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南史》读书笔记

来源:互联网  宽屏版  评论
2016-09-20 15:34:00

《南史》读书笔记

最近读了《南史》的契机,便是一本历史言情小说。因为我想看看,再那缠绵悱恻的语句背后,蕴藏了怎样一个真实冷酷的历史。

“徐娘半老”这个成语,老早就有听过。只知道它专指尚有风韵的中年妇女,想来不见得算是一个褒义词。没想到,它背后也是有个故事,而故事里的主角,正是这个半老却犹尚多情的女子。后来深入了解,才发现更不了得。“出死妻”这个典故,也是由她而来。一个女人身上,特别是一个古代的女人身上,竟出了两个典故,真真是了不起了。

然后看看正史上,是怎样评价这个女人:

“元帝徐妃讳昭佩,东海郯人也。祖孝嗣,齐太尉、枝江文忠公。父绲,侍中、信武将军。妃以天监十六年十二月拜湘东王妃,生世子方等、益昌公主含贞。妃无容质,不见礼,帝三二年一入房。妃以帝眇一目,每知帝将至,必为半面妆以俟,帝见则大怒而出。妃性嗜酒,多洪醉,帝还房,必吐衣中。与荆州后堂瑶光寺智远道人私通。酷妒忌,见无宠之妾,便交杯接坐。才觉有娠者,即手加刀刃。帝左右暨季江有姿容,又与淫通。季江每叹日:“柏直狗虽老犹能猎,萧溧阳马虽老犹骏,徐娘虽老犹尚多情。”时有贺徽者美色,妃要之于普贤尼寺,书白角枕为诗相赠答。既而贞惠世子方诸母王氏宠爱,未几而终,元帝归咎于妃;及方等死,愈见疾。太清三年,遂逼令自杀。妃知不免,乃透井死。帝以尸还徐氏,谓之出妻。葬江陵瓦官寺。帝制金楼子述其淫行。初,妃嫁夕,车至西州,而疾风大起,发屋折木。无何,雪霰交下,帷帘皆白。及长还之日,又大雷震西州听事两柱俱碎。帝以为不祥,后果不终妇道。”

短短描述,便写尽一个女人的一生。细细读来,不禁哑然失笑。硬是说徐妃出嫁之时,疾风大起,处处都是不祥之兆,不正是印证了她日后的失德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若是今后贵为皇后,凤舞九天,那这般的戏可能就变成天示神谕,注定命中不凡。而如今落得个尸沉井底的下场,便硬生生与天气无常扯上关系。试问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何来此番能耐,劳烦上天示意呢?

徐娘的半面妆,也是古今皆知的话柄。一个妇道人家,不尽心相夫教子,却想出这么个阴招来折损自己的丈夫。这样来践踏一个男人的尊严,想必后世的学子是恨毒了这蛇蝎心肠的荡妇。但是,我总是好奇,一个生在名门,有教养的闺阁女子,何以做到如此地步?她与萧绎无冤无仇,应该说,自她嫁作湘东王妃,就该明白他们二人从此执子之手,荣辱与共。试问在那个以夫为天的时代,是什么逼得她选择这样做?

我不相信徐昭佩没有爱过萧绎。或许最初在她知道自己的婚事时,她也许会怨过。毕竟是从未见过的陌生男子,只是因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得不嫁给一个残疾之人为妻。但萧绎是个怎样的男人啊!“帝聪悟俊朗,天才英发,出言为论,音响若钟。”朝夕相处,这样的人,徐昭佩岂会不动心呢?

都说徐妃酷妒忌,手段残忍。可有人想过,她缘何而妒忌至此?男人心中看重的功名利禄,与她自是沾不上半点关系。她的妒忌,只能是为情,为爱,为自己必须和众多女子共侍一夫的现实而妒忌。在当时,男子三妻四妾,左拥右抱再平常不过。我想,没有一个女人能心平气和的接受,只不过是逃不脱这现实的桎梏,逼得自己面对而已。徐妃或许是个例外,又或许是无一例外的步了史上善妒妃嫔的后尘。她可能是迫害了萧绎的侍女,可能刀刃了有孕的宠妾。不过这一切的一切,都起于自己丈夫的朝三暮四。哪个女儿家不是祈求“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哪个女儿家不是希望“死生契阔,与子成悦”,谁会愿意双手沾满鲜血,每日活在惶恐的炼狱之中?1/2

第1页第2页

希望本文《南史》读书笔记能帮到你。

[url=http://www.wangchao.net.cn/xinxi/detail_2243499.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xinxi/1474356840303.jpg[/img][/url] 最近读了《南史》的契机,便是一本历史言情小说。因为我想看看,再那缠绵悱恻的语句背后,蕴藏了怎样一个真实冷酷的历史。 “徐娘半老”这个成语,老早就有听过。只知道它专指尚有风韵的中年妇女,想来不见得算是一个褒义词。没想到,它背后也是有个故事,而故事里的主角,正是这个半老却犹尚多情的女子。后来深入了解,才发现更不了得。“出死妻”这个典故,也是由她而来。一个女人身上,特别是一个古代的女人身上,竟出了两个典故,真真是了不起了。 然后看看正史上,是怎样评价这个女人: “元帝徐妃讳昭佩,东海郯人也。祖孝嗣,齐太尉、枝江文忠公。父绲,侍中、信武将军。妃以天监十六年十二月拜湘东王妃,生世子方等、益昌公主含贞。妃无容质,不见礼,帝三二年一入房。妃以帝眇一目,每知帝将至,必为半面妆以俟,帝见则大怒而出。妃性嗜酒,多洪醉,帝还房,必吐衣中。与荆州后堂瑶光寺智远道人私通。酷妒忌,见无宠之妾,便交杯接坐。才觉有娠者,即手加刀刃。帝左右暨季江有姿容,又与淫通。季江每叹日:“柏直狗虽老犹能猎,萧溧阳马虽老犹骏,徐娘虽老犹尚多情。”时有贺徽者美色,妃要之于普贤尼寺,书白角枕为诗相赠答。既而贞惠世子方诸母王氏宠爱,未几而终,元帝归咎于妃;及方等死,愈见疾。太清三年,遂逼令自杀。妃知不免,乃透井死。帝以尸还徐氏,谓之出妻。葬江陵瓦官寺。帝制金楼子述其淫行。初,妃嫁夕,车至西州,而疾风大起,发屋折木。无何,雪霰交下,帷帘皆白。及长还之日,又大雷震西州听事两柱俱碎。帝以为不祥,后果不终妇道。” 短短描述,便写尽一个女人的一生。细细读来,不禁哑然失笑。硬是说徐妃出嫁之时,疾风大起,处处都是不祥之兆,不正是印证了她日后的失德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若是今后贵为皇后,凤舞九天,那这般的戏可能就变成天示神谕,注定命中不凡。而如今落得个尸沉井底的下场,便硬生生与天气无常扯上关系。试问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何来此番能耐,劳烦上天示意呢? 徐娘的半面妆,也是古今皆知的话柄。一个妇道人家,不尽心相夫教子,却想出这么个阴招来折损自己的丈夫。这样来践踏一个男人的尊严,想必后世的学子是恨毒了这蛇蝎心肠的荡妇。但是,我总是好奇,一个生在名门,有教养的闺阁女子,何以做到如此地步?她与萧绎无冤无仇,应该说,自她嫁作湘东王妃,就该明白他们二人从此执子之手,荣辱与共。试问在那个以夫为天的时代,是什么逼得她选择这样做? 我不相信徐昭佩没有爱过萧绎。或许最初在她知道自己的婚事时,她也许会怨过。毕竟是从未见过的陌生男子,只是因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得不嫁给一个残疾之人为妻。但萧绎是个怎样的男人啊!“帝聪悟俊朗,天才英发,出言为论,音响若钟。”朝夕相处,这样的人,徐昭佩岂会不动心呢? 都说徐妃酷妒忌,手段残忍。可有人想过,她缘何而妒忌至此?男人心中看重的功名利禄,与她自是沾不上半点关系。她的妒忌,只能是为情,为爱,为自己必须和众多女子共侍一夫的现实而妒忌。在当时,男子三妻四妾,左拥右抱再平常不过。我想,没有一个女人能心平气和的接受,只不过是逃不脱这现实的桎梏,逼得自己面对而已。徐妃或许是个例外,又或许是无一例外的步了史上善妒妃嫔的后尘。她可能是迫害了萧绎的侍女,可能刀刃了有孕的宠妾。不过这一切的一切,都起于自己丈夫的朝三暮四。哪个女儿家不是祈求“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哪个女儿家不是希望“死生契阔,与子成悦”,谁会愿意双手沾满鲜血,每日活在惶恐的炼狱之中?1/2 第1页第2页 希望本文《南史》读书笔记能帮到你。
󰈣󰈤
 
 
 
>>返回首页<<
 
 热帖排行
 
 
 
静静地坐在废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无际,忽然觉得,凄凉也很美
©2005- 王朝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