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一位资深策划深刻体会如何和客户谈恋爱

来源:互联网  宽屏版  评论
2016-08-30 06:24:11

其实我是一个特别不喜欢谈恋爱的人,这一点我爸超乎想象的特别能理解我,我们常常一起八卦我表哥表姐不幸的婚姻,然后他就会用一副异常平淡的眼神看着我,对我说“我不担心你,你比他们都看得透些”。就像小时候我找他拿钱用,他说,我不得满足你随时要钱用的想法,免得养成你大手大脚的习惯。我说,你点都不懂我,你就是要给我钱用,等我用伤了,我斗不得用钱了。那个时候他第一次透露出这种异常平淡的眼神。

所以现在我那么习惯存钱。

因为从小时候起,这就是我的性格。

小时候拍纸画, 一开始绝对往死里沉迷,第一次玩的当天晚上我爸说我一直说梦话,一直很大声地喊“我赢老!我赢老!”,三天之后打心底的觉得“好无聊啊,反反复复这样拍拍拍,不知道何时是个头”。然后就再也不拍了。其他游戏或者玩具也是这样一个情形。

不过这样倒养成了我的一个优点,就是,绝对不会玩物丧志。

赚钱了就开始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一开始绝对往死里沉迷,不管做什么都像是吃了迷药一样,想尽办法都要去做。泡吧、唱K、健身、打麻将、旅游……几次之后打心底的觉得“好无聊啊,反反复复这样耍耍耍,不知道何时是个头”。然后就再也不想这么耍了。

不过这样倒又养成了我的一个优点,就是,会觉得,人生在世,一定要什么都得尝试一下。

所以到谈恋爱的时候,一开始还是挺往死里沉迷,三次以后就觉得“好无聊啊,反反复复认识、恋爱、分手,不知何时是个头”。

然后就特别希望能有个人能一辈子在一起。

不过这次我不是真的要讲我谈恋爱的事情,

毕竟我不是一个有故事的男同学。

是因为今天下午和老板一起去跟客户喝咖啡。在接近有四个月没有和客户面对面进行营销策略沟通之后,再一次面对客户,又让我深刻的体会了“谈客户就像谈恋爱”这句话。而对于策划来说,这种恋爱通常是不好谈的。

以前我在微博上发过一段话:

水性杨花长不过随遇而安,随遇而安长不过两情相悦,两情相悦长不过各取所需,各取所需长不过无欲无求,无欲无求长不过驾轻就熟。你的爱情能有多长?

水性杨花的人和你恋爱可以很快成立,不过他会在短时间内又和另外一个人恋爱。

驾轻就熟的人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把你们的恋爱驾轻就熟,但你们在一起的时间也自然最久。

每一个行业和自己的客户都像谈恋爱。

但,

销售对客户是水性杨花的方式,

设计对客户是两情相悦的方式,

策划对客户就是驾轻就熟的方式。

所以下午那一场相亲似的咖啡,就一直是,我在告诉做销售的客户“我想多了解你的精神世界”,他一直在心里想说“你的脸不好看”。我像个瞎子,他像个哑巴。各自一直在表达各自的,然后旁边的设计像个聋子,一直在说“你们俩沟通得这么热络,肯定都找对人了!”然后我因为是瞎子,所以只好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想说“你才是他的Mr.right,正好一个哑巴,一个聋子,管我啥子事?”

策划真的是一个很艰难的行业,他不像销售一样全靠一张嘴巴,就像拿甜言蜜语换异性的豆腐吃,也不能像设计一样拿得出来具体的东西,就像拿礼物去打动异性。只是美和丑要因人而异。策划的工作内容就全是意识和精神层面的东西,就像谈恋爱全靠神交,联得通就超脱了,联不通就什么鬼,怪只怪人类无法像阿凡达一样,辫子连着辫子就能达到精神上的高潮。

所以策划和客户谈恋爱,特别伤神。在要投入特别大的心思的同时还要投入特别长的时间,要彼此深入了解之后还能觉得合拍,再慢慢建立起对彼此的信任,才能在往后的合作上变得轻松。

所幸事后,同样是做策划的老板,发表了跟我一样的感慨,深感策划的思维方式只有策划能懂,然后唾弃了那个做销售的客户。

瞬间我就有了一种,突然有了铠甲,并且没有软肋的感觉。

能有一个懂自己的老板是多么开心,不过我还是辞职了,因为我已经厌倦了做一个乙方,反反复复和甲方认识、恋爱、分手,不知何时是个头。

在辞职的时候,这个懂我的老板对我说“我一直有这个预感,不过你提出来,还是让我很触动。很难得我们的三观那么合拍。”

听着这话真的是挺感动的,三观合拍多么不容易,谈个恋爱都不一定能三观合拍,就像彼此还相爱,但是又明白彼此不同路的感觉,真心相互祝福彼此越来越好。

不过我不是不再做策划了。我还是坚持选择了做策划。因为我从小的那种怪性格还给我带来了一个优点,就是,为了不反反复复做同一件事情,只好一直创新。

恰恰只有做策划才能满足我这个心理需求。

然后就像我懒得反反复复谈恋爱,只想有个人能一辈子在一起一样。这次终于不用跟甲方谈恋爱了。

但跟我合作过的甲方朋友们,我还是爱你们的。

毕竟真爱过,才会累。

 
其实我是一个特别不喜欢谈恋爱的人,这一点我爸超乎想象的特别能理解我,我们常常一起八卦我表哥表姐不幸的婚姻,然后他就会用一副异常平淡的眼神看着我,对我说“我不担心你,你比他们都看得透些”。就像小时候我找他拿钱用,他说,我不得满足你随时要钱用的想法,免得养成你大手大脚的习惯。我说,你点都不懂我,你就是要给我钱用,等我用伤了,我斗不得用钱了。那个时候他第一次透露出这种异常平淡的眼神。 所以现在我那么习惯存钱。 因为从小时候起,这就是我的性格。 小时候拍纸画, 一开始绝对往死里沉迷,第一次玩的当天晚上我爸说我一直说梦话,一直很大声地喊“我赢老!我赢老!”,三天之后打心底的觉得“好无聊啊,反反复复这样拍拍拍,不知道何时是个头”。然后就再也不拍了。其他游戏或者玩具也是这样一个情形。 不过这样倒养成了我的一个优点,就是,绝对不会玩物丧志。 赚钱了就开始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一开始绝对往死里沉迷,不管做什么都像是吃了迷药一样,想尽办法都要去做。泡吧、唱K、健身、打麻将、旅游……几次之后打心底的觉得“好无聊啊,反反复复这样耍耍耍,不知道何时是个头”。然后就再也不想这么耍了。 不过这样倒又养成了我的一个优点,就是,会觉得,人生在世,一定要什么都得尝试一下。 所以到谈恋爱的时候,一开始还是挺往死里沉迷,三次以后就觉得“好无聊啊,反反复复认识、恋爱、分手,不知何时是个头”。 然后就特别希望能有个人能一辈子在一起。 不过这次我不是真的要讲我谈恋爱的事情, 毕竟我不是一个有故事的男同学。 是因为今天下午和老板一起去跟客户喝咖啡。在接近有四个月没有和客户面对面进行营销策略沟通之后,再一次面对客户,又让我深刻的体会了“谈客户就像谈恋爱”这句话。而对于策划来说,这种恋爱通常是不好谈的。 以前我在微博上发过一段话: 水性杨花长不过随遇而安,随遇而安长不过两情相悦,两情相悦长不过各取所需,各取所需长不过无欲无求,无欲无求长不过驾轻就熟。你的爱情能有多长? 水性杨花的人和你恋爱可以很快成立,不过他会在短时间内又和另外一个人恋爱。 驾轻就熟的人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把你们的恋爱驾轻就熟,但你们在一起的时间也自然最久。 每一个行业和自己的客户都像谈恋爱。 但, 销售对客户是水性杨花的方式, 设计对客户是两情相悦的方式, 策划对客户就是驾轻就熟的方式。 所以下午那一场相亲似的咖啡,就一直是,我在告诉做销售的客户“我想多了解你的精神世界”,他一直在心里想说“你的脸不好看”。我像个瞎子,他像个哑巴。各自一直在表达各自的,然后旁边的设计像个聋子,一直在说“你们俩沟通得这么热络,肯定都找对人了!”然后我因为是瞎子,所以只好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想说“你才是他的Mr.right,正好一个哑巴,一个聋子,管我啥子事?” 策划真的是一个很艰难的行业,他不像销售一样全靠一张嘴巴,就像拿甜言蜜语换异性的豆腐吃,也不能像设计一样拿得出来具体的东西,就像拿礼物去打动异性。只是美和丑要因人而异。策划的工作内容就全是意识和精神层面的东西,就像谈恋爱全靠神交,联得通就超脱了,联不通就什么鬼,怪只怪人类无法像阿凡达一样,辫子连着辫子就能达到精神上的高潮。 所以策划和客户谈恋爱,特别伤神。在要投入特别大的心思的同时还要投入特别长的时间,要彼此深入了解之后还能觉得合拍,再慢慢建立起对彼此的信任,才能在往后的合作上变得轻松。 所幸事后,同样是做策划的老板,发表了跟我一样的感慨,深感策划的思维方式只有策划能懂,然后唾弃了那个做销售的客户。 瞬间我就有了一种,突然有了铠甲,并且没有软肋的感觉。 能有一个懂自己的老板是多么开心,不过我还是辞职了,因为我已经厌倦了做一个乙方,反反复复和甲方认识、恋爱、分手,不知何时是个头。 在辞职的时候,这个懂我的老板对我说“我一直有这个预感,不过你提出来,还是让我很触动。很难得我们的三观那么合拍。” 听着这话真的是挺感动的,三观合拍多么不容易,谈个恋爱都不一定能三观合拍,就像彼此还相爱,但是又明白彼此不同路的感觉,真心相互祝福彼此越来越好。 不过我不是不再做策划了。我还是坚持选择了做策划。因为我从小的那种怪性格还给我带来了一个优点,就是,为了不反反复复做同一件事情,只好一直创新。 恰恰只有做策划才能满足我这个心理需求。 然后就像我懒得反反复复谈恋爱,只想有个人能一辈子在一起一样。这次终于不用跟甲方谈恋爱了。 但跟我合作过的甲方朋友们,我还是爱你们的。 毕竟真爱过,才会累。
󰈣󰈤
 
 
 
>>返回首页<<
 
 热帖排行
 
 
 
静静地坐在废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无际,忽然觉得,凄凉也很美
©2005- 王朝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