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写给三十岁的自己》读书笔记

来源:互联网  宽屏版  评论
2016-09-20 15:33:53

《写给三十岁的自己》读书笔记

任性的我终于混到了而立之年。感谢父母多年来的宽容,感谢弟弟妹妹们从未抱怨过我这个没心没肺的大哥,感谢在成长过程中给予我照顾的亲戚们。当然,还得感谢时常因为我宁愿对着电脑也不对着她而发飙的mm,认命吧你,谁让命运之神选中你来陪伴我这个任性的人一生呢?

近几个月在工作上投入的时间比较多,已有好长好长时间没有好好面对自己的内心。今天在出差的酒店中无意中看陈曼青敲架子鼓演绎的《好想大声说爱你》(《灌篮高手》的主题曲),被这热血的音乐勾起些珍贵的回忆,关于我家人的记忆。

老爹,农民,我爷爷的幺儿子,号称高中毕业,实则半文盲,因为我从未记得我老爹有过一本藏书。但老爹对我的教育是极为给力的,他曾在用自行车接我寒假回家的路上,非常认真地为我讲解“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句话的意思。老爹曰:“很冷的天,冰都冻了三尺,一天冻不死你,总有一天会冻死你。所以做人要懂得提前作打算,不要死到临头再来说阴功!”有才,太有才了,哈哈哈!

老妈,农民,我外公的二女儿,纯文盲,不识字。呃,不对,她坚称她会写她和我老爹的名字。老妈姓梁,她教给我兄弟姐妹的梁字写法有顺口溜的:“三点水旁有个区,架在木梁上,号梁上君子。”三十年过去了,经过六个小孩儿的轮番指正,她还是坚称这个字她没写错。

大妹妹,小商贩,初中毕业。我和她从小打到大,农活、家务任何事情都从不愿意比她多干那么一丁点,总认为我只比你大一岁,凭啥让着你?不对,还时常耍赖让她多干,所以,我常被她拿着极大的板砖追着满村疯跑。父母重男轻女的思想是极其严重的。我的童年在市区的幼儿园练合奏,大妹妹只能在外婆家搓鞭炮(吴川盛产鞭炮);我的小学是区重点,大妹妹上的乡村小学要自带板凳,教室还有窗没玻璃;我的初中是区重点,大妹妹的初中有的是平房、黄泥篮球场和唯一一栋的教学楼。我接着市重点高中、第一批本科,志得意满;大妹妹死死藏起初中毕业证,打点散工、开个小店。这一切,当大哥的觉得理所当然,因为哥成绩好啊。大二寒假,去大妹妹小店逛逛,旁边的店主居然是我初中一位女同学。互聊近况时,她很讶异地问了一句:“一般当哥的都是早早出去赚钱给弟弟妹妹读书的呀,怎么你们家反了过来?”那一刻,我呆若木鸡,什么天子脚下的天之骄子那股兴奋劲,什么锦绣前程的黄粱梦都见鬼去吧。在你面前,我只是个窃取了你读书权利的贼。

大弟弟,国企工人,大专毕业。这又是个从小打到大的主。小时候最不愿意带他出去玩,明明两人都玩得兴高采烈,他回来就立马向父母打小报告。父母没文化,但是对“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原则还是把握得很好。不过还好,我大多都只是被臭骂,极少挨揍。这么个混球,记忆中最深刻地感动居然是他留下的。1996年湛江特大台风后,学校停课,我回到家中。家中养殖的鱼塘上基建全毁,可谓是满目疮痍。当大哥的我是个脓包,只懂掉眼泪。反而是这个瘦小的一年级小学生极为淡定,熟练地喂鹅、喂鸭子、喂狗,不停拾掇有用的东西,还安慰我说:“会好起来的。”如此励志的一幕,你忘了吗?1/2

第1页第2页

希望本文《写给三十岁的自己》读书笔记能帮到你。

 
[url=http://www.wangchao.net.cn/xinxi/detail_2243486.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xinxi/1474356832967.jpg[/img][/url] 任性的我终于混到了而立之年。感谢父母多年来的宽容,感谢弟弟妹妹们从未抱怨过我这个没心没肺的大哥,感谢在成长过程中给予我照顾的亲戚们。当然,还得感谢时常因为我宁愿对着电脑也不对着她而发飙的mm,认命吧你,谁让命运之神选中你来陪伴我这个任性的人一生呢? 近几个月在工作上投入的时间比较多,已有好长好长时间没有好好面对自己的内心。今天在出差的酒店中无意中看陈曼青敲架子鼓演绎的《好想大声说爱你》(《灌篮高手》的主题曲),被这热血的音乐勾起些珍贵的回忆,关于我家人的记忆。 老爹,农民,我爷爷的幺儿子,号称高中毕业,实则半文盲,因为我从未记得我老爹有过一本藏书。但老爹对我的教育是极为给力的,他曾在用自行车接我寒假回家的路上,非常认真地为我讲解“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句话的意思。老爹曰:“很冷的天,冰都冻了三尺,一天冻不死你,总有一天会冻死你。所以做人要懂得提前作打算,不要死到临头再来说阴功!”有才,太有才了,哈哈哈! 老妈,农民,我外公的二女儿,纯文盲,不识字。呃,不对,她坚称她会写她和我老爹的名字。老妈姓梁,她教给我兄弟姐妹的梁字写法有顺口溜的:“三点水旁有个区,架在木梁上,号梁上君子。”三十年过去了,经过六个小孩儿的轮番指正,她还是坚称这个字她没写错。 大妹妹,小商贩,初中毕业。我和她从小打到大,农活、家务任何事情都从不愿意比她多干那么一丁点,总认为我只比你大一岁,凭啥让着你?不对,还时常耍赖让她多干,所以,我常被她拿着极大的板砖追着满村疯跑。父母重男轻女的思想是极其严重的。我的童年在市区的幼儿园练合奏,大妹妹只能在外婆家搓鞭炮(吴川盛产鞭炮);我的小学是区重点,大妹妹上的乡村小学要自带板凳,教室还有窗没玻璃;我的初中是区重点,大妹妹的初中有的是平房、黄泥篮球场和唯一一栋的教学楼。我接着市重点高中、第一批本科,志得意满;大妹妹死死藏起初中毕业证,打点散工、开个小店。这一切,当大哥的觉得理所当然,因为哥成绩好啊。大二寒假,去大妹妹小店逛逛,旁边的店主居然是我初中一位女同学。互聊近况时,她很讶异地问了一句:“一般当哥的都是早早出去赚钱给弟弟妹妹读书的呀,怎么你们家反了过来?”那一刻,我呆若木鸡,什么天子脚下的天之骄子那股兴奋劲,什么锦绣前程的黄粱梦都见鬼去吧。在你面前,我只是个窃取了你读书权利的贼。 大弟弟,国企工人,大专毕业。这又是个从小打到大的主。小时候最不愿意带他出去玩,明明两人都玩得兴高采烈,他回来就立马向父母打小报告。父母没文化,但是对“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原则还是把握得很好。不过还好,我大多都只是被臭骂,极少挨揍。这么个混球,记忆中最深刻地感动居然是他留下的。1996年湛江特大台风后,学校停课,我回到家中。家中养殖的鱼塘上基建全毁,可谓是满目疮痍。当大哥的我是个脓包,只懂掉眼泪。反而是这个瘦小的一年级小学生极为淡定,熟练地喂鹅、喂鸭子、喂狗,不停拾掇有用的东西,还安慰我说:“会好起来的。”如此励志的一幕,你忘了吗?1/2 第1页第2页 希望本文《写给三十岁的自己》读书笔记能帮到你。
󰈣󰈤
 
 
 
>>返回首页<<
 
 热帖排行
 
 
 
静静地坐在废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无际,忽然觉得,凄凉也很美
©2005- 王朝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