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美国有日本英国谁是中国的左膀右臂?

来源:互联网  宽屏版  评论
2007-08-31 07:25:17

天下博局,谁执牛耳?非中即美。美国是帝国主义国家阵营中的领袖,中国乃社会主义国家阵营中的盟主。冷观美国,在国际舞台上,纵横捭阖,虎虎生风,无不得益于两个左膀右臂——日本和英国。静观中国,茕然独立,在国际事务中,常常是单刀赴会,没有得力的“左膀右臂”摇旗呐喊。环顾四周,友好国家有之,非敌非友国家有之,若即若离国家有之,唯独没有称得上“左膀右臂”的国家,中国有句俗话:一个好汉三个帮。所以中国也要有“左膀右臂”国家,但谁最有资格呢?

美国一主两仆,共生共赢,相得益彰。我们先看美国“左膀右臂”所起的作用:

一、 军事上,一呼百应:以伊拉克战争为例,日英过分追随美国在全球的军事行动,积极响应美国对伊作战,悍然向海湾地区派出了军队。

二、 战略上,积极配合:美国利用日本操控台湾海峡局势,把日本推到与中国抗衡的前台,利用日本基地主宰亚洲事务,而英国是美国对欧洲政策的“基石”,是美国通往欧洲战略的桥梁。

三、经济上,大力支援:美国打仗,盟国承担经费,这是美国战争的传统打法,美国打仗成了赚钱的买卖。日本为伊战援助资金额达到50亿日元,英国政府为伊战拨专款380亿英镑。

四、 技术上,无私提供:日英是科技大国,美日英在技术领域相互合作、共同开发、共享共用。美国“陆、海、空”主要武器系统,大量使用了日英电子器件和零部件。

美国借英国制约欧洲,借日本制衡亚洲,以英国为美国右翼,以日本为左翼,形成了围棋布局中的“双飞燕”。

由此观之,美国是非常重视御国之术和用人之道的。御国,用的是中国的连横术。战国时期,秦国为拆散六国合纵组织,采用了张仪的连横战略,为推行这一谋略,秦国不惜使用拉拢、利诱、威胁等手段与一些国家结盟,破解六国合纵,最终通过武力迫使六国相继臣服。用人,即善养贤士。布什与小泉、布莱尔私交甚深。其实,御国与用人道理相同。御国就是御人的艺术,人为国所用,国为人所运,这是君王与贤士的二元化。《战国策》记载齐宣王与颜镯的一次辩论,就阐述了这个道理,王固然拥有国权,但如果没有贤士的辅助和谋略,多半不能成功。汉代刘邦曾说:“夫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我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运饷至军,我不如萧何,统百万兵士,战必胜,攻必取,我不如韩信,此三人系当今豪杰,我能任用,故得天下”。一语道破了用人的妙处。

为今之计,御国用人,应摆上我们国策的重要议事日程上来。这系关国脉大业,也将决定中国在当今全球战略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又将用什么方式维护国家统一及国家安全等重大利益,这是历史无可选择的宿命。然而,当我们 “盘点”手中可资利用的国家时发现,在我们阵营中,足以与日本英国匹敌的 “左膀右臂”国家几乎没有,不是国贫,就是民弱,能与中国构成对称关系的主仆国,惟有朝鲜和越南差强人意。

1、朝鲜行吗?刚性有余,实力不足。中国和朝鲜一衣带水,山川相连。目前双方关系处于“回暖期”的状态,朝鲜对中国的怨气尚未吐尽,处于半梦半醒之间,双方是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从发展的大局来看平壤,中国是世界上极少数几个它可以求助的国家之一,(无论是经济还是军事),也是它通向外部世界的一个窗口,更是它免于受强敌攻击的庇护神,它有求于我,对中国依赖性很强,可以说我荣他荣,我损他损,双方几乎又是一种唇亡齿寒的关系。目前政治上高层往来频繁,互信合作不断加强,在半个世纪前共同携手抗击外来侵略时,中国有恩与他,历史情结化不开。如选他做为中国将员,朝鲜可比英国。朝鲜位于朝鲜半岛,濒临日本海和黄海,我们依托日本海和黄海平台,进可攻;凭借鸭绿江,退可守,中朝建立主仆关系,能在世界格局中显现更强的活力与更丰富的色彩。

2、越南行吗?后劲有余,铁心不足。双方关系处于“解冻期”状态,从未来的前景来看,两国关系也将随各自的利益来决定。自胡主席访问越南后,双方定位为“四好”国家,即:“好邻居、好朋友、好伙伴、好同志”,尽管越南和中国都是由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彼此有相同的意识形态,但越南与中国有过不愉快的往事,它虽然明里归顺,但暗里不服,两国目前关系只能用“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来形容。我们能否抛弃前嫌,对越南学一学战国时期的齐恒公,不记一箭之仇,拜管仲为相?若此,越南可比日本,士气可用,是天下一盘棋中的 “马前卒”。越南位于中南半岛,联结太平洋和印度洋,战略位置十分重要,而“金兰湾”却是制衡亚太的“马陵道”,战略意义不言自明。

如果中朝越真能构成一主二仆关系,那么,这种格局,将是一幅形神俱备的“龙角”图,与美国的“双飞燕”交相辉映。届时,中国龙摆头顶角,领朝鲜进逼美日,兼牵俄罗斯,驱越南打压东盟诸国,兼守印度,中国龙在国际舞台上,将不再是演独角戏。

亚洲是我们共同的家园,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亚洲,我们历来主张,亚洲各国应该在政治上和睦相处,经济上互利合作,安全上互信协作。中国将坚定地奉行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方针,共同维护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从人类历史的演变来看,霸权国家与兴起的大国关系总是不调和的,帝国主义国家与社会主义国家的世界观、价值观不同,因此,中国与帝国主义国家的关系,仍然是你死我活的关系,所以,中国面临的最大的外部挑战仍来自于帝国主义的压力,可以断言,世界两大阵营不会融合,只能是此消彼长,彼衰我盛,共托世界天平两极。和平与发展仍然是当今时代的主题,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的趋势深入发展,各国相互依存和相互合作不断加深,世界国际形势正在发生复杂而深刻的变化。

最后,笔者不改欲套,继续用古人的名言结束全篇,英国前首相迪斯累利说过:“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那么,中国的“左膀右臂”将是为利益而战!

  天下博局,谁执牛耳?非中即美。美国是帝国主义国家阵营中的领袖,中国乃社会主义国家阵营中的盟主。冷观美国,在国际舞台上,纵横捭阖,虎虎生风,无不得益于两个左膀右臂——日本和英国。静观中国,茕然独立,在国际事务中,常常是单刀赴会,没有得力的“左膀右臂”摇旗呐喊。环顾四周,友好国家有之,非敌非友国家有之,若即若离国家有之,唯独没有称得上“左膀右臂”的国家,中国有句俗话:一个好汉三个帮。所以中国也要有“左膀右臂”国家,但谁最有资格呢?   美国一主两仆,共生共赢,相得益彰。我们先看美国“左膀右臂”所起的作用:   一、 军事上,一呼百应:以伊拉克战争为例,日英过分追随美国在全球的军事行动,积极响应美国对伊作战,悍然向海湾地区派出了军队。   二、 战略上,积极配合:美国利用日本操控台湾海峡局势,把日本推到与中国抗衡的前台,利用日本基地主宰亚洲事务,而英国是美国对欧洲政策的“基石”,是美国通往欧洲战略的桥梁。   三、经济上,大力支援:美国打仗,盟国承担经费,这是美国战争的传统打法,美国打仗成了赚钱的买卖。日本为伊战援助资金额达到50亿日元,英国政府为伊战拨专款380亿英镑。   四、 技术上,无私提供:日英是科技大国,美日英在技术领域相互合作、共同开发、共享共用。美国“陆、海、空”主要武器系统,大量使用了日英电子器件和零部件。   美国借英国制约欧洲,借日本制衡亚洲,以英国为美国右翼,以日本为左翼,形成了围棋布局中的“双飞燕”。   由此观之,美国是非常重视御国之术和用人之道的。御国,用的是中国的连横术。战国时期,秦国为拆散六国合纵组织,采用了张仪的连横战略,为推行这一谋略,秦国不惜使用拉拢、利诱、威胁等手段与一些国家结盟,破解六国合纵,最终通过武力迫使六国相继臣服。用人,即善养贤士。布什与小泉、布莱尔私交甚深。其实,御国与用人道理相同。御国就是御人的艺术,人为国所用,国为人所运,这是君王与贤士的二元化。《战国策》记载齐宣王与颜镯的一次辩论,就阐述了这个道理,王固然拥有国权,但如果没有贤士的辅助和谋略,多半不能成功。汉代刘邦曾说:“夫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我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运饷至军,我不如萧何,统百万兵士,战必胜,攻必取,我不如韩信,此三人系当今豪杰,我能任用,故得天下”。一语道破了用人的妙处。   为今之计,御国用人,应摆上我们国策的重要议事日程上来。这系关国脉大业,也将决定中国在当今全球战略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又将用什么方式维护国家统一及国家安全等重大利益,这是历史无可选择的宿命。然而,当我们 “盘点”手中可资利用的国家时发现,在我们阵营中,足以与日本英国匹敌的 “左膀右臂”国家几乎没有,不是国贫,就是民弱,能与中国构成对称关系的主仆国,惟有朝鲜和越南差强人意。   1、朝鲜行吗?刚性有余,实力不足。中国和朝鲜一衣带水,山川相连。目前双方关系处于“回暖期”的状态,朝鲜对中国的怨气尚未吐尽,处于半梦半醒之间,双方是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从发展的大局来看平壤,中国是世界上极少数几个它可以求助的国家之一,(无论是经济还是军事),也是它通向外部世界的一个窗口,更是它免于受强敌攻击的庇护神,它有求于我,对中国依赖性很强,可以说我荣他荣,我损他损,双方几乎又是一种唇亡齿寒的关系。目前政治上高层往来频繁,互信合作不断加强,在半个世纪前共同携手抗击外来侵略时,中国有恩与他,历史情结化不开。如选他做为中国将员,朝鲜可比英国。朝鲜位于朝鲜半岛,濒临日本海和黄海,我们依托日本海和黄海平台,进可攻;凭借鸭绿江,退可守,中朝建立主仆关系,能在世界格局中显现更强的活力与更丰富的色彩。   2、越南行吗?后劲有余,铁心不足。双方关系处于“解冻期”状态,从未来的前景来看,两国关系也将随各自的利益来决定。自胡主席访问越南后,双方定位为“四好”国家,即:“好邻居、好朋友、好伙伴、好同志”,尽管越南和中国都是由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彼此有相同的意识形态,但越南与中国有过不愉快的往事,它虽然明里归顺,但暗里不服,两国目前关系只能用“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来形容。我们能否抛弃前嫌,对越南学一学战国时期的齐恒公,不记一箭之仇,拜管仲为相?若此,越南可比日本,士气可用,是天下一盘棋中的 “马前卒”。越南位于中南半岛,联结太平洋和印度洋,战略位置十分重要,而“金兰湾”却是制衡亚太的“马陵道”,战略意义不言自明。   如果中朝越真能构成一主二仆关系,那么,这种格局,将是一幅形神俱备的“龙角”图,与美国的“双飞燕”交相辉映。届时,中国龙摆头顶角,领朝鲜进逼美日,兼牵俄罗斯,驱越南打压东盟诸国,兼守印度,中国龙在国际舞台上,将不再是演独角戏。   亚洲是我们共同的家园,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亚洲,我们历来主张,亚洲各国应该在政治上和睦相处,经济上互利合作,安全上互信协作。中国将坚定地奉行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方针,共同维护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从人类历史的演变来看,霸权国家与兴起的大国关系总是不调和的,帝国主义国家与社会主义国家的世界观、价值观不同,因此,中国与帝国主义国家的关系,仍然是你死我活的关系,所以,中国面临的最大的外部挑战仍来自于帝国主义的压力,可以断言,世界两大阵营不会融合,只能是此消彼长,彼衰我盛,共托世界天平两极。和平与发展仍然是当今时代的主题,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的趋势深入发展,各国相互依存和相互合作不断加深,世界国际形势正在发生复杂而深刻的变化。   最后,笔者不改欲套,继续用古人的名言结束全篇,英国前首相迪斯累利说过:“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那么,中国的“左膀右臂”将是为利益而战!
󰈣󰈤
 
 
 
>>返回首页<<
 
 热帖排行
 
 
王朝网络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关注本站公众号wangchaonetcn
 
 
静静地坐在废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无际,忽然觉得,凄凉也很美
©2005- 王朝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