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老王讨薪记

来源:互联网  宽屏版  评论
2016-09-20 08:26:57

老王讨薪记

原标题:老王讨薪记

680块钱对于老王,是一个月的房租加生活费

老板让来领钱 地址却反复变

连续折腾了4个多小时 打了24个电话

最终也没能拿回去年被欠的680元工钱

河南商报见习记者 程亚龙 文/图

这次采访,并非约定。

我在西三环上无意间遇见老王,看他半头白发诚恳问路,我答应放下手头的工作,帮他找找包工头所说的地址。但没想到,被电话那头“吊”着来回跑,最终也没能帮老王如愿。

领钱地址一变再变

到底在哪儿

昨天下午,60岁的老王拎着一个已经喝空了的2升大水杯站在西三环路边问路,“聚祥花园在哪?”

他说上午接到包工头周海森(音)的电话,让他到陇海路西三环下车,到“聚祥花园”领去年欠下的680元工钱。

“聚祥花园在哪?”老王见人就问,却没人知道这个地方,跟包工头联系,又被告知要去另一个地方,“秦岭路淮河路,灰色的楼。”

老王对郑州并不熟悉,一边走一边问,终于到了秦岭路淮河路口,但也没有找到对方所说的刚建好的灰楼。

一个又一个电话打过去,领钱地址又变了。寻了两个小时,老王又绕回到西三环上。

腿困得直抽筋儿,老王坐在路边,挽起裤腿抽烟叹气,“绕着西边转了一圈,连老周的影子都没见。”

三天前,老王因没钱交房租,给周海森打了电话,周说三天内一定回给他。昨天,打来了电话说给钱,可领钱的地址到底在哪?

我打开手机通过地图搜索,没有发现这个小区。老王无奈又给周打了个电话,对方说,就在陇海路西三环西南角呢。

“西南角是一片空地,没有呀。”

周又改口说,是在西北角。

“西北角是城中村,也不是小区呀。”

40多秒钟的通话,对方最终也没有说清地址,而后换人接了电话说,是在秦岭路淮海路南200米路西。

跑了4个多小时

也没能讨回680元工钱

我与老王一同赶到,发现也并非是周所说的“聚祥花园”。

老王对西郊不熟悉,我以路人身份再次拨打电话追问地址,周海森发飙:“你算个什么东西,你等着,我现在就过去。”

20分钟后,没有人赶到,其间多次打电话被挂断。再次接通时,另一个人说:你找找吧,就在嵩山路上,楼下有一个银行,到了直接去4号楼18楼。

我和老王往南走到下个路口,确实有一个银行,灰色的楼,但并非“聚祥花园”。站在4号楼下,老王再也拨不通周海森的电话,一直是“无法接通”。三个单元挨个跑到18楼敲门,又无功而返,没有人认识周海森。

从楼上下来,老王蹲坐在草坪上,操着一口家乡话说,“现在哭都木泪,找不到人,又有啥办法。”他不甘心,又拨了一次电话,仍然无果。

还没有吃午饭,老王打算先回住处,回去的路上接到电话,“来楼下银行等着吧,我现在下楼。”

这次他又满怀希望地跑回去,可等了20分钟,无人过来。电话那头,周海森说:“老王啊,那几百块钱,你至于吗?”

老王生气地说,“这个钱我不要了,我再见他非修理他不中。”

但老王回到家后,又给我打来电话说,“我想通过法律途径要回钱,你能不能帮帮我?”

截至昨天下午3点,老王在西郊跑了4个多小时,打了24个电话,但始终没能要回他的680元钱。

希望本文老王讨薪记能帮到你。

 
[url=http://www.wangchao.net.cn/xinxi/detail_222591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xinxi/1474331216696.jpg[/img][/url] 原标题:老王讨薪记 680块钱对于老王,是一个月的房租加生活费 老板让来领钱 地址却反复变 连续折腾了4个多小时 打了24个电话 最终也没能拿回去年被欠的680元工钱 河南商报见习记者 程亚龙 文/图 这次采访,并非约定。 我在西三环上无意间遇见老王,看他半头白发诚恳问路,我答应放下手头的工作,帮他找找包工头所说的地址。但没想到,被电话那头“吊”着来回跑,最终也没能帮老王如愿。 领钱地址一变再变 到底在哪儿 昨天下午,60岁的老王拎着一个已经喝空了的2升大水杯站在西三环路边问路,“聚祥花园在哪?” 他说上午接到包工头周海森(音)的电话,让他到陇海路西三环下车,到“聚祥花园”领去年欠下的680元工钱。 “聚祥花园在哪?”老王见人就问,却没人知道这个地方,跟包工头联系,又被告知要去另一个地方,“秦岭路淮河路,灰色的楼。” 老王对郑州并不熟悉,一边走一边问,终于到了秦岭路淮河路口,但也没有找到对方所说的刚建好的灰楼。 一个又一个电话打过去,领钱地址又变了。寻了两个小时,老王又绕回到西三环上。 腿困得直抽筋儿,老王坐在路边,挽起裤腿抽烟叹气,“绕着西边转了一圈,连老周的影子都没见。” 三天前,老王因没钱交房租,给周海森打了电话,周说三天内一定回给他。昨天,打来了电话说给钱,可领钱的地址到底在哪? 我打开手机通过地图搜索,没有发现这个小区。老王无奈又给周打了个电话,对方说,就在陇海路西三环西南角呢。 “西南角是一片空地,没有呀。” 周又改口说,是在西北角。 “西北角是城中村,也不是小区呀。” 40多秒钟的通话,对方最终也没有说清地址,而后换人接了电话说,是在秦岭路淮海路南200米路西。 跑了4个多小时 也没能讨回680元工钱 我与老王一同赶到,发现也并非是周所说的“聚祥花园”。 老王对西郊不熟悉,我以路人身份再次拨打电话追问地址,周海森发飙:“你算个什么东西,你等着,我现在就过去。” 20分钟后,没有人赶到,其间多次打电话被挂断。再次接通时,另一个人说:你找找吧,就在嵩山路上,楼下有一个银行,到了直接去4号楼18楼。 我和老王往南走到下个路口,确实有一个银行,灰色的楼,但并非“聚祥花园”。站在4号楼下,老王再也拨不通周海森的电话,一直是“无法接通”。三个单元挨个跑到18楼敲门,又无功而返,没有人认识周海森。 从楼上下来,老王蹲坐在草坪上,操着一口家乡话说,“现在哭都木泪,找不到人,又有啥办法。”他不甘心,又拨了一次电话,仍然无果。 还没有吃午饭,老王打算先回住处,回去的路上接到电话,“来楼下银行等着吧,我现在下楼。” 这次他又满怀希望地跑回去,可等了20分钟,无人过来。电话那头,周海森说:“老王啊,那几百块钱,你至于吗?” 老王生气地说,“这个钱我不要了,我再见他非修理他不中。” 但老王回到家后,又给我打来电话说,“我想通过法律途径要回钱,你能不能帮帮我?” 截至昨天下午3点,老王在西郊跑了4个多小时,打了24个电话,但始终没能要回他的680元钱。 希望本文老王讨薪记能帮到你。
󰈣󰈤
 
 
 
>>返回首页<<
 
 热帖排行
 
 
 
静静地坐在废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无际,忽然觉得,凄凉也很美
©2005- 王朝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