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减肥减出商机

2010-07-29 11:15:04  编辑来源:互联网  宽屏版  评论

短短几十年时间,中国完成了从饥馑向甘肥的转变,最终达到了经济繁荣的真正巅峰:中国人开始减肥了。如今,全球减肥行业的美国领军企业慧俪轻体(Weight Watchers)正试图从中大赚一笔。

从减肥茶到绿豆,减肥产品的销售额急剧上升;健身馆以闪电般的速度开了又关;而中医院则表示,希望通过针灸和拔罐帮助自己减肥的患者不断增多。

欧睿(Euromonitor)的数据显示,2008年中国减肥产品销售额增长了10%,达到60亿元人民币(合8.85亿美元),该机构预测,这一市场未来5年的年增长速度将达到6%。

慧俪轻体认为自己找到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减肥方法。该公司与法国食品集团达能(Danone)成立了合资企业,最近在“谈胖色变”的上海开设了四家门店。

但只消看一眼慧俪轻体在中国的会员聚会就能明白:在美国玉米地带行之有效的减肥模式,无法照搬到亚洲。中国的减肥者根本就不够胖。

这并不是说,中国的肥胖问题不严重:2008年的一项研究表明,中国是成年人变胖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仅次于墨西哥。中国约四分之一的人口超重或肥胖。

但来到慧俪轻体位于上海正大广场地下门店的多数人,很难称得上丰满。最近一次30多人的会员聚会上,只有一个人有明显的双下巴和小肚子。

新近加入的一名会员身着黑色紧身牛仔裤,而西方普通减肥者为了能穿上这样的裤子,什么都愿意。

慧俪轻体表示,公司超过半数的客户在开始减肥前就已经拥有了健康的身体质量指数(body mass index),但公司不会帮助会员变得体重过轻。

“在中国,年轻女孩把体重看作是一个大问题,尽管她们看上去很苗条,”慧俪轻体的教练Jackie Mao表示。29岁的Sophia Sun就是这样一位会员。她身材娇小苗条,但却说:“我不认为苗条就足够好。我也不想变得骨感,只是要比以前再苗条一点点。每只毛毛虫都梦想着能破茧成蝶。”

18岁的“Milk”Pan也有一个梦想:“我希望大家都叫我美女”——而不是她高中体育老师对她的昵称“胖胖”。她说自己什么办法都试过:减肥药、针灸、减肥腰带和节食,但只有慧俪轻体的棒点计划有效。慧俪轻体给每种食物都赋予一定的棒点,同时给每位减肥者设置每日的棒点预算。

“这太令人惊奇了,我什么都可以吃,” Sui Sui Yu表示,她是一名教师。这也反映出慧俪轻体的减肥哲学:减肥者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同时仍然能减肥——只要他们吃的不过量。

慧俪轻体首席执行官大卫•克希霍夫(David Kirchoff)表示,在中国经营减肥业务与法国没什么两样,这两个国家的胖人在其他国家人看来仍属于苗条一类。他在中国面临的最大障碍,是创建一个营养资料库,为数量众多且种类繁杂的本土菜肴赋予棒点,这其中包括他们很不熟悉的宫保鸡丁、夫妻肺片等菜肴。

克希霍夫表示,中国的“餐桌文化”加大了事情的难度。中国人在餐厅往往是一起点菜,点得多是尊重的表示——这使得减肥者的日子很难过。

许多慧俪轻体的客户都是和父母住在一起,因此都是妈妈或奶奶做饭。要想让经历过大饥荒的一代人将脂肪和肉视为寇仇,可能并非易事。

《肥胖中国:日益增大的腰围正如何改变一个国家》(Fat China: How Expanding Waistlines are Changing a Nation)一书的作者保罗•弗伦奇(Paul French)表示,许多中国人面临着选择:通过(越来越受流行的)吸脂手术快速减肥;在健身房里独自慢慢减肥;或者,在慧俪轻体这样的团队里慢慢减肥,在这里,“肥友”的支持是成功减肥必不可少的要素。

他或许应该再加上第四个选择:通过向腹部插电针或拔火罐这些传统的减肥疗法,缓慢而痛苦地减肥。

对于一想到13亿减肥者就垂涎三尺的外国瘦身公司来说,这些办法都能帮它们赚到钱。

译者/何黎

  短短几十年时间,中国完成了从饥馑向甘肥的转变,最终达到了经济繁荣的真正巅峰:中国人开始减肥了。如今,全球减肥行业的美国领军企业慧俪轻体(Weight Watchers)正试图从中大赚一笔。   从减肥茶到绿豆,减肥产品的销售额急剧上升;健身馆以闪电般的速度开了又关;而中医院则表示,希望通过针灸和拔罐帮助自己减肥的患者不断增多。   欧睿(Euromonitor)的数据显示,2008年中国减肥产品销售额增长了10%,达到60亿元人民币(合8.85亿美元),该机构预测,这一市场未来5年的年增长速度将达到6%。   慧俪轻体认为自己找到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减肥方法。该公司与法国食品集团达能(Danone)成立了合资企业,最近在“谈胖色变”的上海开设了四家门店。   但只消看一眼慧俪轻体在中国的会员聚会就能明白:在美国玉米地带行之有效的减肥模式,无法照搬到亚洲。中国的减肥者根本就不够胖。   这并不是说,中国的肥胖问题不严重:2008年的一项研究表明,中国是成年人变胖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仅次于墨西哥。中国约四分之一的人口超重或肥胖。   但来到慧俪轻体位于上海正大广场地下门店的多数人,很难称得上丰满。最近一次30多人的会员聚会上,只有一个人有明显的双下巴和小肚子。   新近加入的一名会员身着黑色紧身牛仔裤,而西方普通减肥者为了能穿上这样的裤子,什么都愿意。   慧俪轻体表示,公司超过半数的客户在开始减肥前就已经拥有了健康的身体质量指数(body mass index),但公司不会帮助会员变得体重过轻。   “在中国,年轻女孩把体重看作是一个大问题,尽管她们看上去很苗条,”慧俪轻体的教练Jackie Mao表示。29岁的Sophia Sun就是这样一位会员。她身材娇小苗条,但却说:“我不认为苗条就足够好。我也不想变得骨感,只是要比以前再苗条一点点。每只毛毛虫都梦想着能破茧成蝶。”   18岁的“Milk”Pan也有一个梦想:“我希望大家都叫我美女”——而不是她高中体育老师对她的昵称“胖胖”。她说自己什么办法都试过:减肥药、针灸、减肥腰带和节食,但只有慧俪轻体的棒点计划有效。慧俪轻体给每种食物都赋予一定的棒点,同时给每位减肥者设置每日的棒点预算。   “这太令人惊奇了,我什么都可以吃,” Sui Sui Yu表示,她是一名教师。这也反映出慧俪轻体的减肥哲学:减肥者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同时仍然能减肥——只要他们吃的不过量。   慧俪轻体首席执行官大卫•克希霍夫(David Kirchoff)表示,在中国经营减肥业务与法国没什么两样,这两个国家的胖人在其他国家人看来仍属于苗条一类。他在中国面临的最大障碍,是创建一个营养资料库,为数量众多且种类繁杂的本土菜肴赋予棒点,这其中包括他们很不熟悉的宫保鸡丁、夫妻肺片等菜肴。   克希霍夫表示,中国的“餐桌文化”加大了事情的难度。中国人在餐厅往往是一起点菜,点得多是尊重的表示——这使得减肥者的日子很难过。   许多慧俪轻体的客户都是和父母住在一起,因此都是妈妈或奶奶做饭。要想让经历过大饥荒的一代人将脂肪和肉视为寇仇,可能并非易事。   《肥胖中国:日益增大的腰围正如何改变一个国家》(Fat China: How Expanding Waistlines are Changing a Nation)一书的作者保罗•弗伦奇(Paul French)表示,许多中国人面临着选择:通过(越来越受流行的)吸脂手术快速减肥;在健身房里独自慢慢减肥;或者,在慧俪轻体这样的团队里慢慢减肥,在这里,“肥友”的支持是成功减肥必不可少的要素。   他或许应该再加上第四个选择:通过向腹部插电针或拔火罐这些传统的减肥疗法,缓慢而痛苦地减肥。   对于一想到13亿减肥者就垂涎三尺的外国瘦身公司来说,这些办法都能帮它们赚到钱。   译者/何黎
󰈣󰈤
 
 
 
>>返回首页<<
 
 
 转载本文
 UBB代码 HTML代码
复制到剪贴板...
 
 热帖排行
 
 
王朝网络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关注本站公众号wangchaonetcn
 
 
静静地坐在废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无际,忽然觉得,凄凉也很美
©2005- 王朝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