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天国凤凰第1部》分集剧情简介第1-20全集大结局内容介绍

来源:互联网  宽屏版  评论
2013-05-18 21:06:44

泰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剧情分集介绍:第1集剧情

王子明拉君正式迎娶娜拉达,两人坐车来到宫殿门口的时候,许多民众早已等待多时。明拉君带着娜拉达走进宫殿中,正想进行婚礼的时候,一伙持枪士兵攻击了宫殿。在混乱的枪战中,娜拉达被明拉君的防卫带走,随后驱车逃出宫殿来到了露天场所。待娜拉达一下车,来接应的扎克又将娜拉达带到了另一个地方。

事后娜拉达回到了家中,每天打电话试图联系明拉君,可是心上人再也没有任何消息。

娜拉达的妈妈见女儿如此痴情于明拉君,恼怒中劝说女儿另嫁他人。娜拉达却终相信明拉君一定会联系到自己。

不久之后娜拉达诞下一名女婴,在她的手臂上绑了镶有金凤凰徽章的钱包。这是JaoMing_lah,她的爱人,离开前给她的最后一样东西。娜拉达只知道他是一个独立国家的王子。因为某些政治原因,他不能告诉她太多,担心会为她和孩子带来危险。Wit下令绑架了孩子并丢弃了,娜拉达心碎,被送回和Anuwat结婚。Wit把孩子放在Bounchuay(乞丐)的身边,Bounchuay被孩子哭醒。

他发现孩子紧挨着他用来乞讨的椰子壳。Bounchuay请YaiNim来照顾孩子。因为孩子的钱包使他为她起名为“HongFah"。然而YaiNim总是叫她Gala,最后,大家都这么叫她。大家都认为她的母亲是个妓女所以丢弃了她。HongFah这相信了。每次被YaiNim打的时候,她都会跑去妓院找妈妈。Pikul,妓院老板可怜她,把她视如己出。

Pikul的怀抱给了HongFah温暖,她从未瞧不起她。HongFah和Ngoh(YaiNim的孙女)一起长大,Ngoh喜欢偷,但HongFah拒绝这么做,所以YaiNim总打她。要是Bounchuay没有钱支付YaiNim的照看费,就让HongFah去乞讨。很多时候都是Manop给的,寺庙的男童,同情HongFah并觉得她很亲。

一天,椰子壳过生日,从家中拿着一些食物分发给路人。正好马诺也从椰子壳的家门露过,椰子壳一见马诺便热情的招呼对方过来吃食物。马诺说了一些生日祝福的话之后离去。待马诺一走,椰子壳的外婆凶神恶煞的出现在当场,指责椰子壳浪费家里的粮食胡乱送人。随后椰子壳被赶出家中,无所事事中发现父亲被警察事走之后,椰子壳来到一家餐厅做临时工洗碗,却在洗碗过程打破了几只碗。负责人一见椰子壳打碎了碗,当场怒火冲天教训起椰子壳来,一旁的一个女士见状赶紧过来保护椰子壳。

泰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剧情分集介绍:第2集剧情

椰子壳在做临时工的过程中不小心打碎了几只碗,一旁的负责人见状对椰子壳恶语相向。危紧关头中派蔻手下的一位小姐挺身而出救下了椰子壳。负责人欺软怕硬不敢再对椰子壳动粗,暗地里悄悄想把椰子壳父亲留下的椰子壳拿走,椰子壳在一旁看得真切,当即冲过去从负责人手中抢回了椰子壳。

事后椰子壳在小姐的陪同下回到了义妈派蔻的住处。派蔻语重心长叮嘱椰子壳日后做临时工要小心一些,随后椰子壳急切地向派蔻求助去警局救回老爸。派蔻想了一想表示得把马诺叫过来一起去警察局。马诺文化高,知道如何跟警察周旋。

一行人来到了警察局,负责看管椰子壳父亲的警察对众人表示,要判椰子壳的父亲服役。椰子壳一听当场急得不知如何是好。派蔻则向警察表示自己有钱,愿意赎回椰子壳的父亲。无奈警察立场坚决,始终不同意派蔻出钱赎回椰子壳的父亲。椰子壳的父亲见事情已成定局。从身上拿出了一包贴身符。这个贴身符是椰子壳当年母亲留下的。

椰子壳回到家中之后,诺拉在外婆面前扇风点火说椰子壳的坏话。外婆见椰子壳连日以来一分钱没挣到。当场恼怒万分,安排椰子壳去马路上卖花。

马诺准备去学校考试。在路上忽然遇到了诺拉。诺拉一见马诺,亲热的走上来跟马诺问寒问暖。二人说着话的时候来到了一条马路上,马诺看到远处的椰子壳正在来往的车流中挨个向汽车售花。

此时刚好绿灯亮了。汽车纷纷开动。椰子壳一个没注意被一辆轿车迎面撞上。马诺见状迅速奔跑过去扶起了昏迷中的椰子壳。车主从车上下来,态度蛮横的问马诺想要多少钱,马诺表示一分钱都不想要。车主见状正想回到车内离去,却被诺拉拦住,诺拉向车主索要了一笔钱之后才放走了车主。

随后另外一辆车开了过来,名叫瓦务的车主主动将马诺和椰子壳送到了医院中。

事后瓦务对椰子壳照顾倍至,这一切让马诺看得心中酸酸的,马诺暗中联系了一个职业拳师,准备打拳击赚钱替椰子壳不医药费给瓦务。

新一届选美比赛开始,诺拉跃跃欲试表示一定要成为冠军。负责裁判的阿奴瓦则依然陷于二个爱人无限止的争风吃醋中。

泰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剧情分集介绍:第3集剧情

HongFah向Manop告别,把凤凰钱包送给了他并嘱托不要丢掉,那是她的出生证明。

Nadtlada看见HongFah愿意和她走很开心,Anuwat却使诡计半路扔下了HongFah,HongFah以为是Nadtlada改变了心意很受伤。Nadtlada和丈夫大吵,她的婚姻生活如同地狱,Anuwat知道她无法忘记旧爱。Anuwat的情妇又在一边使坏,Nadtlada却不能和他离婚,因为她们家需要Anuwat的经济帮助。HongFah满无目的的游荡沿路用椰子壳乞讨。

被Aree老师收留,后又被Chada和Nadtlada遇到,Nadtlada想要带她回家,HongFah大喊她不守承诺,无计可施之下,又Chada带着HongFah住,但还是被Anuwat发现,大怒。他拒绝收留HongFah。HongFah出落的亭亭玉立,Chada对她很好经常带她出席不同的社交活动。

Chada想帮她改名,Fah说自己还有一个名字叫“HongFah",并说去名字的起源,Chada和Nadtlada顿时明白,HongFah是她们的血脉,但Nadtlada什么也不能说,HongFah还在怪她,而真相又牵连着她的过去。Nogh羡慕她并找到了更快捷的享受方式成为Anuwat的情妇,Ratchaneewipa(前任情妇)生气去找Nadtlada告状,但她不在乎因为她从未爱过她的丈夫。

Chatchawan带着儿子从英国回来,Wayu,长去拜访Chada。Wayu喜欢HongFah。他替Anuwat工作被派去和PringPilai见面,Ratchaneewipa的侄女。PringPilai喜欢Wayu所以总找HongFah的麻烦。Ming-Lah和完成警察学业的Manop遇上,并看到凤凰钱包,他希望能一见钱包的主人,但拒绝说出原因。Ratchaneewipa和PringPilai长欺负HongFah还动手打她,Anuwat要Nadtlada教训HongFah,Nadtlada含泪动手,那晚,她坦诚是HongFah的母亲,但HongFah说除非她曾经是妓女,她才会相信。Manop邀请HongFah做客,并在那见到了Ming-lah,Ming-lah偷偷落泪,为了HongFah的安全没有坦诚身份。Ngoh总想和HongFah比,但Anuwat不给她钱,她搬去Anuwat家还欺负Nadtlada,HongFah试图保护自己的母亲,因此成为了Ngoh的敌人。Wayu要父亲去为他向HongFah提亲,引起了Ratchaneewipa姨侄两的不满,在订婚当日,她们请记者去暴光HongFah不堪的出身让Wayu的父亲很尴尬,HongFah离开了会场。Nadtlada承认了HongFah是自己的女儿,她的生父是位不能透露姓名的皇室成员。Anuwat以HongFah的性命要挟Nadtlada说出她生父的名字,Anuwat要Wit去杀了Ming-Lah,但Wit决绝,他一直爱恋着Nadtlada不能做伤她心的事,Anuwat朝Wit开了枪。被Ngoh无意听到,她要Anuwat离婚并娶她。

Ngoh假装和HongFah和好,Wayu来找HongFah但Fah对他没有感觉,她一直喜欢的都是Manop。Manop带HongFah去拜访Ming-Lah,HongFah因为喜欢Manop所以答应了,Ngoh跟踪还朝Ming-lah开枪,打中的却是HongFah。

泰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剧情分集介绍:第4集剧情

因为一次意外事故,诺拉被关进了警察局。椰子壳担忧诺拉的安危,遂向马诺求助,在外婆与马诺等人的协助下,一行人终于从警察局里面接走了诺拉。

诺拉在椰子壳的陪同下来到派蔻的住处,忽然向椰子壳大发雷霆,声称自己之所以被抓,全部都是椰子壳的原因。派蔻见状打抱不平的为椰子壳说话,面对说话老练的派蔻,诺拉词穷理亏却是死活不承认是自己的过错。

事后椰子壳在诺拉的扇风点火之下被外婆赶出了家,椰子壳拿着一些衣物请求外婆不要赶走自己,一家人的吵闹声音把附近的邻居吸引了过为,邻居们知道椰子壳的可怜身世,于是纷纷劝说椰子壳的外婆不要赶走椰子壳。此时诺拉也觉得没必要赶走椰子壳,因为外婆从小将椰子壳养到大,已经花去了不少钱,这样把人家赶走就太不划算了。在诺拉的劝说下,椰子壳的外婆终于准许椰子壳回家居住。

一天椰子壳在洗碗,瓦务来看望椰子壳,恰好马诺同时来到。马诺一见瓦务也在,心中很不是滋味,随后便借口有事离开了椰子壳。

瓦务带着椰子壳四处游玩,开车的过程中,瓦务大胆地向椰子壳表白,面对突如其来的爱情告白,椰子壳表示无法接受。瓦务则没有心灰意冷,依然邀请椰子壳去一家高级酒店吃饭。

来到高级酒店坐下之后,椰子壳感觉浑身不自在,看看周围穿着高档的人再看看自己,椰子壳遂问瓦务有自己这样一个穷酸的朋友不觉得丢脸吗,瓦务则表示交朋友不是从衣着看人的,二人说话的时候微塔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见瓦务跟椰子壳在一起,微塔显得惊讶万分。

深夜,瓦务开车送椰子壳回家,马诺悄悄隐藏在一边,等到椰子壳从身边经过的时候,马诺冲上前抱住椰子壳便亲吻起来,椰子壳反抗着挣脱马诺的亲吻,质问对方为何如此无礼,马诺则深情款款表示不能失去椰子壳。

椰子壳回到家中,外婆与诺拉迅速检查瓦务买给椰子壳的新衣服,诺拉认为椰子壳能得到这些新衣服,一定是卖身了。随后她又跟外婆一起搜椰子壳的身,检查椰子壳身上有没有钱,搜索无果之后,外婆给椰子壳下达最后通牒:必须在一天内找到工作挣钱。

娜拉达与微塔向来不和,一日用餐二人发生了强烈的争吵,在餐桌上,娜拉达不悄一顾地向微塔表示,如果不是自己网开一面的话,微塔早就被阿奴瓦甩掉了。与微塔争吵过后娜拉达回到了房间,恰好阿奴瓦跟了进来,当场就想亲吻娜拉达,却被娜拉达推开。阿奴瓦极为不悦,声称一定要杀掉娜拉达思念的人。

泰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剧情分集介绍:第5集剧情

微塔一只对娜拉达怀恨在心,左思右想之下,决定安排一个叫索非的女下人去照顾娜拉达,借此每天24小时监督对方。索非开始的时候还不知道主要叫自己去哪里工作,当场哭天抹泪的表示不愿意离开主人,直到微塔给出二千元的高薪之后,索非乐得当场接受了主人的安排。

微塔带着索非来找阿奴瓦,正好阿奴瓦在跟娜拉达谈话,微塔便把来意说了出来,表示要安排一个下人照顾娜拉达,阿奴瓦不知道微塔的真实意图,当场同意了微塔的安排。

在外婆和诺拉的逼迫下,椰子壳拿着一只空灌子找工作,来到以前打破碗的地方,负责人一见又是椰子壳,当场表示不会让椰子壳工作,不得已之下,椰子壳只得漫无目的四处游走。此时诺拉一路跟随着椰子壳,监督椰子壳的动向,面对紧跟自己的诺拉,椰子壳表示自己一定会找到工作的。

椰子壳来到了一个市场里面,忽然看见远处驶来一辆车,从车上走出来的一个老妇人曾跟椰子壳有过一面之缘。正好负责保护老妇人的卫特也出现在了市场里面,卫特之前跟椰子壳有一些误会,此时忽然在市场中见到椰子壳不由怒从中起,恰好马诺也来到了市场内,便给卫特发生了争执。

唯恐天下不乱的诺拉趁机诬陷椰子壳是小偷,要求卫特将其绳子以法。危急关头中,娜拉达出现,一见椰子壳娜拉达倍感亲切,将卫特唤走之后,娜拉达当面质问椰子壳小小年纪为何不读书,反而走入歪道做小偷。由于被诺拉逼迫,椰子壳表示自己是走投无路才做小偷。娜拉达并未责怪椰子壳,透露了想收养椰子壳的打算。

事情传到椰子壳外婆耳中,外婆与诺拉当场欢喜不已。二人商量好了一定要从娜拉达手中得到一笔钱才肯放走椰子壳。

娜拉达回到家中把收养椰子壳的事情告诉给了阿奴瓦,阿奴瓦却不怎么支持娜拉达的行为。

娜拉达来到母亲住处向母亲说起收养椰子壳的事情,透露自己一见到椰子壳就有亲切感,母亲完全支持女儿的做法。

过了几天娜拉达来椰子壳家中领人,外婆与诺拉见钱眼开,得到了娜拉达递过来的十万元之后,二人无情地将椰子壳出卖给了娜拉达。

椰子壳坐上轿车离去之后,马诺骑着自行车一路紧追,最后因为体力不支只得停车远远看着轿车离去。

泰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剧情分集介绍:第6集剧情

卫特开车接受娜拉达等人,在路上卫特接到了阿奴瓦打来的电话,阿奴瓦在电话中叮嘱卫特无论如何想办法甩掉椰子壳,卫特接完电话计上心来,拉开车门劝说娜拉达吃药,一旁的椰子壳闻言信以为真,主动下车去旁边的商店买药。

卫特待椰子壳离去之后,不顾娜拉达的呼喊扔下椰子壳开车离去,椰子壳买好药回来一见车子走了,只得向前奔跑大声呼喊,无奈汽车早就越走越远。

椰子壳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正好马诺骑着自行车追了过来,马诺心问清事情经过之后,心知椰子壳独自一人回家肯定会受到诺拉外婆的打骂,于是主动载着椰子壳一同回家。瓦务来看望椰子壳,发现椰子壳不在家,于是便向诺拉外婆告辞离去。

朋财虽然被看管起来接受服役,但是心中始终牵挂椰子壳。一次趁着帮人推车的时候,朋财悄悄藏到了车后。开车的人没开出多远便发出了朋财,一伙人正想把朋财带回看守所的时候,朋财在挣扎中忽然被一辆汽车撞倒。

马诺陪着椰子壳来看守所看望父亲。一问之下方知父亲被车撞伤。二人急急忙忙来医院看望朋财,幸好伤势没有大妨。

事后马诺带领椰子壳回家,诺拉发现椰子壳又回来了,心中极为不悦,再加上马诺声称椰子9度网壳是自己的女友,诺拉愈发增强对椰子壳的嫉恨。

刚刚来到家门口,瓦务正准备回家,一见椰子壳来了当场追问对方去了何处,同时伸出手关切的抓住椰子壳。这一切被一旁的马诺看在眼里,恼怒中马诺拉起椰子壳的手就往家走。

回到家中马诺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给诺拉的外婆听,外婆却是死活不相信马诺的话,认为椰子壳合伙跟马诺欺骗她。

娜拉达回到住处,心知整件事情是阿奴瓦安排的,待阿奴瓦出现想跟娜拉达说话,娜拉达却是气恨不已的扔下阿奴瓦回到自己的房中大哭起来。这一切被微塔安排在娜拉达的女下人索非听到,索非悄悄打了一个电话将娜拉达哭泣的事情告诉给了主人。

经过一番思考,又加上阿奴瓦不让自己领养椰子壳,娜拉达决定出国寻找昔日的心上人明拉君。娜拉达将这件事情跟母亲一说之后,母亲心知女儿依然对原来的爱人念念不忘,只得同意下来。

泰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剧情分集介绍:第7集剧情

椰子壳被外婆打骂之后,又一闪离家出走。马诺急忙四处寻找椰子壳,在寻找过程中与娜拉达相遇。娜拉达问清情况之后搭载马诺一起寻找椰子壳。

一路上,马诺将椰子壳的真实身份跟娜拉达说了一遍,娜拉达这才知道椰子壳是一个被人扔弃的孤儿。二人说话间忽然看到了在路边的椰子壳,娜拉达迅速停下车,马诺下车之后直奔见到椰子壳的地方,娜拉达随后跟了过来,二人一番寻找却没有发现椰子壳。

一日,微塔又来找阿奴瓦,见阿奴瓦心情比较好,微塔主动亲吻阿奴瓦。这一切被从外面回来的娜拉达看了个一清二楚,娜拉达却装着没有看见一样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中。面对露出关怀状的女下人,娜拉达笑着表示自己压根没把刚才看到的事情放在心上。

娜拉达始终惦记椰子壳的去向,一日又因为这件事情跟阿奴瓦大吵了一顿。女下人索非见状又偷偷打了一个电话给微塔,把二人争吵的事情告诉给了微塔。微塔挂掉电话之后,叮嘱萍雷不要走自己的老路,一定要把瓦务追到手。

一天深夜椰子壳来到一处夜宵摊点讨钱,旁边几个瞎子和聋子见状大声喝斥椰子壳离开他们的地盘。椰子壳这才发现眼前那几个可怜吧吧的残击人并非真的残击,而是装出来的。

椰子壳无所事事之中在街上乱走,险些被一辆车撞到。不知不觉中,椰子壳来到了一家餐厅寻找临时工做。

这家餐厅正是娜拉达等人吃饭的地方。微塔再次跟娜拉达发生了争执。在争执过程中,卫特终于忍无可忍当场教训起微塔来,一行人来到一安静的房子中,正好发现了椰子壳。椰子壳一见娜拉达便质问对方为何要扔下自己坐车离去,娜拉达却不知如何解释才好。此时瓦务见椰子壳的心情不是很好,于是想劝慰椰子壳,椰子壳却当场甩开瓦务的手离开了酒店。

趁着阿奴瓦不在家的时候,微塔伙同索非拿到娜拉达的椰子壳,当着娜拉达的面将椰子壳投来掷去,娜拉达见心爱的东西被二人拿来把玩,焦急中只得请求二人把椰子壳放还给自己。一旁的女下人见状拿来一把菜刀,声称微塔再不把椰子壳还给娜拉达就要砍人。微塔只得把椰子壳还给了娜拉达。

回家路上,微塔表示一定要跟娜拉达斗争到底。

泰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剧情分集介绍:第8集剧情

椰子壳来到一家临时酒楼工作,在工作中,椰子壳与莉莉老师说了一些知心话,认为自己没必要再跟以前的人相见,至于自己爱的人,自己也搞不懂对方到底爱不爱自己。

娜拉达终于如愿以偿找到了椰子壳,面对娜拉达的热情,椰子壳表现冷淡。虽然如此,椰子壳最后还是愿意让娜拉达带走自己。

瓦务依然在寻找椰子壳,瓦务的父亲见状便问瓦务找的女孩子是怎么样的,当得知椰子壳的身世之后,瓦务父亲当场表示反对儿子椰子壳这种背景的人来往。

一日,马诺在寺庙中跟大师谈话,一位高官忽然来到寺庙,透露想把马诺招入私人卫队的事情。马诺闻言问高官为何看上自己,高官透露以前曾经看过马诺打拳,另外高官不想找其它军人来保卫查达夫人,所以想来想去决定找一个名不见传的人保护查达夫人。

马诺同意了高官的邀请,事后回到家中做了一番收整,同时来到诺拉外婆家向诺拉告别,诺拉一听马诺要走,当场拉住马诺请求对方透露工作地点,以便日后有空探望。马诺却没有把自己去哪里工作的事情说出来,当场挣脱诺拉的纠缠离开了诺拉的家。

高官载着马诺向目的地行进,一路上,官高语重心长告诫马诺要好好工作,同时还要学会开车,不久之后马诺被带到了一个军官面前,高官将马诺送到军官身边,叮嘱马诺好好听从军官的安排。

娜拉达如愿以偿将椰子壳接到家中,娜拉达的母亲问椰子壳读了几年的书,椰子壳透露只读过初中,于是娜拉达的母亲跟女儿一商量,决定送椰子壳上高中以及大学。

随后娜拉达吩咐下人带椰子壳去洗澡,下人对椰子壳似呼充满了敌意,冷着面孔告诫椰子壳虽然身为主人的养女,但是以后为人做事不要乱来,不能做让主人伤心的事情,要有自知之明。

椰子壳面对下人的告诫点头答应,当场表示以后一定要好好听娜拉达的话。

过了几天女下人在娜拉达面前谈及椰子壳的表现,心中满是不快。总是认为椰子壳是在故意获取众人的同情心。

朋财终于服役完毕,从看守所一出来,朋财径直来到诺拉家,向诺拉的外婆打探椰子壳的去向,不料却被告知椰子壳早就走了。

电视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剧情分集介绍:第9集剧情

一日深夜,微塔又来找阿奴瓦,当着娜拉达家人的面,微塔故意对阿奴瓦撒娇。

最后阿奴瓦扔掉微塔,来到了娜拉达的房间约请对方吃宵夜。娜拉达却是冷言谢绝了阿奴瓦。

瓦务跟椰子壳走得很近,二人时常在一起玩耍,一日二人在餐厅中喝酒,正好被微塔看见,微塔一见椰子壳不由当场挖苦椰子壳是低等人士,在微塔的语气激将下,椰子壳气得离开了瓦务。瓦务想劝慰椰子壳,椰子壳却声称自己不配跟瓦务来往。二人说着说着起了争执,椰子壳撒腿走出酒店来到了一片僻静地区,此时瓦务也追了过来。二人说话间忽然从路边窜出一群持刀匪徒。匪徒们对椰子壳二人实施了抢劫,瓦务在抢劫中不幸被匪徒伤害,失血过多被紧急送进了医院中。

娜拉达获悉椰子壳出了事故之后,当即赶到了医院,此时瓦务的父亲也来到了医院,一见瓦务的父亲,娜拉达只得一个劲的赔不是。不久之后医生打开了手术室的房门,向在场的人透露瓦务没有性命危险,只是失血过多需要好好休养。

椰子壳心知瓦务是为了自己才受伤的,于是每天来医院照顾瓦务,微塔见状生怕椰子壳抢走瓦务,于是把萍蕾叫到医院,代替椰子壳的位置照顾瓦务。

马诺在接受残酷的军事训练,经过一天天的训练,马诺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战士。

某日马诺跟随上级来到一个朋友家做客,意外的发现椰子壳也在主人家中做事。马诺遂跟随椰子壳来到一个无人处,表示以后二人可以经常在一起了。

娜拉达每天都要检查一下自己的椰子壳在不在床上,某天检查完后,索非打了一个电话告诉给了微塔,微塔立即驱车来到娜拉达家中。来到娜拉达家中之后,微塔叮嘱萍蕾在客厅望风,自己则走进娜拉达的房间,趁着娜拉达不注意抢走了对方手中的椰子壳。

娜拉达一见心爱的东西被微塔抢走,急得当场就伸手过来抢夺,奈何微塔故意躲闪,就是不让娜拉达抢回椰子壳。二人在争执中摔到了床上。娜拉达将微塔压在身下,依然疯狂地抢夺自己的椰子壳。

楼上二人抢夺椰子壳的时候,娜拉达的母亲忽然来到了女儿家中。望风的萍蕾不认识娜拉达的母亲,遂问其找谁。直到娜拉达的母亲表明身份之后,萍蕾的神色立时变得无比慌张。娜拉达的母亲一见萍蕾面色不对,当场便起了疑心。

电视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分集剧情介绍:第10集剧情

抢夺娜拉达手中的椰子壳没在得逞之后,微塔不甘心的表示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椰子壳。

一日,微塔找到瓦务,假心假意地跟瓦务聊天,并且询问了一些关于椰子壳身世的事情,瓦务完全不知道微塔找自己谈话的意图,于是原原本本把椰子壳的身世说了出来,微塔听完之后心里有了底之后,打了一个电话将索非叫了出来。索非神神秘秘跳上微塔轿车时候,被卫特和萨母看得一清二楚。萨母当场就想追出去,卫特见状劝说萨母时机还不成熟。

朋财依然在寻找自己的女儿椰子壳,一日心情烦闷喝着酒在街上晃荡,一个警察见朋财无精打采的模样,遂劝说朋财不要再吊儿郎当渡日,以免日后再次服劳役。二人说话间诺拉与外婆出现,诺拉外婆一见朋财还有钱买酒,于是向其追要债款。

索非来到诺拉外婆的家,假装是想租房子的人,诺拉外婆见索非穿着一般,便不怎么想搭理索非。索非见状从身上掏出一些钱递给诺拉的外婆。诺拉外婆一见有钱立即笑逐颜开。

索非趁机向诺拉的外婆打听椰子壳的事情,一问之下才知道椰子壳的父亲是一个叫化老,母亲是一个妓女。

索非欢天喜地回到车上把事情经过告诉给了薇塔,薇塔闻言之后计划好了如何揭椰子壳的丑事。

一天晚上,阿奴瓦举行了一场盛大的露天酒会,在酒会上,薇塔当着众人的面揭露了椰子壳的真实生世,椰子壳被人当场拆穿身世,一时之间羞得无地自容,转身离开众人独自在一偏辟处哭泣。瓦务随后跟了过来,劝说椰子壳不要把薇塔说的话放在心上,椰子壳则表示自己是低层一族的人,不配跟瓦务这样高贵的人来往。微塔继续得理不绕人开始数落娜拉达,声称娜拉达领养的女儿太没教养了,在离去之时竟然撞倒微塔,因此微塔逼迫娜拉达把椰子壳叫回来,一定要当场向自己下跪道谦。

娜拉达不得之下,只得把椰子壳叫了回来,然后劝说椰子壳向微塔下跪道谦,怎奈椰子壳不愿意下跪,于是微塔又要求娜拉达当场扇椰子壳一耳光,娜拉达在微塔的逼迫下,只得举起颤抖的手狠狠扇了椰子壳一个耳光,椰子壳第一次遭到娜拉达扇耳光,当场悲伤万分捂着脸庞转身离去。

电视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分集介绍:第11集剧情

娜拉达当众扇了椰子壳一耳光,众目睽睽之下令椰子壳悲愤之极,随后椰子壳当众离去,马诺紧追出去。当马诺跑出露天酒会现场的时候,椰子壳已经不知去向。

紧跟而来的卫特一直就看马诺不顺眼,马诺亦对卫特没有好感。二人一时言语不和打斗起来,卫特虽然高出马诺一个头,却被马诺轻易击倒在地上。

娜拉达回到家中,劝慰椰子壳不要把酒会上的事情放在心上,自己之所以扇养女一巴掌,只是想跟微塔划清界限。椰子壳在娜拉达的安慰下渐渐解开了心结,母女俩重归于好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微塔带领萍蕾气势汹汹上门找娜拉达算账,要其好好管教自己的养女,不要再纠缠瓦务,娜拉达当场反讽微塔,表示自己无权管理养女跟别人来往,至于瓦务,对方是自愿来找椰子壳,而不是椰子壳纠缠瓦务。

微塔争执不过娜拉达,转而来到阿奴瓦的办公室。负责守门的卫特见状想阻拦微塔,最后还是让微塔闯进了阿奴瓦的办公室。由于职业原因,卫特也跟进了办公室,微塔一见卫特也进来,当场要求卫特出去。随后阿奴瓦便把卫特叫出了办公室。

微塔一见办公室只有自己跟阿奴瓦二人,便开始请求阿奴瓦想办法把椰子壳赶出娜拉达的9度网家,阿奴瓦本来也不喜欢椰子壳,于是答应了微塔的请求。

娜拉达的母亲对待椰子壳非常好,一天,阿奴瓦在娜拉达的母亲面前表示出了对椰子壳的不满,声称富贵家庭不能容下一个叫化女。娜拉达的母亲闻言向阿奴瓦表示,只要是自己女儿喜欢做的事情,自己就会义无反顾的支持女儿。

娜拉达的母亲带着椰子壳加入一个会员活动,入会的一些富贵老女人当场反对椰子壳的加入,理由是椰子壳的身世过于贫贱。娜拉达的母亲面对众人的反对,非便没有让步,反而揭众人的短处,惹得其中一名会员当场起身离去。

一天,马诺开车护送莉莉老师,路上忽然遇到了喝酒解闷的朋财。马诺一见朋财立即上前询问其生活状况。随后送走莉莉老师以后,马诺再次找到朋财,并且透露出了椰子壳的近况。朋财得知女儿的生活得到了改善,当场请求马诺不要透露自己的行踪,他不希望女儿再跟一个一贫如洗的叫化老父亲来往。

马诺受娜拉达母亲之托送了一盒项链给娜拉达,阿奴瓦回家之后夺走了项链,娜拉达便眼阿奴瓦大吵了一场,索非立即打电话把情况告诉给了微塔。

电视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分集介绍:第12集剧情

诺拉终于找到了马诺,在诺拉的纠缠下,马诺被逼无奈开车搭载对方兜风。一路上,诺拉不停地向马诺撒娇,并且询问马诺工作的地方,以便日后经常找马诺玩耍,马诺本来就不怎么喜欢诺拉,当场表示自己工作的地方外人是不能随意进入的。马诺驱车来到椰子壳的住处,恰好椰子壳在后院浇花,一见马诺与诺拉亲密的站在篱笆栅栏外面,椰子壳误认二人已经走到了一起。

深夜,阿奴瓦喝得大醉,微塔亲密的搀扶阿奴瓦回家,佣人索非见状便问阿奴瓦是将微塔领到客房过夜还是卧室过夜,微塔不等阿奴瓦说话,当场表示要跟阿奴瓦一起睡卧室。

正好娜拉达还没有入睡,微塔态度嚣张的爬上了娜拉达的床,娜拉达只得下床表示自己回娘家睡。阿奴瓦由于喝得大醉,丝毫没有阻止娜拉达回娘家。

娜拉达回到娘家,椰子壳穿着睡衣出来迎接,娜拉达表示希望跟椰子壳睡在一起,椰子壳神情有些不自然,不过最终还是答应了娜拉达的要求。

二人走进房间,娜拉达穿上睡衣之后,看到椰子壳坐在床上捧着一个椰子壳当宝贝一样爱护着。娜拉达见状便询问椰子壳以前的生活情况,椰子壳透露自己还有一个叫化老父亲,娜拉达表示可以把椰子壳的父亲接来一起居住。椰子壳摇头透露父亲性格倔强,不会愿意跟自己住在娜拉达的家中。娜拉达有感椰子壳的悲惨身世,再联想到自己当年被人带走的女儿,当场忍不住紧紧抱住了椰子壳。

娜拉达的母亲准备送椰子壳去英语学校读书。马诺负责接送,椰子壳由于之前看到马诺与诺拉在一起,所以当场表示不愿意让马诺接送,正好瓦务也在一边,椰子壳便让瓦务接送自己。

马诺心中极为不悦,一整天都在暗中跟踪椰子壳的去向。在瓦务的带领下,椰子壳来到了一家商店喝饮料,二人有说有笑间,微塔忽然领着侄女出现,当场与椰子壳发生了挣执,藏在一边的马诺见状拉起椰子壳的手就走,其间还狠狠教训了一顿瓦务。

阿奴瓦来到娜拉达的家,正好遇到椰子壳,阿奴瓦出言侮辱椰子壳之后,忽然强搂对方亲吻起来,正好娜拉达从房间走出来撞见了这一切。阿奴瓦见状赶紧解释,声称自己只是想试探一下娜拉达是否在意自己。

电视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分集介绍:第13集剧情

椰子壳打电话给马诺,在电话中透露想见自己的父亲一面,马诺则依然在生椰子壳的气,声称朋财不愿意见到椰子壳,然后便挂掉了电话。此时娜拉达走进洗手间,看到椰子壳在电话便明白了怎么回事。椰子壳由于见父亲无望,于是对娜拉达表示自己想回到原来的家。娜拉达当场反对椰子壳的决定,并且耐心地劝说椰子壳,不止有娜拉达一人关心她,事实上还有瓦务也在关心她。

椰子壳见娜拉达提到了瓦务,当场就对娜拉达表示自己只喜欢马诺,对于瓦务此人,压根没有一点感觉。

阿奴瓦至始至终都看不惯椰子壳这个来自于贫贱家庭的女孩,某天,阿奴瓦因为椰子壳的事情又跟娜拉达争吵了起来,在争吵过程中,阿奴瓦表示无法理解为何娜拉达如此看重椰子壳,自己一门心思放在娜拉达身上,结果换来的全是娜拉达的冷漠对待,接着阿奴瓦越吵越激动,忽然抱住娜拉达想强行亲吻对方,娜拉达挣脱阿奴瓦的搂抱之后,狠狠给了对方一个耳光。

阿奴瓦由于跟娜拉达大吵了一场,心情极为不悦,为了发泄心中的不快,阿奴瓦与一位年轻女郎相识,二人在约会过程中被薇塔撞到,面对老公出外偷人,薇塔气得当场指责年轻女郎的不是。不料年轻女郎不是一个善类,竟然毫不羞愧的挖苦薇塔已是昨日黄花,言外之意就是说薇塔已经老了。在二个女人的争吵中,阿奴瓦非便不劝解,反而开口数落薇塔的不是,并且表示自己这么多年以来最看重的女人除了自己的妈妈,接下来一个就是娜拉达了。说完话阿奴瓦扬长而去,薇塔不依不搔也跟了出去,扔下萍蕾与年轻女郎对峙。本来萍蕾想教训一下年轻女郎,奈何对方手中持有武器,萍蕾只得做罢离去。

当萍蕾得知娜拉达暗中摄合瓦务与椰子壳成婚的事情之后,又气又急之下险些失去理智,薇塔见状拉着萍蕾的手耐心劝说自己的侄女。正好娜拉达从屋外走进来,娜拉达完全不把薇塔三人放在眼里,当作没看到任何一个人一样径直往内屋走去,刚从薇塔三人身边走过,薇塔在娜拉达身后大声表示决定不让娜拉达的婚姻计划成功,另外她也会把阿奴瓦再次夺回来。

电视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分集介绍:第14集剧情

马诺领着娜拉达与椰子壳住进了一家假日酒店,马诺转身去停放汽车的时候,娜拉达忽然发现酒店墙壁张贴的一张画相,于是询问酒店服务员画中之人是谁,服务告诉娜拉达画中之人是卡斯塔亚新任国王。

几个人的谈话被一名男子看在眼里,这名男子找是明拉君的手下,明拉君得知娜拉达来到了卡斯塔亚,当场喜悦不已,随后叮嘱手下人密切注意娜拉达的动静。

娜拉达来到一家商店购买凤凰护身红包,却被商店的人告知凤凰产品由于前任国王下台,已经明令禁止对外出售。

娜拉塔不得已之下,转而去别处寻找凤凰产品,此时明拉君的手下人假扮成一位商店老板,在路上拦住娜拉塔,声称自己有商店有凤凰产品卖,娜拉达闻言便跟着店老板走去,警觉的马诺赶紧拦住娜拉达,娜拉达由于购买凤凰产品心切,当场喝令马诺不要阻拦自己,马诺不得已之下只得跟随娜拉达一同前往商店。

来到商店中,明拉君的手下来将凤凰产品展示给娜拉塔看,以此同时,明拉君暗暗藏在旁边打量着娜拉达,确认娜拉达就是自己十多年不见的爱人。

随后娜拉达离开商店,追杀明拉君的杀手驱车紧跟娜拉达的汽车,路上双方发生了枪战,明拉君的手下出现保护娜拉达离开,在激战中,娜拉达与椰子壳失散,椰子壳被带到了之前出售凤凰的商店中。因为椰子壳是娜拉达身边的人,明拉君便掏出一只随身携带的凤凰红包给手下人,叮嘱对方将物品送到椰子壳手中,再由椰子壳送到娜拉达手中,以此向娜拉达暗示自己还活着。

回到泰国之后,娜拉塔发现了椰子壳身上的凤凰红包,于是追问物品从何而来,椰子壳便将自己的身世说了出来,当年自己尚在襁袍中的时候,母亲在自己的手上系下了一只凤凰红包,从此形影不离伴身自己成长。娜拉达越听越发现椰子壳的遭遇跟自己当年的亲生女儿一模一样,当场便知道椰子壳就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待椰子壳一离去,娜拉达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门外的椰子壳毫不知情,忽然听到娜拉达在房中哭泣的声音,便敲门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娜拉达打开门之后,一把抱紧椰子壳,请求椰子壳一直陪伴自己,永远都不要离开自己。

电视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分集介绍:第15集剧情

阿奴瓦知道娜达拉出国旅游的真实目的是寻找旧爱,于是借着心中的不快对着微塔大发雷霆,微塔还从没过阿奴瓦如此怒气,回到家便失声痛哭起来。一旁的佣人索非见状便安慰女主人,不想因为语言不当反倒遭来女主人一顿训斥。诺拉终于得知马诺在什么地方工作,某天,诺拉径直来到娜拉达的住所,当着娜拉达妈妈的面数落椰子壳的不是,萨母虽然也不喜欢椰子壳,但也一样不喜欢诺拉。正当她打算驱赶诺拉的时候,马诺忽然来到了娜拉达的家。

诺拉一见到马诺,故意表现出亲热的举止,以此向旁人证明她是马诺的女朋友。

阿奴瓦一直对娜拉达出国的事情狄狄于怀,某天,阿奴瓦来到娜拉达的房间当场指责对方出国寻找旧爱。二人争执的时候,马诺闻讯闯入娜拉达的家中,一旁的卫特见状拦住马诺,并且对其拳脚相加,碍于是公众场合,马诺只得忍受卫特的拳脚没有还手。直至娜拉达的母亲训斥卫特随意在自己家中打人的时候,卫特才停了手。

马诺一见卫特停手,迅速上楼冲进了娜拉达的房间,恰好阿奴瓦正强行搂抱娜拉达欲行不轨,马诺见状迅速拉开二人,并且将娜拉达带出了房间,阿奴瓦见好事被人破坏,气不打一处来,挥拳就像教训马诺,怎奈马诺身手了得,阿奴瓦反倒被马诺好好教训了一顿。

阿奴瓦在保镖卫特的护送下驱车离去,汽车离开娜拉达家之前,阿奴瓦恶恨恨地盯着马诺,扬言绝对不会放过马诺。

由于看到马诺与诺拉亲密的举动,椰子壳心中一直闷闷不乐,此时娜拉达一行人准备吃饭,提起依然站在屋外的诺拉,娜拉达提议邀请诺拉一同入屋吃饭。随后萨母走到屋外极不情愿将主人的邀请告知给诺拉,诺拉一听开心无比,此时马诺从屋中走出来,拉着诺拉就想劝说对方回家,无奈诺拉已经铁定心肠一定要在娜拉达家中吃饭,马诺不得已之下只得放诺拉入内。

摆好饭菜之后,马诺心知自己的身份在娜拉达家中微不足道,于是表示自己没有资格跟娜拉达一家吃饭,自己应该去橱房吃饭。说完话转身要走,诺拉看在眼里计上心来,当场拉住马诺声称就当是一起吃结婚喜宴。此话被椰子壳听在耳中,心中悲伤无比,瓦务见状将椰子壳搂在怀中安慰对方。

泰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分集介绍:第16集剧情

瓦务与椰子壳的关系愈发亲密,萍蕾眼见心上人被夺走,心中异常焦急,薇塔见状带着侄女悄悄跟踪椰子壳二人,准备找机会惩治椰子壳。

瓦务买了一大堆衣服给椰子壳,其间二人逛商场逛累了,找了一家餐厅小坐片刻,瓦务因为内急离桌上厕所,薇塔借着只有椰子壳一人的机会带着侄女来到了椰子壳的桌边。随后薇塔使计用茶水浸湿了椰子壳的衣服,此时瓦务上完厕所回来,一见椰子壳衣服湿透便问是怎么回事,薇塔谎称是椰子壳自己不小心弄湿的,面对气势汹汹的薇塔,再加上自己的衣服湿透了,椰子壳一声不吭起身离洗手间方向走去。瓦务见状也要跟过去,被萍蕾一把拦住,萍蕾声称自己可以安慰椰子壳,随后走进了女厕所。

进入女厕所之后,萍蕾露出真面目,将椰子壳的头按到水池中狠狠呛了几口水,二人在争执的时候一位扫地大妈推门而入,一见厕所内的情景,大妈声称要报警,萍蕾见状撒谎声称椰子壳是小偷,然后离开了厕所。

薇塔见侄女已经好好教训了一顿椰子壳,遂拉着侄女往商场外面走。瓦务拉着椰子壳离开商场的时候,忽然接到了薇塔打来的电话,在电话中微塔声称椰子壳在洗手间推倒萍蕾,但是瓦务并没有相信薇塔的电话,挂断电话之后继续拉着椰子壳往商场外面走。回到家之后,瓦务显得疲惫之极,父亲见状便问放在车内的女式衣服是买给谁的,瓦务心知不能把真实情况说出来,当即谎称是随意买的,根本没有想过送给谁,父亲见状则表示把衣服送给萍蕾,瓦务闻言心中虽然不愿意,也只得点头答应。

随后薇塔接到了瓦务父亲的邀请,得知瓦务要把新买的女装送与侄女之后,薇塔欢天喜地的拉着萍蕾家中。

马诺依然对椰子壳一往情深,某次邀请椰子壳去一家餐厅吃火锅,不料二人在吃火锅的时候正好遇到在餐厅工作的诺拉,诺拉一见椰子壳也在,当场大发雷霆,餐厅经理闻讯而来表示要解雇诺拉,诺拉反倒理直气壮跟经理吵了起来。

回家路上,汽车缓慢前进,一路上,椰子壳在车中劝说马诺应该跟诺拉走在一起。诺拉之所以一直视自己为仇人,无非就是在吃马诺的醋,面对椰子壳的劝说,马诺没有表态,心中依然深爱着椰子壳。

泰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分集介绍:第17集剧情

深夜,马诺将椰子壳搂在怀中,深情对其表示爱其一生一世,待椰子壳离去之后,娜拉达忽然出现,面对女儿喜欢的男人,娜拉达当场无情告诫马诺以后不要再纠缠自己的女儿。马诺闻言遂追问娜拉达为何阻止自己跟椰子壳来往,娜拉达则做作神秘拒绝向马诺透露原因。

椰子壳回到家中,联想到近日萍蕾的过节,心中依然闷闷不乐,娜拉达见女儿愁眉不展,便问其发生了什么事情,椰子壳不愿意把近来的事情告诉给妈妈,娜拉达无奈之下只得不再追问椰子壳发愁的原因。

娜拉达终于原谅了阿奴瓦,次日,娜拉达在司机马诺的护送下,带着椰子壳坐车搬回阿奴瓦的家中,恰好诺拉带着外婆来到了娜拉家,车中的椰子壳一见外婆,遂要求马诺停下汽车,无奈娜拉达坚决不同意椰子壳下车看望外婆,椰子壳只得无可奈何的流下了眼泪。

萨母一见诺拉带着一个老太婆在娜拉达家的门口大喊大叫,于是关闭了大门口。诺拉和外婆不服气,站在铁门外面大喊大叫。二人的叫声被屋内的娜拉达妈妈听到,娜拉达妈妈便询问萨母发生了什么事情,萨母吱吱唔唔不敢透露实情,娜拉达的妈妈见状便来到了大门口,一见是诺拉,于是将二人放进了屋中。

诺拉与外婆进屋之后,开始对娜拉达的家人恶语相向,随后离开了娜拉达的家,娜拉达的母亲回想起二人之前说的话,气得当场跌坐在沙发上。

娜拉达回到了阿奴瓦的家中,正好薇塔也在,薇塔一见娜拉达又回来了,心中嫉恨无比,出言挖苦娜拉达,娜拉达镇静的与薇塔周旋,当场把薇塔气得七窃生烟。

事后薇塔回到家中,暗中打电话叮嘱索非一定要好好监视娜拉达的一举一动。

晚上用餐的时候,娜拉达向阿奴瓦透露椰子壳也在阿奴瓦的家中,并且希望椰子壳一同就餐,阿奴瓦离言虽然心中不快,但还是叫佣人把椰子壳叫到了餐桌前。

椰子壳心知阿奴瓦与索非都在排排挤自己,于是主动提出在橱房中吃饭,索非一听椰子壳要到橱房里面吃饭,抢先把橱房里的房菜全部倒进了垃圾桶。面对索非蛮横的行为,卫特警告对方以后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切都是咎由自取。马诺接到上司的安排,去卡斯塔亚搜集一个重要人物的资料。

泰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分集介绍:第18集剧情

娜拉达回到阿奴瓦家中不久,薇塔带着大包小包也来阿奴瓦家中居住,娜拉达见状挖苦薇塔顶多只是一个小三的角色,此言气得薇塔当场要教训娜拉达,椰子壳生怕娜拉达受到伤害于是拦挡在双方的中间。

薇塔一见椰子壳替娜拉达出面,遂吩咐索非教训椰子壳,索非二话不说冲到椰子壳面前对其拳打脚踢,直至娜拉达出面阻止索非才停手。

此时阿奴瓦从外面回到家中,一见二个妻子又在争吵只觉头痛不已,娜拉达见阿奴瓦回来了,便当场指责阿奴瓦不守信用,依然让薇塔来纠缠自己。阿奴瓦自知理亏,当场对薇塔表示,如果薇塔想在自己的家中住处来,必须带着女佣向娜拉达下跪道谦。薇塔闻言悲愤万分,心中虽然不情愿,回到客房中左思右想,最终决定向娜拉达下跪。

当着娜拉达的面,薇塔下跪道谦,随后索非也向椰子壳下跪道谦,心地善良的椰子壳一见比自己年长的索非向自己下跪,急得赶紧扶起地上的索非。

一天,阿奴瓦坐在电脑面前发呆,保镖卫特见状便提起了娜拉达与薇塔之间的恩怨,阿奴瓦表示自己对不起娜拉达,娜拉达之所以一直恨自己,主要原因就是十几年前扔掉了对方的亲生女儿。

瓦务打电话到阿奴瓦的家中想约椰子壳出去玩,不料却被索非接到了电话,索非把事情9度网告诉给了薇塔,薇塔当场跟萍蕾想好了一个计划。

瓦务一来阿奴瓦的家中,还没进屋寻找椰子壳,萍蕾便扶着薇塔走了出来,一见瓦务声称阿姨患病不舒服。瓦务见状二话不说将薇塔扶进汽车准备送往医院治疗,萍蕾亦一同钻进了车内。

汽车开出没多远,薇塔表示不想去医院,只想去一个安静的地方休息一下,瓦务便把汽车开到了寺庙外面。

椰子壳正在后院浇花的时候,马诺忽然出现,神色紧张的声称找椰子壳有重要的事情,椰子壳相信了能诺的话,随其坐上汽车离开了阿奴瓦的家。这一切全被索非看在眼里,遂把情况报告给了娜拉达,娜拉达闻言紧急拨打女儿的电话,却发现女儿将手机落在了家中。随后娜拉达驱车出外寻找女儿,正好在路上撞见马诺停车强行亲吻椰子壳。不容马诺解释,娜拉达怒不可遏地将女儿带回了家中。

泰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全集大结局:第19集剧情

娜拉达将椰子壳带回家中之后,椰子壳无非理解妈妈的做法,母女俩当场争吵起来。一天,瓦务来到娜拉达妈妈家中,找到马诺之后,瓦务表示自己这一辈子只爱椰子壳一人,马诺是不可能从自己手中抢走椰子壳。待瓦务离去,马诺左思右想,终于明白为何娜拉达再三阻止自己跟椰子壳来往,原来对方有意将女儿许配给瓦务。

薇塔依然在阿奴瓦家中大吵大闹,阿奴瓦在争吵中终于扇了薇塔一个耳光,这一切全被准备从楼上走下来的娜拉达看在眼中,随后娜拉达回到了房中。阿奴瓦来到娜拉达的房中,当场表示自己非常在意娜拉达。娜拉达则向阿奴瓦表示,薇塔如何对待自己都不要紧,但是绝对不能骚扰椰子壳,不然她绝对不会放过薇塔。一日晚餐,在薇塔敌意的目光中,娜拉达装做没事一样将椰子壳叫到桌前用餐。薇塔见状忍无可忍,当场挖苦椰子壳是一个低级的贫贱人士。一旁的阿奴瓦因为有言在先,只得装做没听到一样继续吃晚餐。

椰子壳用餐完毕来到橱房,索非随后跟来对椰子壳风言风语,椰子壳一改往日逆来顺受的性格,开口挖苦索非贫贱的身份。索非恼羞成怒伸手就想扇椰子壳的耳光,不料反被椰子壳狠狠扇了一耳光。二人争执间萍蕾也来到了橱房,一见椰子壳在教训索非,当场就想偷袭椰子壳,不料又被椰子壳扇了一耳光。随后薇塔也加入了战斗,三个人都不是椰子壳的对手,双方打得不可开交之时,娜拉达出现在当场,二话不说带走了椰子壳,卫特则冷着面孔向薇塔表示,如果对方再继续吵闹下去,一定会被走出阿奴瓦的家。

朋财始终记挂女儿椰子壳,一日积攒了一些钱,还给诺拉外婆之后,在诺拉的带领下来到了娜拉达妈妈的家门口。萨母一见诺拉带来一个叫化老,避之不及的透露椰子壳跟马诺约会去了。诺拉闻言气得扔下朋财就走,朋财随后跟上,二人在路上发生了争执,最后朋财被诺拉吓走。

马诺在上级安排之下来到了卡斯塔拉的边界,随后一群接头人将马诺带到了一处军事基地。

薇塔正在开车,忽然接到索非的电话,得知娜拉达要去阿奴瓦的公司,薇塔气急不已。

泰国电视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全集大结局:第20集(天国凤凰第1部)

薇塔气急败坏带领萍蕾来到阿奴瓦的公司,当着阿奴瓦的面声称娜拉达来到了公司里面,一番搜寻之后,压根没有找到娜拉达的身影。此时阿奴瓦的保镖早就看不惯薇塔的行为,当场冷言冷语开口请求薇塔离开公司,薇塔无奈之下只得含怒离去。

马诺依然在卡斯塔亚的边界,提到上头安排的任务,另一个帮手表示上头怎么安排就怎么做。到了晚上之后,马诺与帮手跟明拉君会面,不料在会面过程中遇到敌人的追击,助手当场中弹身亡,马诺则不在所踪,而明拉君,则跳河游到对岸藏在一棵大树背后避过了追兵。

娜拉达受瓦务的邀请参加一场酒会,在酒会上,娜拉达有意摄合瓦务与椰子壳,于是专门选择跟椰子壳有关的话题谈话。在谈话中,娜拉达听到旁边的几个女人在讨论自己的女儿椰子壳,几个女人大声说椰子壳是一个低贱的女孩,这样的女孩简直是污染了贵族的生活场所,娜拉达闻言走到几个女人面前,当场开口反讽几个女人没有教养背的说人。

趁着娜拉达外出,索非又来挑衅椰子壳,椰子壳自然不会让索非得逞,当场拿起热水泼向索非,索非被热水泼到之后恼羞成怒,当场与闻声而来的薇塔以及萍蕾将椰子壳关押起来。待娜拉达一回来,得知自己的女儿被薇塔关押,娜拉达立即给了薇塔一个耳光,薇塔顿时怒从中起,迅速反击娜拉达,一旁的瓦务见状只得出手劝阻二人停手。

薇塔逼迫阿奴瓦从二个妻子里面选择一个,阿奴瓦对薇塔表示,自己离不开娜拉达,薇塔闻言有如五雷轰顶。

瓦务的父亲知道儿子喜欢椰子壳,于是瓦务的父亲在一次谈话中对瓦务表示,以后决不可能让椰子壳进入瓦家,瓦务闻言当场表示如果父亲真的这样做,自己就去英国读书再也不回来。

不久之后,瓦务真的收拾行囊准备离开泰国,瓦父见状劝说瓦务不要义气用事,不要光想着椰子壳,还要记得自己有一个父亲,瓦务根本不听父亲的劝告,依然埋头整理行礼。瓦父见状又拿出马诺说事,声称椰子壳喜欢的人是马诺,因此瓦务根本没机会跟椰子壳在一起,瓦务闻言当场反驳父亲,声称一定要跟马诺斗争到底。(大结局)

 说明  因可能的版权问题本站不提供该资源下载,本文仅为内容简介。
 
泰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剧情分集介绍:第1集剧情   王子明拉君正式迎娶娜拉达,两人坐车来到宫殿门口的时候,许多民众早已等待多时。明拉君带着娜拉达走进宫殿中,正想进行婚礼的时候,一伙持枪士兵攻击了宫殿。在混乱的枪战中,娜拉达被明拉君的防卫带走,随后驱车逃出宫殿来到了露天场所。待娜拉达一下车,来接应的扎克又将娜拉达带到了另一个地方。   事后娜拉达回到了家中,每天打电话试图联系明拉君,可是心上人再也没有任何消息。   娜拉达的妈妈见女儿如此痴情于明拉君,恼怒中劝说女儿另嫁他人。娜拉达却终相信明拉君一定会联系到自己。   不久之后娜拉达诞下一名女婴,在她的手臂上绑了镶有金凤凰徽章的钱包。这是JaoMing_lah,她的爱人,离开前给她的最后一样东西。娜拉达只知道他是一个独立国家的王子。因为某些政治原因,他不能告诉她太多,担心会为她和孩子带来危险。Wit下令绑架了孩子并丢弃了,娜拉达心碎,被送回和Anuwat结婚。Wit把孩子放在Bounchuay(乞丐)的身边,Bounchuay被孩子哭醒。   他发现孩子紧挨着他用来乞讨的椰子壳。Bounchuay请YaiNim来照顾孩子。因为孩子的钱包使他为她起名为“HongFah"。然而YaiNim总是叫她Gala,最后,大家都这么叫她。大家都认为她的母亲是个妓女所以丢弃了她。HongFah这相信了。每次被YaiNim打的时候,她都会跑去妓院找妈妈。Pikul,妓院老板可怜她,把她视如己出。   Pikul的怀抱给了HongFah温暖,她从未瞧不起她。HongFah和Ngoh(YaiNim的孙女)一起长大,Ngoh喜欢偷,但HongFah拒绝这么做,所以YaiNim总打她。要是Bounchuay没有钱支付YaiNim的照看费,就让HongFah去乞讨。很多时候都是Manop给的,寺庙的男童,同情HongFah并觉得她很亲。   一天,椰子壳过生日,从家中拿着一些食物分发给路人。正好马诺也从椰子壳的家门露过,椰子壳一见马诺便热情的招呼对方过来吃食物。马诺说了一些生日祝福的话之后离去。待马诺一走,椰子壳的外婆凶神恶煞的出现在当场,指责椰子壳浪费家里的粮食胡乱送人。随后椰子壳被赶出家中,无所事事中发现父亲被警察事走之后,椰子壳来到一家餐厅做临时工洗碗,却在洗碗过程打破了几只碗。负责人一见椰子壳打碎了碗,当场怒火冲天教训起椰子壳来,一旁的一个女士见状赶紧过来保护椰子壳。 泰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剧情分集介绍:第2集剧情   椰子壳在做临时工的过程中不小心打碎了几只碗,一旁的负责人见状对椰子壳恶语相向。危紧关头中派蔻手下的一位小姐挺身而出救下了椰子壳。负责人欺软怕硬不敢再对椰子壳动粗,暗地里悄悄想把椰子壳父亲留下的椰子壳拿走,椰子壳在一旁看得真切,当即冲过去从负责人手中抢回了椰子壳。   事后椰子壳在小姐的陪同下回到了义妈派蔻的住处。派蔻语重心长叮嘱椰子壳日后做临时工要小心一些,随后椰子壳急切地向派蔻求助去警局救回老爸。派蔻想了一想表示得把马诺叫过来一起去警察局。马诺文化高,知道如何跟警察周旋。   一行人来到了警察局,负责看管椰子壳父亲的警察对众人表示,要判椰子壳的父亲服役。椰子壳一听当场急得不知如何是好。派蔻则向警察表示自己有钱,愿意赎回椰子壳的父亲。无奈警察立场坚决,始终不同意派蔻出钱赎回椰子壳的父亲。  椰子壳的父亲见事情已成定局。从身上拿出了一包贴身符。这个贴身符是椰子壳当年母亲留下的。   椰子壳回到家中之后,诺拉在外婆面前扇风点火说椰子壳的坏话。外婆见椰子壳连日以来一分钱没挣到。当场恼怒万分,安排椰子壳去马路上卖花。   马诺准备去学校考试。在路上忽然遇到了诺拉。诺拉一见马诺,亲热的走上来跟马诺问寒问暖。二人说着话的时候来到了一条马路上,马诺看到远处的椰子壳正在来往的车流中挨个向汽车售花。   此时刚好绿灯亮了。汽车纷纷开动。椰子壳一个没注意被一辆轿车迎面撞上。马诺见状迅速奔跑过去扶起了昏迷中的椰子壳。车主从车上下来,态度蛮横的问马诺想要多少钱,马诺表示一分钱都不想要。车主见状正想回到车内离去,却被诺拉拦住,诺拉向车主索要了一笔钱之后才放走了车主。   随后另外一辆车开了过来,名叫瓦务的车主主动将马诺和椰子壳送到了医院中。   事后瓦务对椰子壳照顾倍至,这一切让马诺看得心中酸酸的,马诺暗中联系了一个职业拳师,准备打拳击赚钱替椰子壳不医药费给瓦务。   新一届选美比赛开始,诺拉跃跃欲试表示一定要成为冠军。负责裁判的阿奴瓦则依然陷于二个爱人无限止的争风吃醋中。 泰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剧情分集介绍:第3集剧情   HongFah向Manop告别,把凤凰钱包送给了他并嘱托不要丢掉,那是她的出生证明。   Nadtlada看见HongFah愿意和她走很开心,Anuwat却使诡计半路扔下了HongFah,HongFah以为是Nadtlada改变了心意很受伤。Nadtlada和丈夫大吵,她的婚姻生活如同地狱,Anuwat知道她无法忘记旧爱。Anuwat的情妇又在一边使坏,Nadtlada却不能和他离婚,因为她们家需要Anuwat的经济帮助。HongFah满无目的的游荡沿路用椰子壳乞讨。   被Aree老师收留,后又被Chada和Nadtlada遇到,Nadtlada想要带她回家,HongFah大喊她不守承诺,无计可施之下,又Chada带着HongFah住,但还是被Anuwat发现,大怒。他拒绝收留HongFah。HongFah出落的亭亭玉立,Chada对她很好经常带她出席不同的社交活动。   Chada想帮她改名,Fah说自己还有一个名字叫“HongFah",并说去名字的起源,Chada和Nadtlada顿时明白,HongFah是她们的血脉,但Nadtlada什么也不能说,HongFah还在怪她,而真相又牵连着她的过去。Nogh羡慕她并找到了更快捷的享受方式成为Anuwat的情妇,Ratchaneewipa(前任情妇)生气去找Nadtlada告状,但她不在乎因为她从未爱过她的丈夫。   Chatchawan带着儿子从英国回来,Wayu,长去拜访Chada。Wayu喜欢HongFah。他替Anuwat工作被派去和PringPilai见面,Ratchaneewipa的侄女。PringPilai喜欢Wayu所以总找HongFah的麻烦。Ming-Lah和完成警察学业的Manop遇上,并看到凤凰钱包,他希望能一见钱包的主人,但拒绝说出原因。Ratchaneewipa和PringPilai长欺负HongFah还动手打她,Anuwat要Nadtlada教训HongFah,Nadtlada含泪动手,那晚,她坦诚是HongFah的母亲,但HongFah说除非她曾经是妓女,她才会相信。Manop邀请HongFah做客,并在那见到了Ming-lah,Ming-lah偷偷落泪,为了HongFah的安全没有坦诚身份。Ngoh总想和HongFah比,但Anuwat不给她钱,她搬去Anuwat家还欺负Nadtlada,HongFah试图保护自己的母亲,因此成为了Ngoh的敌人。  Wayu要父亲去为他向HongFah提亲,引起了Ratchaneewipa姨侄两的不满,在订婚当日,她们请记者去暴光HongFah不堪的出身让Wayu的父亲很尴尬,HongFah离开了会场。Nadtlada承认了HongFah是自己的女儿,她的生父是位不能透露姓名的皇室成员。Anuwat以HongFah的性命要挟Nadtlada说出她生父的名字,Anuwat要Wit去杀了Ming-Lah,但Wit决绝,他一直爱恋着Nadtlada不能做伤她心的事,Anuwat朝Wit开了枪。被Ngoh无意听到,她要Anuwat离婚并娶她。   Ngoh假装和HongFah和好,Wayu来找HongFah但Fah对他没有感觉,她一直喜欢的都是Manop。Manop带HongFah去拜访Ming-Lah,HongFah因为喜欢Manop所以答应了,Ngoh跟踪还朝Ming-lah开枪,打中的却是HongFah。 泰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剧情分集介绍:第4集剧情   因为一次意外事故,诺拉被关进了警察局。椰子壳担忧诺拉的安危,遂向马诺求助,在外婆与马诺等人的协助下,一行人终于从警察局里面接走了诺拉。   诺拉在椰子壳的陪同下来到派蔻的住处,忽然向椰子壳大发雷霆,声称自己之所以被抓,全部都是椰子壳的原因。派蔻见状打抱不平的为椰子壳说话,面对说话老练的派蔻,诺拉词穷理亏却是死活不承认是自己的过错。   事后椰子壳在诺拉的扇风点火之下被外婆赶出了家,椰子壳拿着一些衣物请求外婆不要赶走自己,一家人的吵闹声音把附近的邻居吸引了过为,邻居们知道椰子壳的可怜身世,于是纷纷劝说椰子壳的外婆不要赶走椰子壳。此时诺拉也觉得没必要赶走椰子壳,因为外婆从小将椰子壳养到大,已经花去了不少钱,这样把人家赶走就太不划算了。在诺拉的劝说下,椰子壳的外婆终于准许椰子壳回家居住。   一天椰子壳在洗碗,瓦务来看望椰子壳,恰好马诺同时来到。马诺一见瓦务也在,心中很不是滋味,随后便借口有事离开了椰子壳。   瓦务带着椰子壳四处游玩,开车的过程中,瓦务大胆地向椰子壳表白,面对突如其来的爱情告白,椰子壳表示无法接受。瓦务则没有心灰意冷,依然邀请椰子壳去一家高级酒店吃饭。   来到高级酒店坐下之后,椰子壳感觉浑身不自在,看看周围穿着高档的人再看看自己,椰子壳遂问瓦务有自己这样一个穷酸的朋友不觉得丢脸吗,瓦务则表示交朋友不是从衣着看人的,二人说话的时候微塔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见瓦务跟椰子壳在一起,微塔显得惊讶万分。   深夜,瓦务开车送椰子壳回家,马诺悄悄隐藏在一边,等到椰子壳从身边经过的时候,马诺冲上前抱住椰子壳便亲吻起来,椰子壳反抗着挣脱马诺的亲吻,质问对方为何如此无礼,马诺则深情款款表示不能失去椰子壳。   椰子壳回到家中,外婆与诺拉迅速检查瓦务买给椰子壳的新衣服,诺拉认为椰子壳能得到这些新衣服,一定是卖身了。随后她又跟外婆一起搜椰子壳的身,检查椰子壳身上有没有钱,搜索无果之后,外婆给椰子壳下达最后通牒:必须在一天内找到工作挣钱。   娜拉达与微塔向来不和,一日用餐二人发生了强烈的争吵,在餐桌上,娜拉达不悄一顾地向微塔表示,如果不是自己网开一面的话,微塔早就被阿奴瓦甩掉了。  与微塔争吵过后娜拉达回到了房间,恰好阿奴瓦跟了进来,当场就想亲吻娜拉达,却被娜拉达推开。阿奴瓦极为不悦,声称一定要杀掉娜拉达思念的人。 泰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剧情分集介绍:第5集剧情   微塔一只对娜拉达怀恨在心,左思右想之下,决定安排一个叫索非的女下人去照顾娜拉达,借此每天24小时监督对方。索非开始的时候还不知道主要叫自己去哪里工作,当场哭天抹泪的表示不愿意离开主人,直到微塔给出二千元的高薪之后,索非乐得当场接受了主人的安排。   微塔带着索非来找阿奴瓦,正好阿奴瓦在跟娜拉达谈话,微塔便把来意说了出来,表示要安排一个下人照顾娜拉达,阿奴瓦不知道微塔的真实意图,当场同意了微塔的安排。   在外婆和诺拉的逼迫下,椰子壳拿着一只空灌子找工作,来到以前打破碗的地方,负责人一见又是椰子壳,当场表示不会让椰子壳工作,不得已之下,椰子壳只得漫无目的四处游走。此时诺拉一路跟随着椰子壳,监督椰子壳的动向,面对紧跟自己的诺拉,椰子壳表示自己一定会找到工作的。   椰子壳来到了一个市场里面,忽然看见远处驶来一辆车,从车上走出来的一个老妇人曾跟椰子壳有过一面之缘。正好负责保护老妇人的卫特也出现在了市场里面,卫特之前跟椰子壳有一些误会,此时忽然在市场中见到椰子壳不由怒从中起,恰好马诺也来到了市场内,便给卫特发生了争执。   唯恐天下不乱的诺拉趁机诬陷椰子壳是小偷,要求卫特将其绳子以法。危急关头中,娜拉达出现,一见椰子壳娜拉达倍感亲切,将卫特唤走之后,娜拉达当面质问椰子壳小小年纪为何不读书,反而走入歪道做小偷。由于被诺拉逼迫,椰子壳表示自己是走投无路才做小偷。娜拉达并未责怪椰子壳,透露了想收养椰子壳的打算。   事情传到椰子壳外婆耳中,外婆与诺拉当场欢喜不已。二人商量好了一定要从娜拉达手中得到一笔钱才肯放走椰子壳。   娜拉达回到家中把收养椰子壳的事情告诉给了阿奴瓦,阿奴瓦却不怎么支持娜拉达的行为。   娜拉达来到母亲住处向母亲说起收养椰子壳的事情,透露自己一见到椰子壳就有亲切感,母亲完全支持女儿的做法。   过了几天娜拉达来椰子壳家中领人,外婆与诺拉见钱眼开,得到了娜拉达递过来的十万元之后,二人无情地将椰子壳出卖给了娜拉达。   椰子壳坐上轿车离去之后,马诺骑着自行车一路紧追,最后因为体力不支只得停车远远看着轿车离去。 泰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剧情分集介绍:第6集剧情   卫特开车接受娜拉达等人,在路上卫特接到了阿奴瓦打来的电话,阿奴瓦在电话中叮嘱卫特无论如何想办法甩掉椰子壳,卫特接完电话计上心来,拉开车门劝说娜拉达吃药,一旁的椰子壳闻言信以为真,主动下车去旁边的商店买药。   卫特待椰子壳离去之后,不顾娜拉达的呼喊扔下椰子壳开车离去,椰子壳买好药回来一见车子走了,只得向前奔跑大声呼喊,无奈汽车早就越走越远。   椰子壳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正好马诺骑着自行车追了过来,马诺心问清事情经过之后,心知椰子壳独自一人回家肯定会受到诺拉外婆的打骂,于是主动载着椰子壳一同回家。  瓦务来看望椰子壳,发现椰子壳不在家,于是便向诺拉外婆告辞离去。   朋财虽然被看管起来接受服役,但是心中始终牵挂椰子壳。一次趁着帮人推车的时候,朋财悄悄藏到了车后。开车的人没开出多远便发出了朋财,一伙人正想把朋财带回看守所的时候,朋财在挣扎中忽然被一辆汽车撞倒。   马诺陪着椰子壳来看守所看望父亲。一问之下方知父亲被车撞伤。二人急急忙忙来医院看望朋财,幸好伤势没有大妨。   事后马诺带领椰子壳回家,诺拉发现椰子壳又回来了,心中极为不悦,再加上马诺声称椰子9度网壳是自己的女友,诺拉愈发增强对椰子壳的嫉恨。   刚刚来到家门口,瓦务正准备回家,一见椰子壳来了当场追问对方去了何处,同时伸出手关切的抓住椰子壳。这一切被一旁的马诺看在眼里,恼怒中马诺拉起椰子壳的手就往家走。   回到家中马诺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给诺拉的外婆听,外婆却是死活不相信马诺的话,认为椰子壳合伙跟马诺欺骗她。   娜拉达回到住处,心知整件事情是阿奴瓦安排的,待阿奴瓦出现想跟娜拉达说话,娜拉达却是气恨不已的扔下阿奴瓦回到自己的房中大哭起来。这一切被微塔安排在娜拉达的女下人索非听到,索非悄悄打了一个电话将娜拉达哭泣的事情告诉给了主人。   经过一番思考,又加上阿奴瓦不让自己领养椰子壳,娜拉达决定出国寻找昔日的心上人明拉君。娜拉达将这件事情跟母亲一说之后,母亲心知女儿依然对原来的爱人念念不忘,只得同意下来。 泰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剧情分集介绍:第7集剧情   椰子壳被外婆打骂之后,又一闪离家出走。马诺急忙四处寻找椰子壳,在寻找过程中与娜拉达相遇。娜拉达问清情况之后搭载马诺一起寻找椰子壳。   一路上,马诺将椰子壳的真实身份跟娜拉达说了一遍,娜拉达这才知道椰子壳是一个被人扔弃的孤儿。二人说话间忽然看到了在路边的椰子壳,娜拉达迅速停下车,马诺下车之后直奔见到椰子壳的地方,娜拉达随后跟了过来,二人一番寻找却没有发现椰子壳。   一日,微塔又来找阿奴瓦,见阿奴瓦心情比较好,微塔主动亲吻阿奴瓦。这一切被从外面回来的娜拉达看了个一清二楚,娜拉达却装着没有看见一样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中。面对露出关怀状的女下人,娜拉达笑着表示自己压根没把刚才看到的事情放在心上。   娜拉达始终惦记椰子壳的去向,一日又因为这件事情跟阿奴瓦大吵了一顿。女下人索非见状又偷偷打了一个电话给微塔,把二人争吵的事情告诉给了微塔。微塔挂掉电话之后,叮嘱萍雷不要走自己的老路,一定要把瓦务追到手。   一天深夜椰子壳来到一处夜宵摊点讨钱,旁边几个瞎子和聋子见状大声喝斥椰子壳离开他们的地盘。椰子壳这才发现眼前那几个可怜吧吧的残击人并非真的残击,而是装出来的。   椰子壳无所事事之中在街上乱走,险些被一辆车撞到。不知不觉中,椰子壳来到了一家餐厅寻找临时工做。   这家餐厅正是娜拉达等人吃饭的地方。微塔再次跟娜拉达发生了争执。在争执过程中,卫特终于忍无可忍当场教训起微塔来,一行人来到一安静的房子中,正好发现了椰子壳。椰子壳一见娜拉达便质问对方为何要扔下自己坐车离去,娜拉达却不知如何解释才好。  此时瓦务见椰子壳的心情不是很好,于是想劝慰椰子壳,椰子壳却当场甩开瓦务的手离开了酒店。   趁着阿奴瓦不在家的时候,微塔伙同索非拿到娜拉达的椰子壳,当着娜拉达的面将椰子壳投来掷去,娜拉达见心爱的东西被二人拿来把玩,焦急中只得请求二人把椰子壳放还给自己。一旁的女下人见状拿来一把菜刀,声称微塔再不把椰子壳还给娜拉达就要砍人。微塔只得把椰子壳还给了娜拉达。   回家路上,微塔表示一定要跟娜拉达斗争到底。 泰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剧情分集介绍:第8集剧情   椰子壳来到一家临时酒楼工作,在工作中,椰子壳与莉莉老师说了一些知心话,认为自己没必要再跟以前的人相见,至于自己爱的人,自己也搞不懂对方到底爱不爱自己。   娜拉达终于如愿以偿找到了椰子壳,面对娜拉达的热情,椰子壳表现冷淡。虽然如此,椰子壳最后还是愿意让娜拉达带走自己。   瓦务依然在寻找椰子壳,瓦务的父亲见状便问瓦务找的女孩子是怎么样的,当得知椰子壳的身世之后,瓦务父亲当场表示反对儿子椰子壳这种背景的人来往。   一日,马诺在寺庙中跟大师谈话,一位高官忽然来到寺庙,透露想把马诺招入私人卫队的事情。马诺闻言问高官为何看上自己,高官透露以前曾经看过马诺打拳,另外高官不想找其它军人来保卫查达夫人,所以想来想去决定找一个名不见传的人保护查达夫人。   马诺同意了高官的邀请,事后回到家中做了一番收整,同时来到诺拉外婆家向诺拉告别,诺拉一听马诺要走,当场拉住马诺请求对方透露工作地点,以便日后有空探望。马诺却没有把自己去哪里工作的事情说出来,当场挣脱诺拉的纠缠离开了诺拉的家。   高官载着马诺向目的地行进,一路上,官高语重心长告诫马诺要好好工作,同时还要学会开车,不久之后马诺被带到了一个军官面前,高官将马诺送到军官身边,叮嘱马诺好好听从军官的安排。   娜拉达如愿以偿将椰子壳接到家中,娜拉达的母亲问椰子壳读了几年的书,椰子壳透露只读过初中,于是娜拉达的母亲跟女儿一商量,决定送椰子壳上高中以及大学。   随后娜拉达吩咐下人带椰子壳去洗澡,下人对椰子壳似呼充满了敌意,冷着面孔告诫椰子壳虽然身为主人的养女,但是以后为人做事不要乱来,不能做让主人伤心的事情,要有自知之明。   椰子壳面对下人的告诫点头答应,当场表示以后一定要好好听娜拉达的话。   过了几天女下人在娜拉达面前谈及椰子壳的表现,心中满是不快。总是认为椰子壳是在故意获取众人的同情心。   朋财终于服役完毕,从看守所一出来,朋财径直来到诺拉家,向诺拉的外婆打探椰子壳的去向,不料却被告知椰子壳早就走了。 电视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剧情分集介绍:第9集剧情   一日深夜,微塔又来找阿奴瓦,当着娜拉达家人的面,微塔故意对阿奴瓦撒娇。   最后阿奴瓦扔掉微塔,来到了娜拉达的房间约请对方吃宵夜。娜拉达却是冷言谢绝了阿奴瓦。   瓦务跟椰子壳走得很近,二人时常在一起玩耍,一日二人在餐厅中喝酒,正好被微塔看见,微塔一见椰子壳不由当场挖苦椰子壳是低等人士,在微塔的语气激将下,椰子壳气得离开了瓦务。瓦务想劝慰椰子壳,椰子壳却声称自己不配跟瓦务来往。二人说着说着起了争执,椰子壳撒腿走出酒店来到了一片僻静地区,此时瓦务也追了过来。二人说话间忽然从路边窜出一群持刀匪徒。  匪徒们对椰子壳二人实施了抢劫,瓦务在抢劫中不幸被匪徒伤害,失血过多被紧急送进了医院中。   娜拉达获悉椰子壳出了事故之后,当即赶到了医院,此时瓦务的父亲也来到了医院,一见瓦务的父亲,娜拉达只得一个劲的赔不是。不久之后医生打开了手术室的房门,向在场的人透露瓦务没有性命危险,只是失血过多需要好好休养。   椰子壳心知瓦务是为了自己才受伤的,于是每天来医院照顾瓦务,微塔见状生怕椰子壳抢走瓦务,于是把萍蕾叫到医院,代替椰子壳的位置照顾瓦务。   马诺在接受残酷的军事训练,经过一天天的训练,马诺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战士。   某日马诺跟随上级来到一个朋友家做客,意外的发现椰子壳也在主人家中做事。马诺遂跟随椰子壳来到一个无人处,表示以后二人可以经常在一起了。   娜拉达每天都要检查一下自己的椰子壳在不在床上,某天检查完后,索非打了一个电话告诉给了微塔,微塔立即驱车来到娜拉达家中。来到娜拉达家中之后,微塔叮嘱萍蕾在客厅望风,自己则走进娜拉达的房间,趁着娜拉达不注意抢走了对方手中的椰子壳。   娜拉达一见心爱的东西被微塔抢走,急得当场就伸手过来抢夺,奈何微塔故意躲闪,就是不让娜拉达抢回椰子壳。二人在争执中摔到了床上。娜拉达将微塔压在身下,依然疯狂地抢夺自己的椰子壳。   楼上二人抢夺椰子壳的时候,娜拉达的母亲忽然来到了女儿家中。望风的萍蕾不认识娜拉达的母亲,遂问其找谁。直到娜拉达的母亲表明身份之后,萍蕾的神色立时变得无比慌张。娜拉达的母亲一见萍蕾面色不对,当场便起了疑心。 电视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分集剧情介绍:第10集剧情   抢夺娜拉达手中的椰子壳没在得逞之后,微塔不甘心的表示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椰子壳。   一日,微塔找到瓦务,假心假意地跟瓦务聊天,并且询问了一些关于椰子壳身世的事情,瓦务完全不知道微塔找自己谈话的意图,于是原原本本把椰子壳的身世说了出来,微塔听完之后心里有了底之后,打了一个电话将索非叫了出来。索非神神秘秘跳上微塔轿车时候,被卫特和萨母看得一清二楚。萨母当场就想追出去,卫特见状劝说萨母时机还不成熟。   朋财依然在寻找自己的女儿椰子壳,一日心情烦闷喝着酒在街上晃荡,一个警察见朋财无精打采的模样,遂劝说朋财不要再吊儿郎当渡日,以免日后再次服劳役。二人说话间诺拉与外婆出现,诺拉外婆一见朋财还有钱买酒,于是向其追要债款。   索非来到诺拉外婆的家,假装是想租房子的人,诺拉外婆见索非穿着一般,便不怎么想搭理索非。索非见状从身上掏出一些钱递给诺拉的外婆。诺拉外婆一见有钱立即笑逐颜开。   索非趁机向诺拉的外婆打听椰子壳的事情,一问之下才知道椰子壳的父亲是一个叫化老,母亲是一个妓女。   索非欢天喜地回到车上把事情经过告诉给了薇塔,薇塔闻言之后计划好了如何揭椰子壳的丑事。   一天晚上,阿奴瓦举行了一场盛大的露天酒会,在酒会上,薇塔当着众人的面揭露了椰子壳的真实生世,椰子壳被人当场拆穿身世,一时之间羞得无地自容,转身离开众人独自在一偏辟处哭泣。瓦务随后跟了过来,劝说椰子壳不要把薇塔说的话放在心上,椰子壳则表示自己是低层一族的人,不配跟瓦务这样高贵的人来往。  微塔继续得理不绕人开始数落娜拉达,声称娜拉达领养的女儿太没教养了,在离去之时竟然撞倒微塔,因此微塔逼迫娜拉达把椰子壳叫回来,一定要当场向自己下跪道谦。   娜拉达不得之下,只得把椰子壳叫了回来,然后劝说椰子壳向微塔下跪道谦,怎奈椰子壳不愿意下跪,于是微塔又要求娜拉达当场扇椰子壳一耳光,娜拉达在微塔的逼迫下,只得举起颤抖的手狠狠扇了椰子壳一个耳光,椰子壳第一次遭到娜拉达扇耳光,当场悲伤万分捂着脸庞转身离去。 电视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分集介绍:第11集剧情   娜拉达当众扇了椰子壳一耳光,众目睽睽之下令椰子壳悲愤之极,随后椰子壳当众离去,马诺紧追出去。当马诺跑出露天酒会现场的时候,椰子壳已经不知去向。   紧跟而来的卫特一直就看马诺不顺眼,马诺亦对卫特没有好感。二人一时言语不和打斗起来,卫特虽然高出马诺一个头,却被马诺轻易击倒在地上。   娜拉达回到家中,劝慰椰子壳不要把酒会上的事情放在心上,自己之所以扇养女一巴掌,只是想跟微塔划清界限。椰子壳在娜拉达的安慰下渐渐解开了心结,母女俩重归于好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微塔带领萍蕾气势汹汹上门找娜拉达算账,要其好好管教自己的养女,不要再纠缠瓦务,娜拉达当场反讽微塔,表示自己无权管理养女跟别人来往,至于瓦务,对方是自愿来找椰子壳,而不是椰子壳纠缠瓦务。   微塔争执不过娜拉达,转而来到阿奴瓦的办公室。负责守门的卫特见状想阻拦微塔,最后还是让微塔闯进了阿奴瓦的办公室。由于职业原因,卫特也跟进了办公室,微塔一见卫特也进来,当场要求卫特出去。随后阿奴瓦便把卫特叫出了办公室。   微塔一见办公室只有自己跟阿奴瓦二人,便开始请求阿奴瓦想办法把椰子壳赶出娜拉达的9度网家,阿奴瓦本来也不喜欢椰子壳,于是答应了微塔的请求。   娜拉达的母亲对待椰子壳非常好,一天,阿奴瓦在娜拉达的母亲面前表示出了对椰子壳的不满,声称富贵家庭不能容下一个叫化女。娜拉达的母亲闻言向阿奴瓦表示,只要是自己女儿喜欢做的事情,自己就会义无反顾的支持女儿。   娜拉达的母亲带着椰子壳加入一个会员活动,入会的一些富贵老女人当场反对椰子壳的加入,理由是椰子壳的身世过于贫贱。娜拉达的母亲面对众人的反对,非便没有让步,反而揭众人的短处,惹得其中一名会员当场起身离去。   一天,马诺开车护送莉莉老师,路上忽然遇到了喝酒解闷的朋财。马诺一见朋财立即上前询问其生活状况。随后送走莉莉老师以后,马诺再次找到朋财,并且透露出了椰子壳的近况。朋财得知女儿的生活得到了改善,当场请求马诺不要透露自己的行踪,他不希望女儿再跟一个一贫如洗的叫化老父亲来往。   马诺受娜拉达母亲之托送了一盒项链给娜拉达,阿奴瓦回家之后夺走了项链,娜拉达便眼阿奴瓦大吵了一场,索非立即打电话把情况告诉给了微塔。 电视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分集介绍:第12集剧情   诺拉终于找到了马诺,在诺拉的纠缠下,马诺被逼无奈开车搭载对方兜风。一路上,诺拉不停地向马诺撒娇,并且询问马诺工作的地方,以便日后经常找马诺玩耍,马诺本来就不怎么喜欢诺拉,当场表示自己工作的地方外人是不能随意进入的。  马诺驱车来到椰子壳的住处,恰好椰子壳在后院浇花,一见马诺与诺拉亲密的站在篱笆栅栏外面,椰子壳误认二人已经走到了一起。   深夜,阿奴瓦喝得大醉,微塔亲密的搀扶阿奴瓦回家,佣人索非见状便问阿奴瓦是将微塔领到客房过夜还是卧室过夜,微塔不等阿奴瓦说话,当场表示要跟阿奴瓦一起睡卧室。   正好娜拉达还没有入睡,微塔态度嚣张的爬上了娜拉达的床,娜拉达只得下床表示自己回娘家睡。阿奴瓦由于喝得大醉,丝毫没有阻止娜拉达回娘家。   娜拉达回到娘家,椰子壳穿着睡衣出来迎接,娜拉达表示希望跟椰子壳睡在一起,椰子壳神情有些不自然,不过最终还是答应了娜拉达的要求。   二人走进房间,娜拉达穿上睡衣之后,看到椰子壳坐在床上捧着一个椰子壳当宝贝一样爱护着。娜拉达见状便询问椰子壳以前的生活情况,椰子壳透露自己还有一个叫化老父亲,娜拉达表示可以把椰子壳的父亲接来一起居住。椰子壳摇头透露父亲性格倔强,不会愿意跟自己住在娜拉达的家中。娜拉达有感椰子壳的悲惨身世,再联想到自己当年被人带走的女儿,当场忍不住紧紧抱住了椰子壳。   娜拉达的母亲准备送椰子壳去英语学校读书。马诺负责接送,椰子壳由于之前看到马诺与诺拉在一起,所以当场表示不愿意让马诺接送,正好瓦务也在一边,椰子壳便让瓦务接送自己。   马诺心中极为不悦,一整天都在暗中跟踪椰子壳的去向。在瓦务的带领下,椰子壳来到了一家商店喝饮料,二人有说有笑间,微塔忽然领着侄女出现,当场与椰子壳发生了挣执,藏在一边的马诺见状拉起椰子壳的手就走,其间还狠狠教训了一顿瓦务。   阿奴瓦来到娜拉达的家,正好遇到椰子壳,阿奴瓦出言侮辱椰子壳之后,忽然强搂对方亲吻起来,正好娜拉达从房间走出来撞见了这一切。阿奴瓦见状赶紧解释,声称自己只是想试探一下娜拉达是否在意自己。 电视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分集介绍:第13集剧情   椰子壳打电话给马诺,在电话中透露想见自己的父亲一面,马诺则依然在生椰子壳的气,声称朋财不愿意见到椰子壳,然后便挂掉了电话。此时娜拉达走进洗手间,看到椰子壳在电话便明白了怎么回事。椰子壳由于见父亲无望,于是对娜拉达表示自己想回到原来的家。娜拉达当场反对椰子壳的决定,并且耐心地劝说椰子壳,不止有娜拉达一人关心她,事实上还有瓦务也在关心她。   椰子壳见娜拉达提到了瓦务,当场就对娜拉达表示自己只喜欢马诺,对于瓦务此人,压根没有一点感觉。   阿奴瓦至始至终都看不惯椰子壳这个来自于贫贱家庭的女孩,某天,阿奴瓦因为椰子壳的事情又跟娜拉达争吵了起来,在争吵过程中,阿奴瓦表示无法理解为何娜拉达如此看重椰子壳,自己一门心思放在娜拉达身上,结果换来的全是娜拉达的冷漠对待,接着阿奴瓦越吵越激动,忽然抱住娜拉达想强行亲吻对方,娜拉达挣脱阿奴瓦的搂抱之后,狠狠给了对方一个耳光。   阿奴瓦由于跟娜拉达大吵了一场,心情极为不悦,为了发泄心中的不快,阿奴瓦与一位年轻女郎相识,二人在约会过程中被薇塔撞到,面对老公出外偷人,薇塔气得当场指责年轻女郎的不是。不料年轻女郎不是一个善类,竟然毫不羞愧的挖苦薇塔已是昨日黄花,言外之意就是说薇塔已经老了。  在二个女人的争吵中,阿奴瓦非便不劝解,反而开口数落薇塔的不是,并且表示自己这么多年以来最看重的女人除了自己的妈妈,接下来一个就是娜拉达了。说完话阿奴瓦扬长而去,薇塔不依不搔也跟了出去,扔下萍蕾与年轻女郎对峙。本来萍蕾想教训一下年轻女郎,奈何对方手中持有武器,萍蕾只得做罢离去。   当萍蕾得知娜拉达暗中摄合瓦务与椰子壳成婚的事情之后,又气又急之下险些失去理智,薇塔见状拉着萍蕾的手耐心劝说自己的侄女。正好娜拉达从屋外走进来,娜拉达完全不把薇塔三人放在眼里,当作没看到任何一个人一样径直往内屋走去,刚从薇塔三人身边走过,薇塔在娜拉达身后大声表示决定不让娜拉达的婚姻计划成功,另外她也会把阿奴瓦再次夺回来。 电视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分集介绍:第14集剧情   马诺领着娜拉达与椰子壳住进了一家假日酒店,马诺转身去停放汽车的时候,娜拉达忽然发现酒店墙壁张贴的一张画相,于是询问酒店服务员画中之人是谁,服务告诉娜拉达画中之人是卡斯塔亚新任国王。   几个人的谈话被一名男子看在眼里,这名男子找是明拉君的手下,明拉君得知娜拉达来到了卡斯塔亚,当场喜悦不已,随后叮嘱手下人密切注意娜拉达的动静。   娜拉达来到一家商店购买凤凰护身红包,却被商店的人告知凤凰产品由于前任国王下台,已经明令禁止对外出售。   娜拉塔不得已之下,转而去别处寻找凤凰产品,此时明拉君的手下人假扮成一位商店老板,在路上拦住娜拉塔,声称自己有商店有凤凰产品卖,娜拉达闻言便跟着店老板走去,警觉的马诺赶紧拦住娜拉达,娜拉达由于购买凤凰产品心切,当场喝令马诺不要阻拦自己,马诺不得已之下只得跟随娜拉达一同前往商店。   来到商店中,明拉君的手下来将凤凰产品展示给娜拉塔看,以此同时,明拉君暗暗藏在旁边打量着娜拉达,确认娜拉达就是自己十多年不见的爱人。   随后娜拉达离开商店,追杀明拉君的杀手驱车紧跟娜拉达的汽车,路上双方发生了枪战,明拉君的手下出现保护娜拉达离开,在激战中,娜拉达与椰子壳失散,椰子壳被带到了之前出售凤凰的商店中。因为椰子壳是娜拉达身边的人,明拉君便掏出一只随身携带的凤凰红包给手下人,叮嘱对方将物品送到椰子壳手中,再由椰子壳送到娜拉达手中,以此向娜拉达暗示自己还活着。   回到泰国之后,娜拉塔发现了椰子壳身上的凤凰红包,于是追问物品从何而来,椰子壳便将自己的身世说了出来,当年自己尚在襁袍中的时候,母亲在自己的手上系下了一只凤凰红包,从此形影不离伴身自己成长。娜拉达越听越发现椰子壳的遭遇跟自己当年的亲生女儿一模一样,当场便知道椰子壳就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待椰子壳一离去,娜拉达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门外的椰子壳毫不知情,忽然听到娜拉达在房中哭泣的声音,便敲门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娜拉达打开门之后,一把抱紧椰子壳,请求椰子壳一直陪伴自己,永远都不要离开自己。 电视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分集介绍:第15集剧情   阿奴瓦知道娜达拉出国旅游的真实目的是寻找旧爱,于是借着心中的不快对着微塔大发雷霆,微塔还从没过阿奴瓦如此怒气,回到家便失声痛哭起来。一旁的佣人索非见状便安慰女主人,不想因为语言不当反倒遭来女主人一顿训斥。  诺拉终于得知马诺在什么地方工作,某天,诺拉径直来到娜拉达的住所,当着娜拉达妈妈的面数落椰子壳的不是,萨母虽然也不喜欢椰子壳,但也一样不喜欢诺拉。正当她打算驱赶诺拉的时候,马诺忽然来到了娜拉达的家。   诺拉一见到马诺,故意表现出亲热的举止,以此向旁人证明她是马诺的女朋友。   阿奴瓦一直对娜拉达出国的事情狄狄于怀,某天,阿奴瓦来到娜拉达的房间当场指责对方出国寻找旧爱。二人争执的时候,马诺闻讯闯入娜拉达的家中,一旁的卫特见状拦住马诺,并且对其拳脚相加,碍于是公众场合,马诺只得忍受卫特的拳脚没有还手。直至娜拉达的母亲训斥卫特随意在自己家中打人的时候,卫特才停了手。   马诺一见卫特停手,迅速上楼冲进了娜拉达的房间,恰好阿奴瓦正强行搂抱娜拉达欲行不轨,马诺见状迅速拉开二人,并且将娜拉达带出了房间,阿奴瓦见好事被人破坏,气不打一处来,挥拳就像教训马诺,怎奈马诺身手了得,阿奴瓦反倒被马诺好好教训了一顿。   阿奴瓦在保镖卫特的护送下驱车离去,汽车离开娜拉达家之前,阿奴瓦恶恨恨地盯着马诺,扬言绝对不会放过马诺。   由于看到马诺与诺拉亲密的举动,椰子壳心中一直闷闷不乐,此时娜拉达一行人准备吃饭,提起依然站在屋外的诺拉,娜拉达提议邀请诺拉一同入屋吃饭。随后萨母走到屋外极不情愿将主人的邀请告知给诺拉,诺拉一听开心无比,此时马诺从屋中走出来,拉着诺拉就想劝说对方回家,无奈诺拉已经铁定心肠一定要在娜拉达家中吃饭,马诺不得已之下只得放诺拉入内。   摆好饭菜之后,马诺心知自己的身份在娜拉达家中微不足道,于是表示自己没有资格跟娜拉达一家吃饭,自己应该去橱房吃饭。说完话转身要走,诺拉看在眼里计上心来,当场拉住马诺声称就当是一起吃结婚喜宴。此话被椰子壳听在耳中,心中悲伤无比,瓦务见状将椰子壳搂在怀中安慰对方。 泰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分集介绍:第16集剧情   瓦务与椰子壳的关系愈发亲密,萍蕾眼见心上人被夺走,心中异常焦急,薇塔见状带着侄女悄悄跟踪椰子壳二人,准备找机会惩治椰子壳。   瓦务买了一大堆衣服给椰子壳,其间二人逛商场逛累了,找了一家餐厅小坐片刻,瓦务因为内急离桌上厕所,薇塔借着只有椰子壳一人的机会带着侄女来到了椰子壳的桌边。随后薇塔使计用茶水浸湿了椰子壳的衣服,此时瓦务上完厕所回来,一见椰子壳衣服湿透便问是怎么回事,薇塔谎称是椰子壳自己不小心弄湿的,面对气势汹汹的薇塔,再加上自己的衣服湿透了,椰子壳一声不吭起身离洗手间方向走去。瓦务见状也要跟过去,被萍蕾一把拦住,萍蕾声称自己可以安慰椰子壳,随后走进了女厕所。   进入女厕所之后,萍蕾露出真面目,将椰子壳的头按到水池中狠狠呛了几口水,二人在争执的时候一位扫地大妈推门而入,一见厕所内的情景,大妈声称要报警,萍蕾见状撒谎声称椰子壳是小偷,然后离开了厕所。   薇塔见侄女已经好好教训了一顿椰子壳,遂拉着侄女往商场外面走。瓦务拉着椰子壳离开商场的时候,忽然接到了薇塔打来的电话,在电话中微塔声称椰子壳在洗手间推倒萍蕾,但是瓦务并没有相信薇塔的电话,挂断电话之后继续拉着椰子壳往商场外面走。  回到家之后,瓦务显得疲惫之极,父亲见状便问放在车内的女式衣服是买给谁的,瓦务心知不能把真实情况说出来,当即谎称是随意买的,根本没有想过送给谁,父亲见状则表示把衣服送给萍蕾,瓦务闻言心中虽然不愿意,也只得点头答应。   随后薇塔接到了瓦务父亲的邀请,得知瓦务要把新买的女装送与侄女之后,薇塔欢天喜地的拉着萍蕾家中。   马诺依然对椰子壳一往情深,某次邀请椰子壳去一家餐厅吃火锅,不料二人在吃火锅的时候正好遇到在餐厅工作的诺拉,诺拉一见椰子壳也在,当场大发雷霆,餐厅经理闻讯而来表示要解雇诺拉,诺拉反倒理直气壮跟经理吵了起来。   回家路上,汽车缓慢前进,一路上,椰子壳在车中劝说马诺应该跟诺拉走在一起。诺拉之所以一直视自己为仇人,无非就是在吃马诺的醋,面对椰子壳的劝说,马诺没有表态,心中依然深爱着椰子壳。 泰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分集介绍:第17集剧情   深夜,马诺将椰子壳搂在怀中,深情对其表示爱其一生一世,待椰子壳离去之后,娜拉达忽然出现,面对女儿喜欢的男人,娜拉达当场无情告诫马诺以后不要再纠缠自己的女儿。马诺闻言遂追问娜拉达为何阻止自己跟椰子壳来往,娜拉达则做作神秘拒绝向马诺透露原因。   椰子壳回到家中,联想到近日萍蕾的过节,心中依然闷闷不乐,娜拉达见女儿愁眉不展,便问其发生了什么事情,椰子壳不愿意把近来的事情告诉给妈妈,娜拉达无奈之下只得不再追问椰子壳发愁的原因。   娜拉达终于原谅了阿奴瓦,次日,娜拉达在司机马诺的护送下,带着椰子壳坐车搬回阿奴瓦的家中,恰好诺拉带着外婆来到了娜拉家,车中的椰子壳一见外婆,遂要求马诺停下汽车,无奈娜拉达坚决不同意椰子壳下车看望外婆,椰子壳只得无可奈何的流下了眼泪。   萨母一见诺拉带着一个老太婆在娜拉达家的门口大喊大叫,于是关闭了大门口。诺拉和外婆不服气,站在铁门外面大喊大叫。二人的叫声被屋内的娜拉达妈妈听到,娜拉达妈妈便询问萨母发生了什么事情,萨母吱吱唔唔不敢透露实情,娜拉达的妈妈见状便来到了大门口,一见是诺拉,于是将二人放进了屋中。   诺拉与外婆进屋之后,开始对娜拉达的家人恶语相向,随后离开了娜拉达的家,娜拉达的母亲回想起二人之前说的话,气得当场跌坐在沙发上。   娜拉达回到了阿奴瓦的家中,正好薇塔也在,薇塔一见娜拉达又回来了,心中嫉恨无比,出言挖苦娜拉达,娜拉达镇静的与薇塔周旋,当场把薇塔气得七窃生烟。   事后薇塔回到家中,暗中打电话叮嘱索非一定要好好监视娜拉达的一举一动。   晚上用餐的时候,娜拉达向阿奴瓦透露椰子壳也在阿奴瓦的家中,并且希望椰子壳一同就餐,阿奴瓦离言虽然心中不快,但还是叫佣人把椰子壳叫到了餐桌前。   椰子壳心知阿奴瓦与索非都在排排挤自己,于是主动提出在橱房中吃饭,索非一听椰子壳要到橱房里面吃饭,抢先把橱房里的房菜全部倒进了垃圾桶。面对索非蛮横的行为,卫特警告对方以后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马诺接到上司的安排,去卡斯塔亚搜集一个重要人物的资料。 泰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分集介绍:第18集剧情   娜拉达回到阿奴瓦家中不久,薇塔带着大包小包也来阿奴瓦家中居住,娜拉达见状挖苦薇塔顶多只是一个小三的角色,此言气得薇塔当场要教训娜拉达,椰子壳生怕娜拉达受到伤害于是拦挡在双方的中间。   薇塔一见椰子壳替娜拉达出面,遂吩咐索非教训椰子壳,索非二话不说冲到椰子壳面前对其拳打脚踢,直至娜拉达出面阻止索非才停手。   此时阿奴瓦从外面回到家中,一见二个妻子又在争吵只觉头痛不已,娜拉达见阿奴瓦回来了,便当场指责阿奴瓦不守信用,依然让薇塔来纠缠自己。阿奴瓦自知理亏,当场对薇塔表示,如果薇塔想在自己的家中住处来,必须带着女佣向娜拉达下跪道谦。薇塔闻言悲愤万分,心中虽然不情愿,回到客房中左思右想,最终决定向娜拉达下跪。   当着娜拉达的面,薇塔下跪道谦,随后索非也向椰子壳下跪道谦,心地善良的椰子壳一见比自己年长的索非向自己下跪,急得赶紧扶起地上的索非。   一天,阿奴瓦坐在电脑面前发呆,保镖卫特见状便提起了娜拉达与薇塔之间的恩怨,阿奴瓦表示自己对不起娜拉达,娜拉达之所以一直恨自己,主要原因就是十几年前扔掉了对方的亲生女儿。   瓦务打电话到阿奴瓦的家中想约椰子壳出去玩,不料却被索非接到了电话,索非把事情9度网告诉给了薇塔,薇塔当场跟萍蕾想好了一个计划。   瓦务一来阿奴瓦的家中,还没进屋寻找椰子壳,萍蕾便扶着薇塔走了出来,一见瓦务声称阿姨患病不舒服。瓦务见状二话不说将薇塔扶进汽车准备送往医院治疗,萍蕾亦一同钻进了车内。   汽车开出没多远,薇塔表示不想去医院,只想去一个安静的地方休息一下,瓦务便把汽车开到了寺庙外面。   椰子壳正在后院浇花的时候,马诺忽然出现,神色紧张的声称找椰子壳有重要的事情,椰子壳相信了能诺的话,随其坐上汽车离开了阿奴瓦的家。这一切全被索非看在眼里,遂把情况报告给了娜拉达,娜拉达闻言紧急拨打女儿的电话,却发现女儿将手机落在了家中。随后娜拉达驱车出外寻找女儿,正好在路上撞见马诺停车强行亲吻椰子壳。不容马诺解释,娜拉达怒不可遏地将女儿带回了家中。 泰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全集大结局:第19集剧情   娜拉达将椰子壳带回家中之后,椰子壳无非理解妈妈的做法,母女俩当场争吵起来。一天,瓦务来到娜拉达妈妈家中,找到马诺之后,瓦务表示自己这一辈子只爱椰子壳一人,马诺是不可能从自己手中抢走椰子壳。待瓦务离去,马诺左思右想,终于明白为何娜拉达再三阻止自己跟椰子壳来往,原来对方有意将女儿许配给瓦务。   薇塔依然在阿奴瓦家中大吵大闹,阿奴瓦在争吵中终于扇了薇塔一个耳光,这一切全被准备从楼上走下来的娜拉达看在眼中,随后娜拉达回到了房中。阿奴瓦来到娜拉达的房中,当场表示自己非常在意娜拉达。娜拉达则向阿奴瓦表示,薇塔如何对待自己都不要紧,但是绝对不能骚扰椰子壳,不然她绝对不会放过薇塔。  一日晚餐,在薇塔敌意的目光中,娜拉达装做没事一样将椰子壳叫到桌前用餐。薇塔见状忍无可忍,当场挖苦椰子壳是一个低级的贫贱人士。一旁的阿奴瓦因为有言在先,只得装做没听到一样继续吃晚餐。   椰子壳用餐完毕来到橱房,索非随后跟来对椰子壳风言风语,椰子壳一改往日逆来顺受的性格,开口挖苦索非贫贱的身份。索非恼羞成怒伸手就想扇椰子壳的耳光,不料反被椰子壳狠狠扇了一耳光。二人争执间萍蕾也来到了橱房,一见椰子壳在教训索非,当场就想偷袭椰子壳,不料又被椰子壳扇了一耳光。随后薇塔也加入了战斗,三个人都不是椰子壳的对手,双方打得不可开交之时,娜拉达出现在当场,二话不说带走了椰子壳,卫特则冷着面孔向薇塔表示,如果对方再继续吵闹下去,一定会被走出阿奴瓦的家。   朋财始终记挂女儿椰子壳,一日积攒了一些钱,还给诺拉外婆之后,在诺拉的带领下来到了娜拉达妈妈的家门口。萨母一见诺拉带来一个叫化老,避之不及的透露椰子壳跟马诺约会去了。诺拉闻言气得扔下朋财就走,朋财随后跟上,二人在路上发生了争执,最后朋财被诺拉吓走。   马诺在上级安排之下来到了卡斯塔拉的边界,随后一群接头人将马诺带到了一处军事基地。   薇塔正在开车,忽然接到索非的电话,得知娜拉达要去阿奴瓦的公司,薇塔气急不已。 泰国电视剧《天国凤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全集大结局:第20集(天国凤凰第1部)   薇塔气急败坏带领萍蕾来到阿奴瓦的公司,当着阿奴瓦的面声称娜拉达来到了公司里面,一番搜寻之后,压根没有找到娜拉达的身影。此时阿奴瓦的保镖早就看不惯薇塔的行为,当场冷言冷语开口请求薇塔离开公司,薇塔无奈之下只得含怒离去。   马诺依然在卡斯塔亚的边界,提到上头安排的任务,另一个帮手表示上头怎么安排就怎么做。到了晚上之后,马诺与帮手跟明拉君会面,不料在会面过程中遇到敌人的追击,助手当场中弹身亡,马诺则不在所踪,而明拉君,则跳河游到对岸藏在一棵大树背后避过了追兵。   娜拉达受瓦务的邀请参加一场酒会,在酒会上,娜拉达有意摄合瓦务与椰子壳,于是专门选择跟椰子壳有关的话题谈话。在谈话中,娜拉达听到旁边的几个女人在讨论自己的女儿椰子壳,几个女人大声说椰子壳是一个低贱的女孩,这样的女孩简直是污染了贵族的生活场所,娜拉达闻言走到几个女人面前,当场开口反讽几个女人没有教养背的说人。   趁着娜拉达外出,索非又来挑衅椰子壳,椰子壳自然不会让索非得逞,当场拿起热水泼向索非,索非被热水泼到之后恼羞成怒,当场与闻声而来的薇塔以及萍蕾将椰子壳关押起来。待娜拉达一回来,得知自己的女儿被薇塔关押,娜拉达立即给了薇塔一个耳光,薇塔顿时怒从中起,迅速反击娜拉达,一旁的瓦务见状只得出手劝阻二人停手。   薇塔逼迫阿奴瓦从二个妻子里面选择一个,阿奴瓦对薇塔表示,自己离不开娜拉达,薇塔闻言有如五雷轰顶。   瓦务的父亲知道儿子喜欢椰子壳,于是瓦务的父亲在一次谈话中对瓦务表示,以后决不可能让椰子壳进入瓦家,瓦务闻言当场表示如果父亲真的这样做,自己就去英国读书再也不回来。   不久之后,瓦务真的收拾行囊准备离开泰国,瓦父见状劝说瓦务不要义气用事,不要光想着椰子壳,还要记得自己有一个父亲,瓦务根本不听父亲的劝告,依然埋头整理行礼。瓦父见状又拿出马诺说事,声称椰子壳喜欢的人是马诺,因此瓦务根本没机会跟椰子壳在一起,瓦务闻言当场反驳父亲,声称一定要跟马诺斗争到底。(大结局)
󰈣󰈤
 
 
 
>>返回首页<<
 
 
因版权问题本站不提供资源下载
 
 热帖排行
 
 
 
静静地坐在废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无际,忽然觉得,凄凉也很美
©2005- 王朝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