事情,他总爱去帮忙。

“老黄他……精神出现了问题,很严重。。用句通俗点的话说,就是疯了。”我忧郁了半天,还是说了出来。

“啊??怎么可能呢?黄教授平时不是蛮好的吗?您又是教心理学的,人怎么会完全没有一点征兆就突然疯掉呢?”几个小年青面面相觑,都表现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都怪我啊……”我的眼角开始湿润了。“都怪我对他关心不够,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如果早发现,采取合适的治疗,就不会这样了。”说着说着,控制不住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君赶快递过来了一张面巾纸,我擦了擦眼泪,又接着往下说。

从九四年以来,我们家老黄就老是胃不好,找过好几个专家级的医生,都看不出什么名堂,只说要多保养,我就天天给他做好吃的,但是他每天都很少吃,看着他日渐消瘦,我也找不到办法。就这样,一拖就是三年,说起来自己一家都是学医的,怎么连自己的身体都照顾不好……

当时我认为,肯定是工作太忙了,平时他对学生都特别好,下班了都还经常带学生回家来补课,甚至晚上睡觉睡着睡着,什么问题想不通,也会爬起来跑去办公室去加班加点的搞,我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啊。

看着他的皮肤越来越黄,身体越来越瘦,我开始阻止他晚上再爬起来去加班。有时候,他会听我的劝告,不再起来,继续睡觉。有时候,他还是会很倔的,不理我,嘴里唠叨着些什么,就爬起来跑去办公室了。一直到昨天晚上,他睡到3点多钟,又爬起来要去加班,我拉了他几把,都没拉住,我气死了,于是就跟了出去。这家伙,出门连门都不带关的,等我把门关好后,他的人影就消失了—下了楼,隐约看见个人影往解剖楼方向走去,因为夜里外面根本都没人的,所以有个黑影就很明显了。于是我摸摸索索的就向着解剖楼走去,果然,他就在解剖楼一楼的停尸房那里加班,走到很远就看见灯亮了,外面太黑,我也不知道他怎么走那么快的,也许是平时走惯了吧,我也没想那么多,就慢慢摸索着往他那里走。

因为我也是学医的,什么也都见惯了,所以对这种地方一点都不觉得害怕,就直接进了停尸房,他这不正在这嘛……背对着我,也没发现我进来了,只是一味的拿着盘子里的手术器械,做着繁忙的动作,我心里一热。。老公这么拼命的工作,也是为了这个家啊……于是我脱下了披在自己身上的外衣,往老公身上一放,嘴里喊了声:“老公!穿这么单,小心着凉。”

老公一回头,我顿时吓傻了。

他双眼中全是迷茫的感觉,好象失去了自己的意识,手里拿着刀子和叉子,正叉起一块人身上的组织器官往嘴里喂着……嚼得滋滋直响,边吃还边说:“牛扒一定要六成熟的才最好吃……”

面对这种恐怖的场景,我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发出一声尖叫,老公呆住了,双眼也恢复了正常的感觉,但是他发现自己嘴里正嚼着这些东西的时候,开始疯狂地呕吐,用手去扣自己的喉咙,仿佛要把自己的心肝都给挖出来,我马上去扶他,制止他,但是他却又晕倒了。我赶快就去打电话,叫人把他送去了医院。

等他醒来之后,整个人都疯了。开始胡言乱语,扯自己的头发,咬桌子,哎……我真是命苦啊……

精神科的主任医师们来了说,他当时的情况是在梦游,对他的行为,不可以刺激他,而需要慢慢诱导他,一旦他从梦中惊醒的话,精神上必然会受到非常大的损伤,突发精神病也就不是什么希奇的事情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也许我不该说这么多,因为身边坐着的几个小伙子完全都呆住了,只有君一个还稍微正常点,安慰我说:师母您也不要太伤心,总之我们会经常去看黄教授的,您有什么困难需要我们帮忙的,只管叫我们,我们一定马上赶来。今天我们就先走拉。

送走了几个护校部队的小伙子,我突然感觉眼睛稍微有些难受,也许是今天哭多了的原因吧,拿起一张面巾纸轻轻的擦拭着眼角,我一直都很相信自己的演技,哭的可以以假乱真了。

其实,我很喜欢照镜子,因为我喜欢在镜子中欣赏自己的脸和身体,这是上天给我的财富,就象是一件艺术品一样。虽然结婚已经五年了,但是,我还没有想过生孩子,因为我并不爱我的老公,甚至对他有种厌恶的感觉,厌恶他那肥胖的身体,厌恶他那金丝小眼镜后面隐藏着的伪善的魔鬼。当初也是受他所骗,才会上了他的贼船,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我一样可以选择享受我的生活,每当我想要的时候,我都会想尽办法去勾引一个我比较有好感的男人,来满足我的欲望。可是,我认为我老公已经发现了我的行为,虽然他从没有说出来,但是我有感觉,因为他老是时时刻刻的想办法监视我,所以,我不能他继续阻碍我的幸福。我虽然不能去杀人,但是……我是一个心理学医生,而我在所有心理学科目中最擅长的,就是催眠术。而催眠术所使用是有前提条件的,在睡梦中,人的大脑是有一部分专门管控制身体的静止状态的,所以,人不管在做什么梦的时候,身体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动作,要想让他受到控制,做出身体与睡梦完全相同的步调时,就必须要针对人性的弱点,慢慢的引导,慢慢的辅助他去完成一个自己的幻想世界,而他在这个世界中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足够控制一切。这是一种信念,一股无形的力量,当这股力量强大到足够完全突破他的神经中枢的控制的时候,他的身体,就会完全受控于这个幻想世界,肉体所做之事也会和他的梦境同步,而我,这个时候只要控制他的梦境,也就能够真正的控制他的行为了……

毕竟,人类的大脑功能是强大的,我花了很久的时间,才做到今天的这一步,这个过程大概花了将近四年吧,他的意志力实在太强了。一开始,他只能够慢慢的挪动指头,然后是手,接下来已经可以从床上坐起来了。然后,我开始训练他吃解剖楼里的那些东西,我告诉他,那是牛扒,非常美味的,他最爱吃的那种……慢慢的,不再需要我的暗示,他已经可以自己动手吃这些东西了,他已经习惯了那种让人恶心的味道,在他的眼里,那才是真正的美味佳肴。

通过这么对他久的心理暗示,他内心的幻想世界已经成为了他的精神支柱,一旦这个世界被摧毁崩溃了,就永远不会在回到自己的正常世界了,所以,我很放心的可以成为一个自由人了,不需要谁再来束缚我,而我剩下要做的,就是利用他的家业留下的一大笔财富,去过我想要过的生活。

最近的我疯狂地爱上了唱歌,几乎每天晚上想都要去歌厅玩玩,但是老被管着,这下可好了,今天晚上,可以放心的找个人陪我去了,找谁呢?

想着这么开心的事情,我不禁哼唱了起来: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

别在异乡哭泣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

梦是唯一行李……

 
免责声明:本文为网络用户发布,其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其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恐怖故事:医学院的三个超恐怖传说 序 我的中专和大学时代,在一家医学院度过,说起来也许它很普通,但是,那里留着很多的回忆,有美好的,有悲伤的,还有与自己无关,却让人永远记得的…… 时间:一九九七年四月四日夜十一点 地点:护校部队寝室。 一群傻小子围着我,大气都不敢出,偷偷的相互看着对方凝重的表情。“咳”为了打破这个僵局,我咳嗽了一声“今年又不是第一次发生这个事了,你们象个男人好不好?怕个球!” “老大……你是不怕啊,你在这呆了这么久了……我还是今年才来的呢”小五憋了半天吭了一句。 “啪!”我一巴掌打在了这个小子的头上,“你TMD真没出息,还跟我混!亏你还是我的重点培养对象,我真瞎了眼了我。” 也难怪他们各个都怕成这样,虽然我从九四年就进了这家医学院,经历了很多希奇古怪的事情,而这些事情都被人们越传越神,越说越邪呼。而最让人听后觉得毛骨悚然的事情,就是那说了连本地的小孩子都会吓的哭的夜半歌声的传说了。今天晚上的十二点,就是那传说要发生的时候了,而我是这家医学院护校部队的头头,也就是说,学校出现什么对学生危急安全的事情,都要由我来负责管理,所以今年也不例外,我要带领手下的这帮毛头小子去处理这件影响学生正常休息和住宿的事件…… “老大,听说以前每年的清明节前天晚上的12点左右,女生宿舍都会出现有女人边哭边唱歌到半夜的情况,而且找来找这个女的,通常都会一无所获,什么都找不到,是不是啊?”柱子说话的时候,不由得紧紧的握了握手上的警棍(那是平时用来处理学校内暴力事件的武器)想不到他平时处理打架事件的时候蛮勇猛的,到了这个时候,也开始害怕了。 “恩,没错,而且……每年我都会经历一次这件事,而且找了半夜,都找不到这个人到底在哪里。也许……那个传说是真的吧……”我看了看周围,发现也只有老朱稍微正常点“老朱,你给他们讲一讲关于今天晚上的那个传说吧。。。” “好,那我就开始讲了,大家都坐紧点,免得一会害怕。”毕竟老朱是从九五年就跟着我混的了,经验老到点,不慌不忙的开始讲述发生在九三年的事情…… 一、夜半歌声 青是个充满青春爱幻想的女孩子,长的眉清目秀,虽然算不上非常漂亮,但是配上她1米68匀称的身材,白净的皮肤,别有一番韵味,而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唱歌。在历年来的学校文艺节目中,她也都会一展歌喉,所以很得众多男孩子的青睐,情书也都一封封的飞来,而她呢,却从来都没有动过心,她坚信,会有一个冥冥中为自己准备的缘分在等待着自己的到来,直到那一天。。。 中午吃过饭,没有睡意,青在教室里无聊的拿着本琼瑶的小说,趴在桌子上慢慢的用指甲扣书上的字,因为她知道这些言情书中些的情节都是假的,但是却偏偏又喜欢看,为什么自己不能拥有像书里面那样的经历……哎……那样的人生才算过的有意义嘛。所以她在看书的时候喜欢边幻想,边扣书上的字,仿佛如果能把书上的字扣下来,就可以把周围变成书里面的世界。 “青青呀,你准备什么时候答应我呢?我每天对你的思念都如……(此处删掉XXXX字) 一听这恶心的声音,不用看就知道,又是那个自以为自己有点家底,就喜欢勾结一帮小混混出来瞎惹事的混蛋小强。这家伙最喜欢沾花惹草,看见那里有了漂亮女孩就拼命的往身边靠,因为手上有两个骚钱,还有帮胡作非为的兄弟,所以在学校里玩弄了不少女孩子。 “你算了吧!我说过我不会和你在一起的,你死了这条心吧!”青一向把此人当作蟑螂小强,要用拖鞋死命的往身上拍才行。 “TMD,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看你那骚样,我看的起你才来找你,你别TMD给脸不要脸,呸!”小强显然对青不客气的话语显得非常恼火,一口吐沫使劲吐在了地上。 “强哥,对付这样的小婊子就得来硬的,别跟她废话,直接拉她出去!”旁边的几个小混混跟着起哄。“不管你来干什么,请你不要骂人!”青也有些恼怒了,她很不喜欢有人这样粗鲁。 “真TMD不给面子,我骂你又怎么样,我还打你呢!”小强挽起袖子,做出一番不死人誓不罢休的姿势。 “够了!早听说这学校的人渣多,没想到刚来就遇上了。”声音来自最后一排爬在那里睡觉的一个男生。 在教室里看书的,下象棋的,聊天的众人开始还装作什么事都没有,这一下都把目光转向那个男生,因为他们知道,按小强平时的作风,也许马上教室就会发生一场暴力事件了…… 青对那个男生并没有太深的印象,只知道他叫力,而他刚从别的地方转校过来,长的也很一般,并不引人注目。 “哟!我没想到这个地方还有人敢跟我顶的,小子!你行啊,才来的吧,有种跟大爷我出去玩两手?”小强现在正愁憋了气没地方撒,这下找着出气筒了。 “我现在跟你说一次,这个地方不欢迎你,请你出去。”力的口气不卑不亢,文明中带着点强硬。 “啪!”青看见力的脸上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这记耳光就象打在她的身上,她突然有种很疼的感觉。 “我再说一次,请你出去!”力依然是一副冷漠的表情,仿佛这里发生的一切事情都与自己无关。 “我看你想死!”小强顺手拿起旁边的板凳,向力的头上砸了过去。 “砰” “呀!!血!!” 这一下过去,力顿时头上鲜血直流,流的满脸都是,滴落在他白色的衬衣上,显得格外的醒目。教师里有人被吓的叫出了声,连小强自己都被力满脸鲜血的样子吓住了。 “请你出去!”力的脾气真的是倔强的可以,到这个时候,依然重复着他的话。 “还不快走?你想杀人吗?”青的话语带着哭腔,她用力的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尽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小子!你有种,咱们走着瞧!”小强怕真的惹出人命,在众人的目光下灰溜溜的溜走了。 青连忙拿出自己的手绢,按住力头上的伤口,而力此时已经开始晃晃悠悠,连站都站不稳了。 “大家快来帮忙呀!送他去医院!!”青用尽力气,向周围麻木的同学们吼出了这句话,说完眼泪已经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 力的伤势并不算严重,小强也没有再去找他麻烦,因为他知道,脾气太过倔强的人是惹不得的,指不定那天惹火了他,搭上自己的小命就完了,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反正这里多的是美女。 发生这样的斗殴事件,在这个学校也算是很平常的事情,加上小强的家里和学校领导的之间有着某些裙带关系,所以也就不了了之了。 事情也就象众多的故事的发展那样,青爱上了这个倔强的力,爱上了他的酷,爱上了他不多但是很经典的言语,而力对这个感情丰富,柔情似水的女子也显得很有好感,你来我往,就这么好上了,这一切太过戏剧化……仿佛上天注定一般…… 而与众多的故事发展又非常相似的一件事情就是,在男主角和女主角正相处的好的时候,通常都会发生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当周末力回家了一趟再来学校的时候,听说了一件让他犹如受到雷劈般的事实,青出事了,上吊自杀,就在她所住的女生公寓的门口的树上。据她同寝室的女孩子所说,她晚上2点多才回到寝室,问她话也不懂得回答,只是躺在床上就没有动了。而时间也太晚了,同寝室只剩下了两个女孩子,都在半睡半醒之间,问了她几句,没有回答,就继续睡着了。而第二天早上早起晨练的女孩子发现,她吊在了门口的那棵树上,披头散发,身上的白色连衣裙脏的一踏糊涂,随风飘荡着,在蒙蒙亮的清晨,就象只白色的幽灵…… 根据公安部门的尸检,她生前受到过强奸,身上到处都是粘稠的体液和吸附的尘土,而涉嫌强奸的小强也已经被公安部门逮捕了。从青身上和衣服上取得的体液样本中,可化验取得小强的基因,小强被捕后立刻交代了自己强奸的全部经过,证据确凿,后被判处无期徒刑。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力愤怒了,他无法想象心爱的人在一夜之间就成为了一具没有生命的尸体,他不允许伤害她的人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他要为青复仇!小强平时经常一起的几个狐朋狗友因为小强承认了事情是他一个人所为,在被调查后被放了回来,继续上学。这几个人被放回上学的当天,力冲进了那他们的教室,拿起凳子,把几个人打成重伤。而法律是公正的,力也因为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被关至和小强同一所监狱。 第二天,在监狱食堂吃饭的时候,力看见了伤害他心爱的青的凶手---小强。此时的他就象是一头暴怒的狮子,向小强扑去,无人可挡。愤怒的他紧紧咬住了小强的喉咙,任凭其他人的拉扯,小强的挣扎,毫不退让……最终,小强被力咬断了吼管而死,而刚被判入狱的力,又马上被改判死刑,缓刑一年。 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已经到此为止了,但是偏偏没有,每年到了清明节的前一天晚上十二点开始,在青所住的女生公寓的那棵树的附近,都会有一个女人边哭边唱: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 别在异乡哭泣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 梦是唯一行李 轻轻回来不吵醒往事 就当我从来不曾远离 如果相逢把话藏心底 没有人比我更懂你 一直到半夜……而很多人去找,却始终找不到这个唱歌的人在那里……到了九六年女生公寓被拆重建为十层的高楼后,这件事情也还是在发生……而今年已经是九七年了,我已经经历这件事情两次了,这次是第三次(九四年十月入校,九五一次,九六一次)很多人都传言是青的冤魂不散,传说当时强奸她的人并不只有小强,而还有其他的人,同时她也为了力的傻行为感觉到惋惜,所以才每年清明前天晚上出来唱歌,寄托自己哀愁。 讲到这里,已经是快十二点了,老朱提醒了一下大家“兄弟们,差不多了,该操起家伙出去看看了,到底是有人在搞鬼,还是真的有鬼,MD,老子学了两年医了,就不信真的有这玩意儿。” 我拍了拍手,缓和一下大家紧张的气氛“好了好了,不管怎么样,我们要把自己的职责做好,保护好大家的安全,就算找不出东西,我们也得让大家放心睡一晚上。” 带着一大队人马,我们在女生公寓楼的附近巡逻了一圈又一圈,已经是晚上三点了……没想到的是,今年居然非常意外的,那件事情没有发生,往年这个时候,事情都已经该结束了。 “哈哈!准是今年我来了,鬼就不敢出来了”小五一改刚才哆哆索索的样子,腰也挺直了,从我的背后站到了面前。 “你找打……”我一巴掌打在他的脑门上“收队,回去睡觉!” 这一觉睡的真香,以往每年这个时候都是睡不成的,真想不到不知道为什么,今年风调雨顺啊,难道是知道香港要回归了吗?哈哈。 一早六点,到处都是吵闹的声音,说话声,脚步声,水管声,吵成一片,我已经习惯了这种学校早上吵闹的气氛了,因为大家都要洗涑和做一天的学习准备。但是,我偏偏感觉出一点不对劲的气氛来,因为有人在外面谈论的内容是……昨天晚上黄教授家出事了…… 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个传说——起立! 二、起立 时间:一九九四年 我姓黄,今年四十八岁,是医学院教解剖的教授,平时学生们都尊称我为黄教授。我平时最喜欢做的事情,也就是解剖尸体,这份工作很适合我,每当我看见那一具具尸体在我手中被分割为很多部分的时候,我都有种莫名的快感,就好象是吃牛扒那样,一点点的,慢慢的切。所以,我也很喜欢吃牛扒,喜欢到发狂的那种地步,连晚上做梦都吃。 在家里,我是个模范老公,对老婆很好,因为我结婚晚,老婆小我十多岁,很年轻,也很漂亮,我把她当作是手心的宝一样,宠着她,爱着她,我也很小心眼,连街上的男人看她一眼,我都会一直盯着那个男人直到走远为止。 听说最近刑场又枪毙人了,而那个人正好是以前我们学校的一个学生,而我也带过他,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对他印象很深刻,我们有过不少的交流。因为我一向对同学们非常的和蔼,这孩子也就把我当成自己的亲人一样,什么心里话都跟我讲,一点都不知道回避人,哎……真是太憨厚了……他的名字叫做---力我对教务课递交了申请,最近教学所使用的尸体不够了,我需要一笔拨款,去把那具尸体买下来。学校对我很支持,立刻就把这笔款给拨了下来,很快的,这具我曾经非常熟悉的尸体就落到了我的手上。 看了这具尸体,突然有种心疼的感觉,上面布满着大大小小的伤口,原来他在行刑前真的逃跑过,在大腿部和腰上还有刺刀穿过的痕迹,如果换个人来看这个场面的话,也许早就已经吓的说不出话了,可是,这是我的工作,我热爱着的工作,所以,我必须每天都面对着这些失去了生命的肉块。 在把他做成标本之前,我必须先找个水管把他洗干净,顺便跟他叙叙旧,因为,我欠他的太多了,不说的话,也许我永远会不安心的。 力,你知道吗?其实你和青一点错都没有,你们本来是可以幸福的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的,但是一切偏偏都是那么的巧合,要怪只能怪你告诉我了太多的事情,而这些事情对于我的报复计划来说,正好是最需要的。 我把力的尸体拖到解剖楼门前的水管处,一边慢慢的开始用水清洗上面的血和污泥,一边喃喃自语般的对着力的尸体说着一些别人无法理解的话语。 你曾经告诉过我,最爱的人就是青,如果有人对她做出伤害她的事情,你一定不会放过那个人,一定会要那个人的命,当我听到你说的这句话的时候,就做出一个决定,你将会成为我计划中的一棵棋子。 不得不承认,小强这个人确实是个人渣,不但无恶不做,而且色胆包天,居然敢趁我不在家的时候,跑去我的家里和我的老婆做出那种事情……本来我也不知道,可是那天我打电话回家的时候,老婆接到电话后,说在睡觉,然后挂掉电话继续和他亲热。而她却没有发现,电话的挂机并不太好用,电话根本没有挂断,我在电话的另一端听到了整个的过程。愤怒,已经不能形容我当时的那种心情,我第一时间想要做的事情,就是杀掉小强。可是我不能那样做,我是一名教授,我有着自己的声望和地位,这些都是我花了半生的精力而得来的。我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待时机,等待一个报复的时机,等待一个能代替我做这件事情的人出现。那个人,就是你——力! 我计划的第一步,就是设法勾引小强去侵犯你神圣的青,要让你对他的愤怒足够杀死他,所以。。那天晚上,我叫了青去我的办公室谈论文的事情,当谈完了事情,她下了解剖楼,快走到门口的时候,我用乙mi迷晕了她……这种药物会使人短暂的昏迷,并且对当时的情景完全没有记忆。很不错,她还是个处女,身材也很好,皮肤很有弹性,你小子还真有眼光,我代替你享受了这顿美味的夜宵,然后把她当作尸体一样,洗洗干净,继续放在楼道处,接着打电话给小强,叫他来解剖楼找他谈话。 为什么我选择解剖楼这个地方呢?因为,这个地方位于学校的阴暗角落,没有人来人往,灯光也非常的暗,只能模糊的看到些东西,而解剖楼每层两边的教室,我也都有钥匙,可以随意开关,如果把一个人拖进一间黑暗的教室的话,那么做什么都是不会有人发现的。 小强当时见到青倒在楼梯道人事不醒的时候的表情,就象是一只狼一样,闪烁着贪婪的目光,但是他还是很胆小,先试图把青弄醒,当发现她处在昏迷状态无法被叫醒的时候,狼的本性终于暴发了,他把她拖进了最近的一间教室,而门并没有关,因为是我故意留的。 我躲在门外,观看了整个过程,就象是平常在家看黄色录象一样,不过这是现场版的,虽然不清楚,但是很刺激,毕竟小强还是个小子,并没有像我想到的那么多,掩盖真相,完事之后,只是草草的把青的衣服给穿上,就迅速的离开了现场,不过,这也就是我所希望的情景,因为他留下了太多的证据,警察会很容易就把他给找出来。 当小强被抓之后,你又来找我谈心,我从你的眼神中,看出了你的愤怒,你告诉我,绝对不会放过小强那小子,然后问我该怎么办。我看着你,虽然很不忍心,但是我还是告诉了你一句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如果但丁知道我把他的名言用在这个地方,一定会死不瞑目的。终于,冲动战胜了你的理智,你选择了报复,打伤小强的朋友,只是为了能够混进监狱,接近小强。你的计划是完美的,因为你成功的干掉了小强,而我也为计划中选择了你这个棋子而感觉到庆幸,我们都是为了自己爱的人而在战斗。 不知道,你活着的时候,听了我这些话,会不会杀了我……不过,我真的欠你太多了。 力的双眼忽然留下了两行血水,我愕然……手中的塑料水管被我不自觉的放开了,水流的力量带着喷口乱飞,冰凉的自来水喷了我一头一身,我不由赶快去用手擦拭被水模糊了的眼镜片。正在这时,突然力的尸体坐了起来,而我正蹲在他的双腿处,他的双手一下抱住我的脖子,仿佛要把我掐死的样子。我极力挣扎,越忙越混乱,眼镜掉在地上打破了,头发上的水滴参合着力的血水落进了我的眼睛和嘴巴里,模糊一片,仿佛力正在对我怒吼:还我命来!我极力地去推开力,而他的身体实在是又重又硬,怎么推也推不动。人在危急的时候总是会爆发一些潜能的,我突然想起了当年学生时代,上体育课的时候,老师所教的蹬腿,不管了,横的一脚就蹬了出去。“啪”,力的尸体又再次倒在了地上。 我一直用是冷水刺激了力伤口中的神经,而使他坐了起来来安慰自己,因为这样的事情在以前的很多教材中都提到过,但是,在我的心中,却怎么也无法来掩盖这个恐怖的阴影……力的鬼魂会象的他的尸体会起立一样来找我吗。我会遭到报应吗? 我再也没有碰过力的尸体,我把他压在了解剖楼下面浸泡尸体的池子的最下面,因为我太害怕再看见他被我踢倒后,那副七窍流血的样子。 三、最后的晚餐 时间回到一九九七年的清明节 咚咚咚!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哎……这又是谁啊……我打开了家门,门口站着几个精神抖擞的小青年。 “师母,我们听说黄教授出事了,是出了什么事啊?”问话的这个小伙子叫君,是护校部队的队长,也是我们家老黄的学生,因为他以前经常来我们家找老黄找学习资料,所以我对他很熟悉。 “先进来坐吧,别都在门外站着。”我让他们进了门,倒了几杯茶给他们,“今天都来了几拨同事和邻居来问了……哎。这不,前几个你们来前十分钟都还才走的。想不到平时咱们老黄蛮低调的,这人一出了事,来拜访的人还真不少,哎,谢谢你们关心了。 “黄教授到底出了什么事啊?师母,能告诉我们吗?我们都很担心他呢!”君是个很热心的小伙子,年轻,有活力,在学生中很有一定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学校一旦谁家有什么事情,他总爱去帮忙。 “老黄他……精神出现了问题,很严重。。用句通俗点的话说,就是疯了。”我忧郁了半天,还是说了出来。 “啊??怎么可能呢?黄教授平时不是蛮好的吗?您又是教心理学的,人怎么会完全没有一点征兆就突然疯掉呢?”几个小年青面面相觑,都表现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都怪我啊……”我的眼角开始湿润了。“都怪我对他关心不够,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如果早发现,采取合适的治疗,就不会这样了。”说着说着,控制不住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君赶快递过来了一张面巾纸,我擦了擦眼泪,又接着往下说。 从九四年以来,我们家老黄就老是胃不好,找过好几个专家级的医生,都看不出什么名堂,只说要多保养,我就天天给他做好吃的,但是他每天都很少吃,看着他日渐消瘦,我也找不到办法。就这样,一拖就是三年,说起来自己一家都是学医的,怎么连自己的身体都照顾不好…… 当时我认为,肯定是工作太忙了,平时他对学生都特别好,下班了都还经常带学生回家来补课,甚至晚上睡觉睡着睡着,什么问题想不通,也会爬起来跑去办公室去加班加点的搞,我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啊。 看着他的皮肤越来越黄,身体越来越瘦,我开始阻止他晚上再爬起来去加班。有时候,他会听我的劝告,不再起来,继续睡觉。有时候,他还是会很倔的,不理我,嘴里唠叨着些什么,就爬起来跑去办公室了。一直到昨天晚上,他睡到3点多钟,又爬起来要去加班,我拉了他几把,都没拉住,我气死了,于是就跟了出去。这家伙,出门连门都不带关的,等我把门关好后,他的人影就消失了—下了楼,隐约看见个人影往解剖楼方向走去,因为夜里外面根本都没人的,所以有个黑影就很明显了。于是我摸摸索索的就向着解剖楼走去,果然,他就在解剖楼一楼的停尸房那里加班,走到很远就看见灯亮了,外面太黑,我也不知道他怎么走那么快的,也许是平时走惯了吧,我也没想那么多,就慢慢摸索着往他那里走。 因为我也是学医的,什么也都见惯了,所以对这种地方一点都不觉得害怕,就直接进了停尸房,他这不正在这嘛……背对着我,也没发现我进来了,只是一味的拿着盘子里的手术器械,做着繁忙的动作,我心里一热。。老公这么拼命的工作,也是为了这个家啊……于是我脱下了披在自己身上的外衣,往老公身上一放,嘴里喊了声:“老公!穿这么单,小心着凉。” 老公一回头,我顿时吓傻了。 他双眼中全是迷茫的感觉,好象失去了自己的意识,手里拿着刀子和叉子,正叉起一块人身上的组织器官往嘴里喂着……嚼得滋滋直响,边吃还边说:“牛扒一定要六成熟的才最好吃……” 面对这种恐怖的场景,我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发出一声尖叫,老公呆住了,双眼也恢复了正常的感觉,但是他发现自己嘴里正嚼着这些东西的时候,开始疯狂地呕吐,用手去扣自己的喉咙,仿佛要把自己的心肝都给挖出来,我马上去扶他,制止他,但是他却又晕倒了。我赶快就去打电话,叫人把他送去了医院。 等他醒来之后,整个人都疯了。开始胡言乱语,扯自己的头发,咬桌子,哎……我真是命苦啊…… 精神科的主任医师们来了说,他当时的情况是在梦游,对他的行为,不可以刺激他,而需要慢慢诱导他,一旦他从梦中惊醒的话,精神上必然会受到非常大的损伤,突发精神病也就不是什么希奇的事情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也许我不该说这么多,因为身边坐着的几个小伙子完全都呆住了,只有君一个还稍微正常点,安慰我说:师母您也不要太伤心,总之我们会经常去看黄教授的,您有什么困难需要我们帮忙的,只管叫我们,我们一定马上赶来。今天我们就先走拉。 送走了几个护校部队的小伙子,我突然感觉眼睛稍微有些难受,也许是今天哭多了的原因吧,拿起一张面巾纸轻轻的擦拭着眼角,我一直都很相信自己的演技,哭的可以以假乱真了。 其实,我很喜欢照镜子,因为我喜欢在镜子中欣赏自己的脸和身体,这是上天给我的财富,就象是一件艺术品一样。虽然结婚已经五年了,但是,我还没有想过生孩子,因为我并不爱我的老公,甚至对他有种厌恶的感觉,厌恶他那肥胖的身体,厌恶他那金丝小眼镜后面隐藏着的伪善的魔鬼。当初也是受他所骗,才会上了他的贼船,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我一样可以选择享受我的生活,每当我想要的时候,我都会想尽办法去勾引一个我比较有好感的男人,来满足我的欲望。可是,我认为我老公已经发现了我的行为,虽然他从没有说出来,但是我有感觉,因为他老是时时刻刻的想办法监视我,所以,我不能他继续阻碍我的幸福。我虽然不能去杀人,但是……我是一个心理学医生,而我在所有心理学科目中最擅长的,就是催眠术。而催眠术所使用是有前提条件的,在睡梦中,人的大脑是有一部分专门管控制身体的静止状态的,所以,人不管在做什么梦的时候,身体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动作,要想让他受到控制,做出身体与睡梦完全相同的步调时,就必须要针对人性的弱点,慢慢的引导,慢慢的辅助他去完成一个自己的幻想世界,而他在这个世界中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足够控制一切。这是一种信念,一股无形的力量,当这股力量强大到足够完全突破他的神经中枢的控制的时候,他的身体,就会完全受控于这个幻想世界,肉体所做之事也会和他的梦境同步,而我,这个时候只要控制他的梦境,也就能够真正的控制他的行为了…… 毕竟,人类的大脑功能是强大的,我花了很久的时间,才做到今天的这一步,这个过程大概花了将近四年吧,他的意志力实在太强了。一开始,他只能够慢慢的挪动指头,然后是手,接下来已经可以从床上坐起来了。然后,我开始训练他吃解剖楼里的那些东西,我告诉他,那是牛扒,非常美味的,他最爱吃的那种……慢慢的,不再需要我的暗示,他已经可以自己动手吃这些东西了,他已经习惯了那种让人恶心的味道,在他的眼里,那才是真正的美味佳肴。 通过这么对他久的心理暗示,他内心的幻想世界已经成为了他的精神支柱,一旦这个世界被摧毁崩溃了,就永远不会在回到自己的正常世界了,所以,我很放心的可以成为一个自由人了,不需要谁再来束缚我,而我剩下要做的,就是利用他的家业留下的一大笔财富,去过我想要过的生活。 最近的我疯狂地爱上了唱歌,几乎每天晚上想都要去歌厅玩玩,但是老被管着,这下可好了,今天晚上,可以放心的找个人陪我去了,找谁呢? 想着这么开心的事情,我不禁哼唱了起来: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 别在异乡哭泣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 梦是唯一行李……
󰈣󰈤
 
 
 
>>返回首页<<
 
 热帖排行
 
 
静静地坐在废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无际,忽然觉得,凄凉也很美
©2005- 王朝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