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凉山彝族传统性文化述论

2007-09-20 05:00:36  编辑来源:互联网  宽屏版  评论

女子成人仪式是她告别童年步入成年的人生重要转折和标,父母十分重视,尤其是母亲,她最了解女儿的生理状况,是女儿的贴心人。在仪式临近前,母亲会为女儿备好必用的“扎尼”、多层绣花头帕、新白褶裙,购买颜色各异的珠子和银领牌等服饰品。举行仪式这天,妇女们像过节般喜气洋洋,富者杀猪打羊,大宴宾客,贫者杀鸡泡酒款待亲友、邻居。仪式开始,妇女们尽情地说些逗弄少女的风流话和祝愿词,向她描述因性生殖器形象,祝她日后能找到一位阴茎粗状的丈夫。然后依次进行仪式中的每一程序。第一程序,挥“扎尼”。由主持者用“扎尼”绕姑娘头部和下身,口念有关性方面的“愿月经调和、性生活美满、有生有育”等祝福词。第二程序,改变发型戴上头帕。彝族女子成人前,发型为梳单辫垂于脑后,忌盘发于头,否则会伤害家人。举行成人礼后,发顶中分两股在耳后梳成双辫,头顶绣花黑色头帕,发辫交叉盘于头帕之上,此后忌垂发。额前的浏海用少许水打湿抹光,整齐发亮,以示少女情窦初开,秀丽端庄。第三程序,取耳线佩耳饰。彝族女子幼时多用绿色丝线穿于耳垂部作耳饰,以后,被穿部位已成小孔,可佩戴饰品。第四程序,脱童裙著彩裙。彝族女子幼年时著浅色二截童裙,裙边镶一粗一细两条黑布边。举行仪式后,她们穿红、蓝、黑等色彩对比度强烈的三截或四截长统百褶裙。换裙过程中,主持者口含冷水,一边喷洒在少女身上,一边口念∶“少女彩裙往下穿,姑舅之子往上来;莫乱伦、莫降级,同姓家支防在外,姑舅之子向里来。...”念毕,将彩裙从头顶向下给少女穿上。这些祝词实则是对初期步入青春期的少女进行的首次性教育,其意象征著少女穿上漂亮彩裙、告别美好童年、跨入青春门槛,使男人们非常羡慕,追求少女的男性必将蜂涌而至。但是,贞洁是女性的美德,所以少女要随时保持清醒的头脑,莫在爱的海浪中失去平衡,丢失人生的风帆而坠入七情六欲的旋涡中损坏自己的名誉,应把青春完美地奉献给所爱的姑舅之子。仪式全过程进行完毕,男性即可参加,人们席地而坐,共进祝福餐。

以上少女服饰的变化,使得人们更能直观地了解姑娘成年与否,也更有利于男性对她们交往的选择。在彝族社会中,姑娘成人,可自由逛街、赶集、观看赛马等出入社交场所;可以交男友、找情人。即便有个别发生性行为(主要指“所地”方言地区),只要不违反等级和血亲的限制,一般不受习惯法的处罚;若姑娘怀孕,男子则需赔礼或与之结婚即可。反之,未举行成人礼的女子受到社会各界严格保护,不准调戏、奸污,更不准与之发生性行为。若发生此类事件,男子会遭全社会鄙视,并受习惯法的严惩,终身不能参加各种祭祖仪式活动,也就是不再被视为家庭成员。彝族谚语讲∶“好色莫奸幼”,这里的“奸”与汉语中的“奸”意义有别,往往是以禽类作爱时摆动翅膀的动作来代之,认为奸幼非人所为,而是禽器之举。

未成年则有性行为者(无论主动或被动)终身被视为不洁,严禁她参加各类红白喜事。更为严重的是,在他去世时,其停尸架与正常死亡者有别(这是彝族人尊严遭受的最大打击和伤害)。日后,儿女子孙为其举行超渡送灵时,也须由“毕摩”单独举行一场“消痕法事”,她的灵魂才能回归祖界,被祖先接纳。

凉山彝族对上述性行为的习俗规定,正是对全社会进行性教育的内容,它非常有利于保护未成年女子的身心健康和成长。因此,在彝族社会里,至今少有幼女被奸事件的发生。

其次,再看性教育在彝族送祖灵仪式中的表现。彝族人在父母双双去世后,儿女子孙要为之举行超渡送灵的仪式,称为“作帛”。它包含有为考妣灵魂举行婚礼的内涵,只不过此时“新郎”和“新娘”的地位与生前男为主,坐上方有所不同,而是女为主坐上方,谚语也讲“活在世上,父亲最大;去世之后,母亲为大”。笔者认为,这是彝族母权制风俗在宗教文化中的传承。凉山彝族大凡要举行宗教仪式时,都必须从妇女手(若有关孩子之事则查其母亲,若系整个家庭之事则查其家庭主妇、若系夫妻之事则查其妻子)进行调查、占卜决定所要举行的仪式属哪类性质。并且仪式过程中仍以妇女为中心,尤其有关性方面的仪式,如“解除性障碍”、“清扫生产道”、“驱除埋狗和鸡的污秽”、“清净乳裙”、“赎、取、招、唤、拉回生育魂”等仪式则更是如此。

“作帛”仪式隆重,程序繁琐,所耗财物数广、量多、所需时间少则九天九夜,多则数十日,现今一般为三日或一日,整个仪式需念十多场经。首先由“毕摩”主持将考妣灵魂从阴间请出,使其重新团聚;再依次为他们净身、著装后,让他们焕发青春(多指恢复青壮年时代的性功能和生育力),并设(婚)宴庆贺,祝愿他们开始新的生活(指去世的夫妻,因去阴间的先后时间不同而彼此陌生,此时为之举行“婚礼”,让他们在来生世界重逄,开始又一次生活在一起),使分离已久的“夫妻”回忆种种前世的恩爱和(性)交欢(乐),以达到相互亲热,然后“夫妻”恩恩爱爱地双双出游,在“毕摩”安插的神枝法坛中相互追逐、嬉戏、拥抱、交合,最后将祭祀用的猪、羊等也作交合装置放在发插的神枝法坛周围。进行以上全过程,女性一般不在场,在场的男性都会不停地发出嬉戏声、交合声。此种壮观交欢示范场面,不正是对人们进行性教育的最好时机吗?当然,这里需要指出的是,彝族在举行“作帛”仪式中的性教育内涵,主要为的是祈求子孙具有旺盛的生育力,预示家中人丁兴旺、六畜繁殖。所以,在此活动中,交错地进行著许多以达到子孙兴旺为目的的性教育示范仪式。

123456

  女子成人仪式是她告别童年步入成年的人生重要转折和标,父母十分重视,尤其是母亲,她最了解女儿的生理状况,是女儿的贴心人。在仪式临近前,母亲会为女儿备好必用的“扎尼”、多层绣花头帕、新白褶裙,购买颜色各异的珠子和银领牌等服饰品。举行仪式这天,妇女们像过节般喜气洋洋,富者杀猪打羊,大宴宾客,贫者杀鸡泡酒款待亲友、邻居。仪式开始,妇女们尽情地说些逗弄少女的风流话和祝愿词,向她描述因性生殖器形象,祝她日后能找到一位阴茎粗状的丈夫。然后依次进行仪式中的每一程序。第一程序,挥“扎尼”。由主持者用“扎尼”绕姑娘头部和下身,口念有关性方面的“愿月经调和、性生活美满、有生有育”等祝福词。第二程序,改变发型戴上头帕。彝族女子成人前,发型为梳单辫垂于脑后,忌盘发于头,否则会伤害家人。举行成人礼后,发顶中分两股在耳后梳成双辫,头顶绣花黑色头帕,发辫交叉盘于头帕之上,此后忌垂发。额前的浏海用少许水打湿抹光,整齐发亮,以示少女情窦初开,秀丽端庄。第三程序,取耳线佩耳饰。彝族女子幼时多用绿色丝线穿于耳垂部作耳饰,以后,被穿部位已成小孔,可佩戴饰品。第四程序,脱童裙著彩裙。彝族女子幼年时著浅色二截童裙,裙边镶一粗一细两条黑布边。举行仪式后,她们穿红、蓝、黑等色彩对比度强烈的三截或四截长统百褶裙。换裙过程中,主持者口含冷水,一边喷洒在少女身上,一边口念∶“少女彩裙往下穿,姑舅之子往上来;莫乱伦、莫降级,同姓家支防在外,姑舅之子向里来。...”念毕,将彩裙从头顶向下给少女穿上。这些祝词实则是对初期步入青春期的少女进行的首次性教育,其意象征著少女穿上漂亮彩裙、告别美好童年、跨入青春门槛,使男人们非常羡慕,追求少女的男性必将蜂涌而至。但是,贞洁是女性的美德,所以少女要随时保持清醒的头脑,莫在爱的海浪中失去平衡,丢失人生的风帆而坠入七情六欲的旋涡中损坏自己的名誉,应把青春完美地奉献给所爱的姑舅之子。仪式全过程进行完毕,男性即可参加,人们席地而坐,共进祝福餐。   以上少女服饰的变化,使得人们更能直观地了解姑娘成年与否,也更有利于男性对她们交往的选择。在彝族社会中,姑娘成人,可自由逛街、赶集、观看赛马等出入社交场所;可以交男友、找情人。即便有个别发生性行为(主要指“所地”方言地区),只要不违反等级和血亲的限制,一般不受习惯法的处罚;若姑娘怀孕,男子则需赔礼或与之结婚即可。反之,未举行成人礼的女子受到社会各界严格保护,不准调戏、奸污,更不准与之发生性行为。若发生此类事件,男子会遭全社会鄙视,并受习惯法的严惩,终身不能参加各种祭祖仪式活动,也就是不再被视为家庭成员。彝族谚语讲∶“好色莫奸幼”,这里的“奸”与汉语中的“奸”意义有别,往往是以禽类作爱时摆动翅膀的动作来代之,认为奸幼非人所为,而是禽器之举。   未成年则有性行为者(无论主动或被动)终身被视为不洁,严禁她参加各类红白喜事。更为严重的是,在他去世时,其停尸架与正常死亡者有别(这是彝族人尊严遭受的最大打击和伤害)。日后,儿女子孙为其举行超渡送灵时,也须由“毕摩”单独举行一场“消痕法事”,她的灵魂才能回归祖界,被祖先接纳。   凉山彝族对上述性行为的习俗规定,正是对全社会进行性教育的内容,它非常有利于保护未成年女子的身心健康和成长。因此,在彝族社会里,至今少有幼女被奸事件的发生。   其次,再看性教育在彝族送祖灵仪式中的表现。彝族人在父母双双去世后,儿女子孙要为之举行超渡送灵的仪式,称为“作帛”。它包含有为考妣灵魂举行婚礼的内涵,只不过此时“新郎”和“新娘”的地位与生前男为主,坐上方有所不同,而是女为主坐上方,谚语也讲“活在世上,父亲最大;去世之后,母亲为大”。笔者认为,这是彝族母权制风俗在宗教文化中的传承。凉山彝族大凡要举行宗教仪式时,都必须从妇女手(若有关孩子之事则查其母亲,若系整个家庭之事则查其家庭主妇、若系夫妻之事则查其妻子)进行调查、占卜决定所要举行的仪式属哪类性质。并且仪式过程中仍以妇女为中心,尤其有关性方面的仪式,如“解除性障碍”、“清扫生产道”、“驱除埋狗和鸡的污秽”、“清净乳裙”、“赎、取、招、唤、拉回生育魂”等仪式则更是如此。   “作帛”仪式隆重,程序繁琐,所耗财物数广、量多、所需时间少则九天九夜,多则数十日,现今一般为三日或一日,整个仪式需念十多场经。首先由“毕摩”主持将考妣灵魂从阴间请出,使其重新团聚;再依次为他们净身、著装后,让他们焕发青春(多指恢复青壮年时代的性功能和生育力),并设(婚)宴庆贺,祝愿他们开始新的生活(指去世的夫妻,因去阴间的先后时间不同而彼此陌生,此时为之举行“婚礼”,让他们在来生世界重逄,开始又一次生活在一起),使分离已久的“夫妻”回忆种种前世的恩爱和(性)交欢(乐),以达到相互亲热,然后“夫妻”恩恩爱爱地双双出游,在“毕摩”安插的神枝法坛中相互追逐、嬉戏、拥抱、交合,最后将祭祀用的猪、羊等也作交合装置放在发插的神枝法坛周围。进行以上全过程,女性一般不在场,在场的男性都会不停地发出嬉戏声、交合声。此种壮观交欢示范场面,不正是对人们进行性教育的最好时机吗?当然,这里需要指出的是,彝族在举行“作帛”仪式中的性教育内涵,主要为的是祈求子孙具有旺盛的生育力,预示家中人丁兴旺、六畜繁殖。所以,在此活动中,交错地进行著许多以达到子孙兴旺为目的的性教育示范仪式。 123456
󰈣󰈤
 
 
 
>>返回首页<<
 
 
 转载本文
 UBB代码 HTML代码
复制到剪贴板...
 
 热帖排行
 
 
王朝网络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关注本站公众号wangchaonetcn
 
 
静静地坐在废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无际,忽然觉得,凄凉也很美
©2005- 王朝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