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爆笑《西门归来》完本连载五

来源:互联网  宽屏版  评论
2016-09-20 07:01:18

爆笑《西门归来》完本连载五,与您分享西门庆离奇搞笑的情色故事!

李娇儿佩服的竖了竖大拇指,说,“官人好博学啊。”

李娇儿的溢美之词刚刚讲完,月娘便嘲讽的乐了,问,“把盆子放在一万米与把铜钱放在眼前能一样吗?”

尽管这话可能是出于月娘对科学的热爱,但这是古代啊,讲究伦理纲常,女子无才便是德,为这个惹老公不开心,实在是不应该啊。

西门庆咬牙切齿的瞪她一眼,下决心从今天起便冷落了她,转念又一想,她的话虽然不中听,却也算是为我好,矛盾中便不知如何抉择了。

时光一直都如斯夫,所谓是白驹过隙、如梭如电,转眼之间,两天的工夫便过去了。

在这两天中,应伯爵已经把收足的银两派小厮送了过来,西门庆盘算了一下,用于办酒席玩闹只多不少,暗想一年多办上几次倒是一笔不错的收入。

这个西门大官人,奸啊,遗传了他父亲的优良传统,无时无刻不算计别人,也算为将来和金莲的事情做足了铺垫。

这天刚一睁开眼睛,西门庆便记起了是什么日子,正是他们兄弟十人约定结拜的日子。太阳早已经爬起来了,暖洋洋的透过窗子照进来,在天地之间留下了一道倾斜的尘埃轨迹,如同手电筒照射在拥有萤火虫的夏夜。

当晚睡在他身边的是李娇儿,这会儿还猫咪似的眯着眼睛,弓着身子侧躺在一旁,西门庆柔情的吻了吻她,起床穿衣洗脸刷牙了。

早饭复杂的简单吃过之后,西门庆吩咐小厮去叫花二爷过来,两人说好的结伴一起去玉皇庙,他已经提前通知过了,所以很快的时间花二爷便过来了。

话说他们两人骑马去了玉皇庙,应伯爵、谢希大一行人已经等候多时,见他们奔驰而来,个个面露解脱之色,心里暗自埋怨,没有一次不迟到的。

祝实念伸手指着他们,说,“大哥飞着就来了。”

应伯爵挤到最前面去,笑说,“大年,你当他是鸟啊。”

一句话惹的大伙全都开心的笑了,十人片刻之间便聚到了一起,肯定又少不了一阵寒喧,不过这次的主角变成了新人花子虚。无论是人是物还是事,新的总是比较受欢迎的,这是千万不变的人性,喜新厌旧、对未知保持好奇。

花子虚长的是什么样子的呢?运用你的想象力,听我慢慢把具体道来。他戴了一顶紧头帽子,花花绿绿的布料捆绑着,往下是露手臂的宽松t恤,和露大腿的宽松短裤,颜色同样的五光十色,一眼望上去就特别嘻嘻哈哈。经典语录网

除去西门庆外的八兄弟对他的造型都非常感兴趣,大惊小怪的问他从哪里买的,为何看起来如此变态。

花子虚整了整被拉扯乱的衣服,一脸正经的说,“我坐船去国外做生意,到了一个名叫东瀛的国家,他们那里穿的都这么变态,所以我也跟着买了一套。”

应伯爵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然后又看看花子虚的衣服,说,“变态,我喜欢。”

吴典恩拍拍自己的大腿,说,“花兄何时再去的话,记得帮我也带一身回来。”

常峙节伸手搭在花子虚的肩上,说,“还有我的。”

谢希大笑着说,“花兄不如多带一点回来,开一个东瀛变态店得了。”

西门庆赞同的点了点头,说,“这主意不错,有无限光明的前途。”

花子虚沉吟了片刻,说,“看趋势发展吧,总之,各位肯定每人都有一套。”来源:嘻嘻哈哈

希望本文爆笑《西门归来》完本连载五能帮到你。

 
爆笑《西门归来》完本连载五,与您分享西门庆离奇搞笑的情色故事! 李娇儿佩服的竖了竖大拇指,说,“官人好博学啊。” 李娇儿的溢美之词刚刚讲完,月娘便嘲讽的乐了,问,“把盆子放在一万米与把铜钱放在眼前能一样吗?” 尽管这话可能是出于月娘对科学的热爱,但这是古代啊,讲究伦理纲常,女子无才便是德,为这个惹老公不开心,实在是不应该啊。 西门庆咬牙切齿的瞪她一眼,下决心从今天起便冷落了她,转念又一想,她的话虽然不中听,却也算是为我好,矛盾中便不知如何抉择了。 时光一直都如斯夫,所谓是白驹过隙、如梭如电,转眼之间,两天的工夫便过去了。 在这两天中,应伯爵已经把收足的银两派小厮送了过来,西门庆盘算了一下,用于办酒席玩闹只多不少,暗想一年多办上几次倒是一笔不错的收入。 这个西门大官人,奸啊,遗传了他父亲的优良传统,无时无刻不算计别人,也算为将来和金莲的事情做足了铺垫。 这天刚一睁开眼睛,西门庆便记起了是什么日子,正是他们兄弟十人约定结拜的日子。太阳早已经爬起来了,暖洋洋的透过窗子照进来,在天地之间留下了一道倾斜的尘埃轨迹,如同手电筒照射在拥有萤火虫的夏夜。 当晚睡在他身边的是李娇儿,这会儿还猫咪似的眯着眼睛,弓着身子侧躺在一旁,西门庆柔情的吻了吻她,起床穿衣洗脸刷牙了。 早饭复杂的简单吃过之后,西门庆吩咐小厮去叫花二爷过来,两人说好的结伴一起去玉皇庙,他已经提前通知过了,所以很快的时间花二爷便过来了。 话说他们两人骑马去了玉皇庙,应伯爵、谢希大一行人已经等候多时,见他们奔驰而来,个个面露解脱之色,心里暗自埋怨,没有一次不迟到的。 祝实念伸手指着他们,说,“大哥飞着就来了。” 应伯爵挤到最前面去,笑说,“大年,你当他是鸟啊。” 一句话惹的大伙全都开心的笑了,十人片刻之间便聚到了一起,肯定又少不了一阵寒喧,不过这次的主角变成了新人花子虚。无论是人是物还是事,新的总是比较受欢迎的,这是千万不变的人性,喜新厌旧、对未知保持好奇。 花子虚长的是什么样子的呢?运用你的想象力,听我慢慢把具体道来。他戴了一顶紧头帽子,花花绿绿的布料捆绑着,往下是露手臂的宽松t恤,和露大腿的宽松短裤,颜色同样的五光十色,一眼望上去就特别嘻嘻哈哈。经典语录网 除去西门庆外的八兄弟对他的造型都非常感兴趣,大惊小怪的问他从哪里买的,为何看起来如此变态。 花子虚整了整被拉扯乱的衣服,一脸正经的说,“我坐船去国外做生意,到了一个名叫东瀛的国家,他们那里穿的都这么变态,所以我也跟着买了一套。” 应伯爵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然后又看看花子虚的衣服,说,“变态,我喜欢。” 吴典恩拍拍自己的大腿,说,“花兄何时再去的话,记得帮我也带一身回来。” 常峙节伸手搭在花子虚的肩上,说,“还有我的。” 谢希大笑着说,“花兄不如多带一点回来,开一个东瀛变态店得了。” 西门庆赞同的点了点头,说,“这主意不错,有无限光明的前途。” 花子虚沉吟了片刻,说,“看趋势发展吧,总之,各位肯定每人都有一套。”来源:嘻嘻哈哈 希望本文爆笑《西门归来》完本连载五能帮到你。
󰈣󰈤
 
 
 
>>返回首页<<
 
 热帖排行
 
 
 
静静地坐在废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无际,忽然觉得,凄凉也很美
©2005- 王朝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