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转战陕北

来源:互联网  宽屏版  评论
2009-11-08 01:25:26

撤 离 延 安

1947年春,蒋军向解放区的全面进攻,被迫改为向山东、延安重点进攻。毛主席坚定而英明的方针是:“必须用坚决战斗精神,保卫和发展陕甘宁边区和西北解放区,而此项目的是完全能够实现的。”中央的目的是要以较小的兵力吸引和歼灭敌军大量主力部队。为了鼓舞全国解放战争胜利,中央和*总部留在陕甘宁边区,继续指导全国解放战争;同时直接指挥西北人民解放战争,滞留胡宗南部于西北,粉碎蒋介石的阴谋。

胡宗南进攻延安时,敌军24万左右,我军2.5万余人。胡部是蒋嫡系,经过长期整训补充,部队比较充实,装备也是头等的,有一定的战斗力。1947年3月初,胡宗南以5个旅进攻我陇东庆阳、合水地域。我三五八旅、新四旅、警备一旅约1.2万人,西华池序战没有打好,伤亡1200人左右,从陇东撤到富县集结,准备直接参加保卫延安。这时,胡匪主力也正在向洛川、宜川集结,准备向延安进攻。我赶到富县,向部队同志讲了全国各解放区战争形势很好;保卫延安,保卫毛主席、党中央,保卫陕甘宁边区的意义重大。大家听到保卫毛主席,劲头很大。我到防卫延安的主要阵地南泥湾检查教导旅设防情况。听了罗元发同志的介绍,就是子弹太少,平均每枪枪不到10发。同他商量了部署,认真研究能防御几天,他们说5天,我说,尽可能阻击,给敌以杀伤,但不死守,争取防守一星期。以后证明,也守了7天。如果有充分的-,当然还可能延长守备时间。以后,我仍回到富县。

3月12日回到延安,向毛主席报告了上述情况。当时贺龙同志在晋绥,不在延安。我向毛主席说,在贺未来延安前,陕北几个旅,是否由我暂时指挥。毛主席说:“很好!”同意了我的意见。以后中央又任命习仲勋同志为西北野战军-委员,我为司令员,贺龙同志为军区司令员兼管后方。我组织了一个小司令部,全部人员五六十人。西北局召集了群众大会,动员保卫延安、保卫边区,对敌人坚壁清野、封锁消息;号召拥护人民-,打倒蒋介石,消灭胡宗南匪军。

3月17日,毛主席已由枣园搬来王家坪住。毛主席对我说,这次撤退延安时,要把房屋打扫得干干净净,家具一点也不要破坏。18日黄昏,主席离开延安,我们悄悄地送到飞机场。敌进迫离城约7里处,也即教导旅的最后掩护阵地。主席经飞机场、桥儿沟、拐峁向青化砭前进时,沿途都可听到延河南岸敌之枪声。在主席离开王家坪后,我即到西北局、联防司令部、杨家岭等地检查,房屋都按照主席吩咐打扫得还干净,家具也摆好了。约9时许,我回到了王家坪,同前方部队首长都通了话,规定了撤退路线,告诉了意图和撤退时间,特别要三五八旅大摇大摆地向安塞以北撤退,诱敌向安塞进攻,主力埋伏于延安东北之青化砭地区。

我军撤出延安是最有秩序的,这也证明毛泽东思想教育下的人民军队是何等镇静,我等可佩啊!

我率小司令部从王家坪东面一条小路爬上山,向青化砭前进。

敌从南泥湾、甘泉进到延安大概用了7天,3月19日进占延安。

青化砭、羊马河、蟠龙战斗

我军到了预伏圈的第二天、第三天还不见敌军到,有些同志就有些着急。3月25日,胡宗南之整编二十七师的三十一旅,以1个团控制于拐峁,旅部率1个团进入我预伏圈内,约战1小时余,即全歼该敌,缴获了近30万发子弹,抓了3000名俘虏,活捉了其旅长。这是胡宗南进攻延安的第一批礼物,虽然不多,但当时我军-奇缺,人员补充也甚困难,实在是太需要了。

毛主席于4月15日给了西北野战军作战方针,就是:采取“蘑菇”战术拖疲敌人,逐渐削弱它,各个消灭它。这是总的意图。我们如何执行毛主席的战略方针呢,这就必须了解敌人的方针,根据敌我双方方针,定出自己的切实可行的战斗计划。

我们取得青化砭序战胜利后,将主力隐蔽集结于青化砭西北,观察敌军进攻动向。胡宗南发现我在青化砭地区,即以主力3个旅从延安经拐峁从南向北进攻(而不是由安塞向东),一路向延长、延川、清涧进攻扑了空,一路向瓦窑堡、永坪、蟠龙又扑了空。这时胡宗南已发现我主力在青化砭西北地区,他又不由清涧、瓦窑堡、蟠龙向西分路进攻,而将主力集结蟠龙、青化砭,由南向北进攻;在瓦窑堡、清涧各以一部兵力守据点。从这些行动中,判明胡宗南的企图是要把我军赶到黄河以东,而没有歼灭我军的信心。以此定下了西北野战军的作战方针,其特点就是要求每战必胜,粮食、-、被服、人员的补充,主要取之于敌人。

当敌人开始行动时,我军已转移到瓦窑堡以西偏北地区集结。敌人扑空后,又回头控制一三五旅于瓦窑堡。这时我军又转移至青化砭西北、安塞以东地区。敌防我向西南发展,把永坪、蟠龙、瓦窑堡各部向延安地区及其以北集结;又怕瓦窑堡之一三五旅孤立,故派2个旅由青化砭北进接出该旅。在判明敌之企图后,我以主力埋伏于瓦窑堡以南5里以外至羊马河大道两侧,以精干小部队坚决抗击北援敌于羊马河以南(羊马河离瓦窑堡15里)。4月14日,待南撤之一三五旅进入我夹击阵地时,不到2小时,全歼该敌,其代旅长被俘。

胡宗南发现我主力后,集结7个旅分3路向瓦窑堡齐头并进。企图压我退绥德、米脂线。我以小部队节节向后抗退,将主力乘夜转移隐蔽集结于蟠龙、永坪、瓦窑堡、清涧之间,每旅抽出1个连摆在敌北进道上阻击,将敌诱至无定河、绥德、米脂线。我主力争取了4天时间休息。敌到绥德、米脂线,我即向蟠龙发起进攻(蟠龙是敌一个重要补给点)。5月2日开始,4日晚攻克。消灭一六七旅约6000人,俘旅长李昆岗;缴获夏季-4万套,面粉1万余袋,子弹百万余发,医药品无数。解决了我军当时严重困难的粮食、衣服、医药问题。等第四天胡宗南部回到蟠龙,兵站基地已一无所有,变为一座空堡。

三战连捷,我军集结安塞地区整训近月,开了庆祝大会。

由防御转入进攻

从3月19日敌占延安起,在1月余的时间里,打了3仗,消灭5个团、3个旅直属队。主席指示要“磨”得他十分疲劳,现在还只磨得他七八分疲劳,一仗还不能顺利地消灭敌2个旅。把打和磨、磨和打灵活地结合起来,整垮胡宗南的信心是大大增加了。

引诱胡军由南向北进:胡宗南准备六七个旅由延安向安塞及其以北大举进攻。我主力军两天前即已离开安塞地区,从下寺湾、甘泉之间出环县、曲子。王震部进攻合水,遇马继援部,未能取得胜利。围攻环县、曲子县,消灭马鸿宾部2个多团。胡宗南害怕我军出西兰公路,星夜集结主力于西峰镇、庆阳,由南向北进攻,抽调延安主力南援。待胡宗南向环县进攻时,我已休息半月了,即出盐池、定边、安边、靖边,恢复三边,马鸿逵部退宁夏。胡宗南部约八九个整编旅尾随追击。我军第一次围攻榆林打援,因敌靠紧未打好,即撤至榆林城东南70里、米脂以北60里。胡部又尾追之。我撤至沙家店以北,摆开阵势,8月20日伏击整编三十六师,消灭2个旅,俘一二三旅旅长。至此,胡宗南号称20万大军进占延安,半年中,被歼灭和拖垮近半数。敌二十九军军长刘戡率5个旅退守绥德,廖昂师守清涧、延长、延川。

为了威胁敌人后方,命王震率二纵队出南泥湾、宜川、洛川、韩城以南。这时,胡宗南令刘戡退守洛川,五兵团裴昌会总指挥率2个旅守延安,廖昂师守清涧原防未动。我主力从绥德上游渡过无定河,控制清涧、绥德公路。绥德敌南撤时,我军出延安、甘泉及其以南,将绥德之敌引回延安。我军主力适时从绥德下游偷偷渡过无定河,从清涧以东侧黄河南进,突然袭占延长、延川,将七十六师二十四旅2个团和师直属队围攻于清涧。1947年10月11日,该部被我歼灭,廖昂被俘。

陕北气候寒冷,部队经过半年多的紧张战斗,本应集结清涧、延川地区进行休整,不要再去打榆林了。当时为顾虑中央安全,第二次去进攻榆林,结果围攻竟月未下。且12月冬临,故停止进攻。

1947年,西北战场同全国各解放区战场一样,是取得伟大胜利的一年,在毛主席亲自指挥下,由防御转入进攻了。

新式整军

我在西北战场上取得了一条宝贵的经验,是“新式整军”。

1947年12月中,撤围榆林,进行整训。一纵队三五八旅战士中有一名四川人,是俘虏来的。深夜,一个人在野地,写着他母亲的神位,哭诉他母亲是怎样惨死的,仇恨国民党和当地的恶霸地主,他参加了人民-,要如何为母亲报仇。一位连指导员悄悄在旁听着,他也有类似的苦难,结果他们拥抱相诉相哭。我们抓住这件事,开了诉苦大会,把它当作运动来开展。我军新老战士、干部,多数都有一本不同程度的血泪史,过去各不联系,不能成为同仇敌忾的阶级感情。诉苦大会普遍开展后,大会小会又紧密结合,一个人的痛苦,就变为大家的痛苦,大家的痛苦也就是每个人的痛苦。很自然地提高了阶级觉悟,凝结为阶级仇恨。大家认识到,只有打倒国民党政府,消灭其军队,建立人民政府,分田地,才能解放自己,消灭剥削阶级。又进一步查阶级,查出了一些国民党特务隐藏在人民-中,在坦白从宽的政策感召下,说出了他们的罪恶阴谋,这就进一步提高了指战员的阶级觉悟和革命警惕。查工作、查斗志,都问一个“为什么?”有的工作好,有的勇敢。有的表现不好,不勇敢,多数是由于阶级觉悟不高,也有的是由于缺乏经验。认真加以分析,进行评比,然后转到练兵。“官教兵,兵教官,兵教兵”,真正作到了官兵互教。

对于干部的任命,采取民主推选,组织批准的办法。推选的条件是:阶级觉悟,长处短处,指挥能力。推选和被推选者,指挥员和战斗员一起,进行反反复复的评比。这是一次普遍的-思想教育和业务教育,加强了上下级和官兵之间的团结。事实证明:被推选出来的干部,绝大多数是好的;上级机关原先内定的某些人,有些是不好的,而且还有坏人。经过这次运动之后,群众纪律好了,上下级之间、军民之间关系好了,这是群众自己教育自己。

这种诉苦的形式是很好的,红军和抗日时期,都没有找到这种形式。要是早找到这种形式,对争取俘虏兵加入红军,扩大红军的成绩,要快、要大得多。毛主席把这种作法推广到全军,并誉为“新式整军运动”。

从瓦子街战役到攻克兰州

1948年1月中旬,一、三、四纵队约3.2万人,集结于甘谷驿、南泥湾、临真镇,二纵队1.2万人集结于韩城以东。西北野战军总计有四万四五千人,经过新式整军后,士气异常旺盛。

当时敌军的布置是:2个旅困守延安孤城,3个旅守洛川,中部、宜川各有1个旅驻守,共7个旅。我军当时最大困难是没有粮食。前进无后方接济,后退更无办法,非打宜川无其他更合适的办法;而围攻宜川打援有八成把握,敌如不援即可打开宜川。我们决定突然包围宜川打援。胡宗南令中部、洛川4个旅来援,加上宜川1个旅,共5个旅,每旅平均不超过6000人,这样敌军共约3万人。

2月28日已布置就绪。28日晚大雪,打了一次电话问一纵的情况,他们说:“雪下得越大越好。”3月1日,在瓦子街干干净净全部歼灭援军4个旅。3日晚攻克宜川,守敌1个旅全歼。此役消灭敌人5个旅共3万人,击毙敌军长刘戡、师长严明等人。1947年3月我们一次只能消灭敌1个旅,过了1年,一次就能消灭5个旅,这个变化多么大啊!

1949年经过一次扶眉战役,消灭胡宗南4个军,解放了宝鸡。8月25日解放了兰州,9月5日解放了西宁。9月,西北人民解放战争基本结束。

*本文节选自《彭德怀自述》第十三章《解放战争》。

彭德怀自述

 
撤 离 延 安 1947年春,蒋军向解放区的全面进攻,被迫改为向山东、延安重点进攻。毛主席坚定而英明的方针是:“必须用坚决战斗精神,保卫和发展陕甘宁边区和西北解放区,而此项目的是完全能够实现的。”中央的目的是要以较小的兵力吸引和歼灭敌军大量主力部队。为了鼓舞全国解放战争胜利,中央和*总部留在陕甘宁边区,继续指导全国解放战争;同时直接指挥西北人民解放战争,滞留胡宗南部于西北,粉碎蒋介石的阴谋。 胡宗南进攻延安时,敌军24万左右,我军2.5万余人。胡部是蒋嫡系,经过长期整训补充,部队比较充实,装备也是头等的,有一定的战斗力。1947年3月初,胡宗南以5个旅进攻我陇东庆阳、合水地域。我三五八旅、新四旅、警备一旅约1.2万人,西华池序战没有打好,伤亡1200人左右,从陇东撤到富县集结,准备直接参加保卫延安。这时,胡匪主力也正在向洛川、宜川集结,准备向延安进攻。我赶到富县,向部队同志讲了全国各解放区战争形势很好;保卫延安,保卫毛主席、党中央,保卫陕甘宁边区的意义重大。大家听到保卫毛主席,劲头很大。我到防卫延安的主要阵地南泥湾检查教导旅设防情况。听了罗元发同志的介绍,就是子弹太少,平均每枪枪不到10发。同他商量了部署,认真研究能防御几天,他们说5天,我说,尽可能阻击,给敌以杀伤,但不死守,争取防守一星期。以后证明,也守了7天。如果有充分的-,当然还可能延长守备时间。以后,我仍回到富县。 3月12日回到延安,向毛主席报告了上述情况。当时贺龙同志在晋绥,不在延安。我向毛主席说,在贺未来延安前,陕北几个旅,是否由我暂时指挥。毛主席说:“很好!”同意了我的意见。以后中央又任命习仲勋同志为西北野战军-委员,我为司令员,贺龙同志为军区司令员兼管后方。我组织了一个小司令部,全部人员五六十人。西北局召集了群众大会,动员保卫延安、保卫边区,对敌人坚壁清野、封锁消息;号召拥护人民-,打倒蒋介石,消灭胡宗南匪军。 3月17日,毛主席已由枣园搬来王家坪住。毛主席对我说,这次撤退延安时,要把房屋打扫得干干净净,家具一点也不要破坏。18日黄昏,主席离开延安,我们悄悄地送到飞机场。敌进迫离城约7里处,也即教导旅的最后掩护阵地。主席经飞机场、桥儿沟、拐峁向青化砭前进时,沿途都可听到延河南岸敌之枪声。在主席离开王家坪后,我即到西北局、联防司令部、杨家岭等地检查,房屋都按照主席吩咐打扫得还干净,家具也摆好了。约9时许,我回到了王家坪,同前方部队首长都通了话,规定了撤退路线,告诉了意图和撤退时间,特别要三五八旅大摇大摆地向安塞以北撤退,诱敌向安塞进攻,主力埋伏于延安东北之青化砭地区。 我军撤出延安是最有秩序的,这也证明毛泽东思想教育下的人民军队是何等镇静,我等可佩啊! 我率小司令部从王家坪东面一条小路爬上山,向青化砭前进。 敌从南泥湾、甘泉进到延安大概用了7天,3月19日进占延安。 青化砭、羊马河、蟠龙战斗 我军到了预伏圈的第二天、第三天还不见敌军到,有些同志就有些着急。3月25日,胡宗南之整编二十七师的三十一旅,以1个团控制于拐峁,旅部率1个团进入我预伏圈内,约战1小时余,即全歼该敌,缴获了近30万发子弹,抓了3000名俘虏,活捉了其旅长。这是胡宗南进攻延安的第一批礼物,虽然不多,但当时我军-奇缺,人员补充也甚困难,实在是太需要了。 毛主席于4月15日给了西北野战军作战方针,就是:采取“蘑菇”战术拖疲敌人,逐渐削弱它,各个消灭它。这是总的意图。我们如何执行毛主席的战略方针呢,这就必须了解敌人的方针,根据敌我双方方针,定出自己的切实可行的战斗计划。 我们取得青化砭序战胜利后,将主力隐蔽集结于青化砭西北,观察敌军进攻动向。胡宗南发现我在青化砭地区,即以主力3个旅从延安经拐峁从南向北进攻(而不是由安塞向东),一路向延长、延川、清涧进攻扑了空,一路向瓦窑堡、永坪、蟠龙又扑了空。这时胡宗南已发现我主力在青化砭西北地区,他又不由清涧、瓦窑堡、蟠龙向西分路进攻,而将主力集结蟠龙、青化砭,由南向北进攻;在瓦窑堡、清涧各以一部兵力守据点。从这些行动中,判明胡宗南的企图是要把我军赶到黄河以东,而没有歼灭我军的信心。以此定下了西北野战军的作战方针,其特点就是要求每战必胜,粮食、-、被服、人员的补充,主要取之于敌人。 当敌人开始行动时,我军已转移到瓦窑堡以西偏北地区集结。敌人扑空后,又回头控制一三五旅于瓦窑堡。这时我军又转移至青化砭西北、安塞以东地区。敌防我向西南发展,把永坪、蟠龙、瓦窑堡各部向延安地区及其以北集结;又怕瓦窑堡之一三五旅孤立,故派2个旅由青化砭北进接出该旅。在判明敌之企图后,我以主力埋伏于瓦窑堡以南5里以外至羊马河大道两侧,以精干小部队坚决抗击北援敌于羊马河以南(羊马河离瓦窑堡15里)。4月14日,待南撤之一三五旅进入我夹击阵地时,不到2小时,全歼该敌,其代旅长被俘。 胡宗南发现我主力后,集结7个旅分3路向瓦窑堡齐头并进。企图压我退绥德、米脂线。我以小部队节节向后抗退,将主力乘夜转移隐蔽集结于蟠龙、永坪、瓦窑堡、清涧之间,每旅抽出1个连摆在敌北进道上阻击,将敌诱至无定河、绥德、米脂线。我主力争取了4天时间休息。敌到绥德、米脂线,我即向蟠龙发起进攻(蟠龙是敌一个重要补给点)。5月2日开始,4日晚攻克。消灭一六七旅约6000人,俘旅长李昆岗;缴获夏季-4万套,面粉1万余袋,子弹百万余发,医药品无数。解决了我军当时严重困难的粮食、衣服、医药问题。等第四天胡宗南部回到蟠龙,兵站基地已一无所有,变为一座空堡。 三战连捷,我军集结安塞地区整训近月,开了庆祝大会。 由防御转入进攻 从3月19日敌占延安起,在1月余的时间里,打了3仗,消灭5个团、3个旅直属队。主席指示要“磨”得他十分疲劳,现在还只磨得他七八分疲劳,一仗还不能顺利地消灭敌2个旅。把打和磨、磨和打灵活地结合起来,整垮胡宗南的信心是大大增加了。 引诱胡军由南向北进:胡宗南准备六七个旅由延安向安塞及其以北大举进攻。我主力军两天前即已离开安塞地区,从下寺湾、甘泉之间出环县、曲子。王震部进攻合水,遇马继援部,未能取得胜利。围攻环县、曲子县,消灭马鸿宾部2个多团。胡宗南害怕我军出西兰公路,星夜集结主力于西峰镇、庆阳,由南向北进攻,抽调延安主力南援。待胡宗南向环县进攻时,我已休息半月了,即出盐池、定边、安边、靖边,恢复三边,马鸿逵部退宁夏。胡宗南部约八九个整编旅尾随追击。我军第一次围攻榆林打援,因敌靠紧未打好,即撤至榆林城东南70里、米脂以北60里。胡部又尾追之。我撤至沙家店以北,摆开阵势,8月20日伏击整编三十六师,消灭2个旅,俘一二三旅旅长。至此,胡宗南号称20万大军进占延安,半年中,被歼灭和拖垮近半数。敌二十九军军长刘戡率5个旅退守绥德,廖昂师守清涧、延长、延川。 为了威胁敌人后方,命王震率二纵队出南泥湾、宜川、洛川、韩城以南。这时,胡宗南令刘戡退守洛川,五兵团裴昌会总指挥率2个旅守延安,廖昂师守清涧原防未动。我主力从绥德上游渡过无定河,控制清涧、绥德公路。绥德敌南撤时,我军出延安、甘泉及其以南,将绥德之敌引回延安。我军主力适时从绥德下游偷偷渡过无定河,从清涧以东侧黄河南进,突然袭占延长、延川,将七十六师二十四旅2个团和师直属队围攻于清涧。1947年10月11日,该部被我歼灭,廖昂被俘。 陕北气候寒冷,部队经过半年多的紧张战斗,本应集结清涧、延川地区进行休整,不要再去打榆林了。当时为顾虑中央安全,第二次去进攻榆林,结果围攻竟月未下。且12月冬临,故停止进攻。 1947年,西北战场同全国各解放区战场一样,是取得伟大胜利的一年,在毛主席亲自指挥下,由防御转入进攻了。 新式整军 我在西北战场上取得了一条宝贵的经验,是“新式整军”。 1947年12月中,撤围榆林,进行整训。一纵队三五八旅战士中有一名四川人,是俘虏来的。深夜,一个人在野地,写着他母亲的神位,哭诉他母亲是怎样惨死的,仇恨国民党和当地的恶霸地主,他参加了人民-,要如何为母亲报仇。一位连指导员悄悄在旁听着,他也有类似的苦难,结果他们拥抱相诉相哭。我们抓住这件事,开了诉苦大会,把它当作运动来开展。我军新老战士、干部,多数都有一本不同程度的血泪史,过去各不联系,不能成为同仇敌忾的阶级感情。诉苦大会普遍开展后,大会小会又紧密结合,一个人的痛苦,就变为大家的痛苦,大家的痛苦也就是每个人的痛苦。很自然地提高了阶级觉悟,凝结为阶级仇恨。大家认识到,只有打倒国民党政府,消灭其军队,建立人民政府,分田地,才能解放自己,消灭剥削阶级。又进一步查阶级,查出了一些国民党特务隐藏在人民-中,在坦白从宽的政策感召下,说出了他们的罪恶阴谋,这就进一步提高了指战员的阶级觉悟和革命警惕。查工作、查斗志,都问一个“为什么?”有的工作好,有的勇敢。有的表现不好,不勇敢,多数是由于阶级觉悟不高,也有的是由于缺乏经验。认真加以分析,进行评比,然后转到练兵。“官教兵,兵教官,兵教兵”,真正作到了官兵互教。 对于干部的任命,采取民主推选,组织批准的办法。推选的条件是:阶级觉悟,长处短处,指挥能力。推选和被推选者,指挥员和战斗员一起,进行反反复复的评比。这是一次普遍的-思想教育和业务教育,加强了上下级和官兵之间的团结。事实证明:被推选出来的干部,绝大多数是好的;上级机关原先内定的某些人,有些是不好的,而且还有坏人。经过这次运动之后,群众纪律好了,上下级之间、军民之间关系好了,这是群众自己教育自己。 这种诉苦的形式是很好的,红军和抗日时期,都没有找到这种形式。要是早找到这种形式,对争取俘虏兵加入红军,扩大红军的成绩,要快、要大得多。毛主席把这种作法推广到全军,并誉为“新式整军运动”。 从瓦子街战役到攻克兰州 1948年1月中旬,一、三、四纵队约3.2万人,集结于甘谷驿、南泥湾、临真镇,二纵队1.2万人集结于韩城以东。西北野战军总计有四万四五千人,经过新式整军后,士气异常旺盛。 当时敌军的布置是:2个旅困守延安孤城,3个旅守洛川,中部、宜川各有1个旅驻守,共7个旅。我军当时最大困难是没有粮食。前进无后方接济,后退更无办法,非打宜川无其他更合适的办法;而围攻宜川打援有八成把握,敌如不援即可打开宜川。我们决定突然包围宜川打援。胡宗南令中部、洛川4个旅来援,加上宜川1个旅,共5个旅,每旅平均不超过6000人,这样敌军共约3万人。 2月28日已布置就绪。28日晚大雪,打了一次电话问一纵的情况,他们说:“雪下得越大越好。”3月1日,在瓦子街干干净净全部歼灭援军4个旅。3日晚攻克宜川,守敌1个旅全歼。此役消灭敌人5个旅共3万人,击毙敌军长刘戡、师长严明等人。1947年3月我们一次只能消灭敌1个旅,过了1年,一次就能消灭5个旅,这个变化多么大啊! 1949年经过一次扶眉战役,消灭胡宗南4个军,解放了宝鸡。8月25日解放了兰州,9月5日解放了西宁。9月,西北人民解放战争基本结束。 *本文节选自《彭德怀自述》第十三章《解放战争》。 彭德怀自述
󰈣󰈤
 
 
 
>>返回首页<<
 
 热帖排行
 
 
 
静静地坐在废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无际,忽然觉得,凄凉也很美
©2005- 王朝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