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当前位置: 王朝网络 >> 娱乐八卦 >> 揭朱之文春晚后生活:送孩子去私立学校(组图)
 

揭朱之文春晚后生活:送孩子去私立学校(组图)

2012-03-03 13:08:00 编辑來源:互联网 繁體版 评论
 
 
  

  

  央视龙年春晚,全国亿万观众记住了朴实又实力不凡的草根歌手朱之文。去年在一档电视台选秀节目中,他身穿军大衣演唱《滚滚长江东逝水》如杨洪基原音重现,技惊四座,一举获得了“大衣哥”的绰号。如今春晚已过去一个月了,春晚的“余热”是否在“大衣哥”身上继续显现呢?春晚给朱之文的生活带来了改变吗?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近日走进了朱之文的家乡——山东省菏泽市单县郭村镇朱楼村,去找寻这些答案。

  

  朱之文带红朱楼村,老宅妇孺皆知

  记者坐了数个小时的长途大巴赶到单县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一打听,才知道朱之文的村子离县城还有几十里,已没有车子过去了。不过在询问的过程中,朱之文在当地的知名度也让记者暗暗惊叹。因为提到郭村镇朱楼村不一定人人知道,但提到朱之文的名字,不论妇孺,都会很清楚地告诉你乘车的路线,以及他们的见闻。

  记者所住宾馆的一位服务员告诉记者,经常会遇到来找朱之文的人。“过年没几天,还有一对老夫妇过来找朱之文,就住在我们这。他们说看了春晚特别喜欢这个憨厚的农民,就到这边来了。”

  在宾馆附近的一家小饭店,老板聊起朱之文,也能说出些故事。“过年没看到他,之前看到几次。当时他参加我们山东电视台《我是大明星》后就很火了,走在大街上大家都会跟他打个招呼,他人也很好,憨笑几下,你要是和他合影,他也不会拒绝。”

  第二天一早,记者搭车赶往朱楼村。那是个有着2000多户人家的大村子,记者赶到时村子里很安静,只有三三两两的村民在聊天。

  记者这个陌生面孔的出现,很快引起他们的注意。本想向他们问路,但热情的村民总率先开口:“找朱之文的吧?从这里往前,往左拐,再问问就知道了。”他们这种“未卜先知”的能力让记者惊讶不已,闲聊中才得知,几乎这段时间出现在村里的陌生面孔都是冲朱之文去的,他们早已习惯了。就这样,记者很快找到了朱之文的老宅。

  曾借钱买屋,现计划盖新房、铺路架桥

  三间瓦房的主屋、一间土屋、砖头简单堆积起来的院墙就是朱之文老宅的框架了,院子倒很大,枣树、桃树立于院落的两角,中间一棵槐树上挂着金灿灿的玉米,是院落里难得的亮色。而几只鸡鹅加一条小狗,则为院落里添了不少生机。

  朱之文不在家,记者联系他时,他正在北京录制节目。在这个老宅留守的是朱之文的妹妹朱桂莲。她告诉记者,老宅已经多年没有出新了。“那个土屋是十几年前借钱买的,因为母亲跟三哥(对朱之文的称呼)住,三哥结婚后有了孩子,三间堂屋就挤不下了,就借钱买了这个土屋给母亲居住。”朱桂莲透露,母亲现在已经不在了,朱之文今年春晚走红以后,也赚了些钱,现在想对老宅进行翻新。“听他提过,想把土屋拆了重建新的,三间堂屋估计不准备动了。今年年前堂屋还封了阳台,冬天屋子也更暖和一些。”

  除了有给老宅出新的计划,早在春晚彩排期间,记者对朱之文采访时,他就提到想为村子铺路架桥。而这个想法村子里的人也都有所耳闻。“三哥是想为村子里架桥的。”

  朱桂莲说,村子前头有条河,有十多米宽。而村子里的田地都在河对面。农忙时下地干活,要跑很远的路,从唯一的大桥上过去,很不方便。

  

  

  

揭朱之文春晚后生活:送孩子去私立学校(组图)


  “大衣哥”朱之文家中(图片来源:现代快报)

  从前门可罗雀,如今庭院里车水马龙

  

  当天记者在早上8点半左右就赶到朱之文家,但依然不是最早的。走进院里时,已有一男一女在院落中与朱桂莲交谈了。女子一直询问着朱之文的电话,朱桂莲对此似乎司空见惯,很有分寸地拒绝和应付着。要电话未果,对方最终留下两个风筝离开了。事后记者才了解到,这二人是从山东潍坊赶来的,目的是想通过朱之文介绍认识老毕,借以登上《星光大道》的舞台。

  “三哥是初一回来的,初七就走了,三嫂正月十六也去了北京,两个小孩也都上学去了,我就一直帮他看家。这些天每天都有人来找他,到你,今天已经第三拨了。”朱桂莲表示,一大早就有一个酒厂的人来找朱之文,送了两瓶酒,希望朱之文能考虑帮酒厂做代言。“一般都是来找三哥做代言和演出的,偶尔有一些想让三哥做介绍人,去上《星光大道》之类的节目。”

  说起这些,朱桂莲有些兴奋但也有些无奈。“以前也就亲戚邻居来串门,如果三哥三嫂出去打工,就更没什么人过来。现在从早到晚都有人来,我都不知道怎么应付。”朱桂莲表示,虽然没有具体做过统计,但是每天至少是有5拨人登门拜访。而记者在停留的两个多小时里,就遇到两拨人,除了潍坊来的,还有从青岛来邀请朱之文演出的。

  而朱之文现在也是整个单县的大名人。村子里的人告诉记者:“在县电视台上看到过他,有个羽绒服的代言广告。还有化肥和电动车的。”不过记者也了解到,除了这些正规的代言外,朱之文也曾“被代言”过。前不久他成了滨州一家男科医院的“代言人”。“被代言”风波目前已平息,面对侵权,朱之文选择淡然处之,谈及未来代言广告的标准,他曾说,选择代言品牌,原则是首先不能对百姓有害,“绝不弄虚作假。”

  采访中,记者还意外获悉,出名后的朱之文今年还当选为菏泽市政协委员。不过,开政协会时,他正在北京录节目,所以没参加。

  孩子曾没钱上学,如今去了私立学校

  朱之文家的穷,曾是村里公认的。“当年朱之文很晚才结婚,那时因为太穷,媳妇也很难找。”附近的村民说,朱之文家兄弟三个,姐妹四个,一大家子人,吃穿都成问题,所以,都没怎么上学。

  朱桂莲告诉记者,她和朱之文是兄妹中最小的两个,小时候家里穷,两人只上到小学二年级就不上了。“三哥打小喜欢唱歌,但没上过学,所以很多字都不认识,为了认歌词,他就买了字典自己认,碰到什么人都去问,都去学。”或许正是这样的原因,朱之文对孩子的教育也特别上心。

  “早些年家里穷,三哥的两个孩子都是很晚才上的学。现在大的闺女已经14岁了,儿子也12岁了,不过都只是才上4年级。如今三哥生活也好了,也有钱了,过年就把孩子送到县里上学了。”朱桂莲介绍,两个孩子去了单县一个私立学校上学,都寄宿在学校里,每两周才能回来一次。

  不光孩子送到了好的学校,记者从村里人口中还得知,过年期间,朱之文还给两个孩子请了家教。“他两个孩子学习成绩不太好,估计送到县里跟不上,就找了村里的一个老师做了一个月的家教。据说是给了2000块钱。”

  从前家徒四壁,如今大件俱全

  在朱之文家转了一圈,冰箱、彩电、滚筒洗衣机、电脑等现代化的电器与斑驳破落的老宅形成了很怪异的组合。朱桂莲告诉记者,以前家里什么都没有,有辆自行车就算是很好的宝贝了。现在的这些家电,都是朱之文走红以后添置的,而很多还是别人送的。“洗衣机就是别人送的,都放在这角落,我们都不会用。电脑也是别人送的,我们也不懂。今年过年,我们花了两千多装了个太阳能和淋浴房。”

  当记者问及,今年过年,朱之文有没有给亲戚朋友送礼时,朱桂莲说,和往年没什么不同,只是问他们兄妹缺什么,能帮的就帮一把。她还表示,自己与朱之文在兄妹几个中,关系是最好的,“以前总是替我三哥难过,太穷了,日子过得特别苦。我自己家境也不好,想帮他也都是没办法。现在别人都说三哥红了,我才不管这些,我只是觉得三哥确实生活上好了很多,我不必为他揪心了。”

  

揭朱之文春晚后生活:送孩子去私立学校(组图)


  心灵依然朴实,村里人都夸

  

  走红后的朱之文,生活上发生了很大改变,不过在村民眼中,他依然是那个有着朴实心灵的“三大嘴”(朱之文的绰号)。

  “没啥变化,过年回来还跟以前一样,整天嘻嘻哈哈的。”与朱之文前后排的张婶告诉记者,“老的小的,他都能玩到一起。”

  村口的一位大妈也告诉记者,过年朱之文回来的那几天,大家都去他家看过。“大家让他讲在北京的事,他也肯讲,但是让他唱歌,他死活不肯。不过大家走了,他又会唱两句逗大家。”

  “还是那样,人很好,过年会很神秘地告诉我们,这几天又赚了多少钱,你要问他借钱,只要开口他都会借的。”朱之文隔壁的朱大伯这样告诉记者。

  依旧爱唱歌,练歌房是禁地

  采访中,一个小房间引起记者的注意,那是朱之文的小练歌房。“这个练歌房,三哥平时都不让孩子进来。”记者看到,里面非常简单,就一架电子琴,据说是于文华送给他的。里面还有几张古旧的CD和磁带,都是当时朱之文用来练歌的。“以前在院子里唱,会影响人,所以他就弄了这个小房间,专门自己练歌。”

  朱之文对唱歌的热爱,也表现在他对荣誉的珍视上。记者发现,主屋的厅堂内,最显眼的地方挂着当年他在《星光大道》获奖时别人赠送的书法贺礼。而这几年在各类比赛中获得的奖杯,则被放在厅堂中间桌子的一角,“怕孩子们碰到,所以就摆在那里,不容易弄坏了。”朱桂莲说。

  农民歌手今何在

  多数草根,回归平淡才是真

  朱之文的走红,让人不禁联想到以往春晚舞台上的农民歌手。2009年,刘仁喜和马广福上春晚后,同样红了好一阵。几年过去了,他们怎么样了呢?近日,记者与他们取得了联系。

  刘仁喜如今已60岁了,是旅顺铁山街道大刘家村的一位地道农民。2008年底,刘仁喜在央视《星光大道》上获得月冠军,此后登上2009年春晚,一夜间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记者拨通他的电话时,问到如今的情况,刘仁喜直言:“现在没什么演出了。以前刚上春晚的时候很多,一个月都有好几场。现在基本没有什么,只是偶尔有些活动去唱两首。”刘仁喜表示,春晚确实让他红火了好一阵,但对他来说,那些都是浮云,他依然还是最朴实的农民,最热爱的除了唱歌,就是他的果园和奶牛。“我觉得这样的生活最好。但是有演出我也好好珍惜,毕竟这是我的爱好。”

  与刘仁喜一起上春晚的马广福,是来自黑龙江佳木斯桦南县梨树乡的农民。他也是因在《星光大道》舞台上大放异彩登上2009年春晚舞台的。与刘仁喜一样,如今马广福外出表演的机会也没春晚过后那么多了,但他却并没有什么失落感,而是倍感踏实,他享受自己在田间劳作的幸福感。“说到底,我还是一个农民,有演出就去,没演出就踏踏实实地务农,这样活得挺好。”

  业内人士来支招

  想红得久,他们要做很多事

  这些年,通过央视春晚走红的农民歌手有不少,像刘仁喜、 马广福、阿宝、旭日阳刚、朱之文等等。但人们也发现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上春晚前后的一段时间,他们确实相当红,不过,这段走红期并不长,不少人隔个一年半载就会淡出公众的视野。

  走上春晚的农民歌手为何多数昙花一现?著名音乐制作人卢中强从专业的角度分析, “出现这种情况,一来是因为这些通过晚会走红的农民歌手,其功能性太强,往往只作为晚会的一部分,去照顾和迎合不同受众的需求。虽然有一技之长,但是能不能借此为生,是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的。再者,观众对于他们的消费也是一种杀鸡取卵的方式,在其走红后没有留给他们更多思考和摸索的空间,而是通过各种手段去进一步消费他们的台前幕后,很容易造成审美疲劳。”

  那么,如何让这些农民歌手的音乐之路走得更长远呢?卢中强表示,能力、天赋、团队都是农民歌手要想走得更远的重要因素。“就天赋来说,他们可能确实都有一副好嗓子。但就能力来说,他们不能太过于强调功能性。一定要找准自己的方向,找到适合自己的路子。在这一点上,像阿宝等人都做得很好。”而在卢中强看来,团队是最重要的,不论是方向的把握还是自我定位和包装,都是农民歌手能否长远发展的关键。“据我了解,这些农民歌手走红后,也会有许多人给他们写歌,要当他们的经纪人,但是农民歌手在这方面的判断力还是有些欠缺的,一定要找到一个好的团队,有自己好的作品,才能更长远地发展。”

  不过卢中强也直言,并不是所有的农民歌手都一定要走这种长远发展的路线。“现在唱片行业整体都是不景气的,许多专业歌手也都很难走出来。如果能在走红期间好好把握住,对他们来说也是很不错的事情了。”

  
 
 
 
 
上一篇《组图:盘点女星产后囧态 蒋勤勤贪吃身材大变样》
下一篇《新《西游》悟空变娘撒娇卖萌 网友狂吐槽(组图)》
 
 
 
 
 
 
 
 
 
日版宠物情人插曲《Winding Road》歌词

日版宠物情人2017的插曲,很带节奏感,日语的,女生唱的。 最后听见是在第8集的时候女主手割伤了,然后男主用嘴帮她吸了一下,插曲就出来了。 歌手:Def...

兄弟共妻,我成了他们夜里的美食

老钟家的两个儿子很特别,就是跟其他的人不太一样,魔一般的执着。兄弟俩都到了要结婚的年龄了,不管自家老爹怎么磨破嘴皮子,兄弟俩说不娶就不娶,老父母为兄弟两操碎了心...

如何磨出破洞牛仔裤?牛仔裤怎么剪破洞?

把牛仔裤磨出有线的破洞 1、具体工具就是磨脚石,下面垫一个硬物,然后用磨脚石一直磨一直磨,到把那块磨薄了,用手撕开就好了。出来的洞啊很自然的。需要猫须的话调几...

我就是扫描下图得到了敬业福和爱国福

先来看下敬业福和爱国福 今年春节,支付宝再次推出了“五福红包”活动,表示要“把欠大家的敬业福都还给大家”。 今天该活动正式启动,和去年一样,需要收集“五福”...

冰箱异味产生的原因和臭味去除的方法

有时候我们打开冰箱就会闻到一股异味,冰箱里的这种异味是因为一些物质发出的气味的混合体,闻起来让人恶心。 产生这些异味的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 1、很多人有这种习...

 
 
 
       央视龙年春晚,全国亿万观众记住了朴实又实力不凡的草根歌手朱之文。去年在一档电视台选秀节目中,他身穿军大衣演唱《滚滚长江东逝水》如杨洪基原音重现,技惊四座,一举获得了“大衣哥”的绰号。如今春晚已过去一个月了,春晚的“余热”是否在“大衣哥”身上继续显现呢?春晚给朱之文的生活带来了改变吗?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近日走进了朱之文的家乡——山东省菏泽市单县郭村镇朱楼村,去找寻这些答案。    朱之文带红朱楼村,老宅妇孺皆知      记者坐了数个小时的长途大巴赶到单县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一打听,才知道朱之文的村子离县城还有几十里,已没有车子过去了。不过在询问的过程中,朱之文在当地的知名度也让记者暗暗惊叹。因为提到郭村镇朱楼村不一定人人知道,但提到朱之文的名字,不论妇孺,都会很清楚地告诉你乘车的路线,以及他们的见闻。      记者所住宾馆的一位服务员告诉记者,经常会遇到来找朱之文的人。“过年没几天,还有一对老夫妇过来找朱之文,就住在我们这。他们说看了春晚特别喜欢这个憨厚的农民,就到这边来了。”      在宾馆附近的一家小饭店,老板聊起朱之文,也能说出些故事。“过年没看到他,之前看到几次。当时他参加我们山东电视台《我是大明星》后就很火了,走在大街上大家都会跟他打个招呼,他人也很好,憨笑几下,你要是和他合影,他也不会拒绝。”      第二天一早,记者搭车赶往朱楼村。那是个有着2000多户人家的大村子,记者赶到时村子里很安静,只有三三两两的村民在聊天。      记者这个陌生面孔的出现,很快引起他们的注意。本想向他们问路,但热情的村民总率先开口:“找朱之文的吧?从这里往前,往左拐,再问问就知道了。”他们这种“未卜先知”的能力让记者惊讶不已,闲聊中才得知,几乎这段时间出现在村里的陌生面孔都是冲朱之文去的,他们早已习惯了。就这样,记者很快找到了朱之文的老宅。      曾借钱买屋,现计划盖新房、铺路架桥      三间瓦房的主屋、一间土屋、砖头简单堆积起来的院墙就是朱之文老宅的框架了,院子倒很大,枣树、桃树立于院落的两角,中间一棵槐树上挂着金灿灿的玉米,是院落里难得的亮色。而几只鸡鹅加一条小狗,则为院落里添了不少生机。      朱之文不在家,记者联系他时,他正在北京录制节目。在这个老宅留守的是朱之文的妹妹朱桂莲。她告诉记者,老宅已经多年没有出新了。“那个土屋是十几年前借钱买的,因为母亲跟三哥(对朱之文的称呼)住,三哥结婚后有了孩子,三间堂屋就挤不下了,就借钱买了这个土屋给母亲居住。”朱桂莲透露,母亲现在已经不在了,朱之文今年春晚走红以后,也赚了些钱,现在想对老宅进行翻新。“听他提过,想把土屋拆了重建新的,三间堂屋估计不准备动了。今年年前堂屋还封了阳台,冬天屋子也更暖和一些。”      除了有给老宅出新的计划,早在春晚彩排期间,记者对朱之文采访时,他就提到想为村子铺路架桥。而这个想法村子里的人也都有所耳闻。“三哥是想为村子里架桥的。”      朱桂莲说,村子前头有条河,有十多米宽。而村子里的田地都在河对面。农忙时下地干活,要跑很远的路,从唯一的大桥上过去,很不方便。              [url=http://www.wangchao.net.cn/bbsdetail_2099911.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bs/1330703049441.jpg[/img][/url]    “大衣哥”朱之文家中(图片来源:现代快报)      从前门可罗雀,如今庭院里车水马龙    当天记者在早上8点半左右就赶到朱之文家,但依然不是最早的。走进院里时,已有一男一女在院落中与朱桂莲交谈了。女子一直询问着朱之文的电话,朱桂莲对此似乎司空见惯,很有分寸地拒绝和应付着。要电话未果,对方最终留下两个风筝离开了。事后记者才了解到,这二人是从山东潍坊赶来的,目的是想通过朱之文介绍认识老毕,借以登上《星光大道》的舞台。      “三哥是初一回来的,初七就走了,三嫂正月十六也去了北京,两个小孩也都上学去了,我就一直帮他看家。这些天每天都有人来找他,到你,今天已经第三拨了。”朱桂莲表示,一大早就有一个酒厂的人来找朱之文,送了两瓶酒,希望朱之文能考虑帮酒厂做代言。“一般都是来找三哥做代言和演出的,偶尔有一些想让三哥做介绍人,去上《星光大道》之类的节目。”      说起这些,朱桂莲有些兴奋但也有些无奈。“以前也就亲戚邻居来串门,如果三哥三嫂出去打工,就更没什么人过来。现在从早到晚都有人来,我都不知道怎么应付。”朱桂莲表示,虽然没有具体做过统计,但是每天至少是有5拨人登门拜访。而记者在停留的两个多小时里,就遇到两拨人,除了潍坊来的,还有从青岛来邀请朱之文演出的。      而朱之文现在也是整个单县的大名人。村子里的人告诉记者:“在县电视台上看到过他,有个羽绒服的代言广告。还有化肥和电动车的。”不过记者也了解到,除了这些正规的代言外,朱之文也曾“被代言”过。前不久他成了滨州一家男科医院的“代言人”。“被代言”风波目前已平息,面对侵权,朱之文选择淡然处之,谈及未来代言广告的标准,他曾说,选择代言品牌,原则是首先不能对百姓有害,“绝不弄虚作假。”      采访中,记者还意外获悉,出名后的朱之文今年还当选为菏泽市政协委员。不过,开政协会时,他正在北京录节目,所以没参加。      孩子曾没钱上学,如今去了私立学校      朱之文家的穷,曾是村里公认的。“当年朱之文很晚才结婚,那时因为太穷,媳妇也很难找。”附近的村民说,朱之文家兄弟三个,姐妹四个,一大家子人,吃穿都成问题,所以,都没怎么上学。      朱桂莲告诉记者,她和朱之文是兄妹中最小的两个,小时候家里穷,两人只上到小学二年级就不上了。“三哥打小喜欢唱歌,但没上过学,所以很多字都不认识,为了认歌词,他就买了字典自己认,碰到什么人都去问,都去学。”或许正是这样的原因,朱之文对孩子的教育也特别上心。      “早些年家里穷,三哥的两个孩子都是很晚才上的学。现在大的闺女已经14岁了,儿子也12岁了,不过都只是才上4年级。如今三哥生活也好了,也有钱了,过年就把孩子送到县里上学了。”朱桂莲介绍,两个孩子去了单县一个私立学校上学,都寄宿在学校里,每两周才能回来一次。      不光孩子送到了好的学校,记者从村里人口中还得知,过年期间,朱之文还给两个孩子请了家教。“他两个孩子学习成绩不太好,估计送到县里跟不上,就找了村里的一个老师做了一个月的家教。据说是给了2000块钱。”      从前家徒四壁,如今大件俱全      在朱之文家转了一圈,冰箱、彩电、滚筒洗衣机、电脑等现代化的电器与斑驳破落的老宅形成了很怪异的组合。朱桂莲告诉记者,以前家里什么都没有,有辆自行车就算是很好的宝贝了。现在的这些家电,都是朱之文走红以后添置的,而很多还是别人送的。“洗衣机就是别人送的,都放在这角落,我们都不会用。电脑也是别人送的,我们也不懂。今年过年,我们花了两千多装了个太阳能和淋浴房。”      当记者问及,今年过年,朱之文有没有给亲戚朋友送礼时,朱桂莲说,和往年没什么不同,只是问他们兄妹缺什么,能帮的就帮一把。她还表示,自己与朱之文在兄妹几个中,关系是最好的,“以前总是替我三哥难过,太穷了,日子过得特别苦。我自己家境也不好,想帮他也都是没办法。现在别人都说三哥红了,我才不管这些,我只是觉得三哥确实生活上好了很多,我不必为他揪心了。”        [url=http://www.wangchao.net.cn/bbsdetail_2099911.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bs/1330703049969.jpg[/img][/url]      心灵依然朴实,村里人都夸    走红后的朱之文,生活上发生了很大改变,不过在村民眼中,他依然是那个有着朴实心灵的“三大嘴”(朱之文的绰号)。      “没啥变化,过年回来还跟以前一样,整天嘻嘻哈哈的。”与朱之文前后排的张婶告诉记者,“老的小的,他都能玩到一起。”      村口的一位大妈也告诉记者,过年朱之文回来的那几天,大家都去他家看过。“大家让他讲在北京的事,他也肯讲,但是让他唱歌,他死活不肯。不过大家走了,他又会唱两句逗大家。”      “还是那样,人很好,过年会很神秘地告诉我们,这几天又赚了多少钱,你要问他借钱,只要开口他都会借的。”朱之文隔壁的朱大伯这样告诉记者。      依旧爱唱歌,练歌房是禁地      采访中,一个小房间引起记者的注意,那是朱之文的小练歌房。“这个练歌房,三哥平时都不让孩子进来。”记者看到,里面非常简单,就一架电子琴,据说是于文华送给他的。里面还有几张古旧的CD和磁带,都是当时朱之文用来练歌的。“以前在院子里唱,会影响人,所以他就弄了这个小房间,专门自己练歌。”      朱之文对唱歌的热爱,也表现在他对荣誉的珍视上。记者发现,主屋的厅堂内,最显眼的地方挂着当年他在《星光大道》获奖时别人赠送的书法贺礼。而这几年在各类比赛中获得的奖杯,则被放在厅堂中间桌子的一角,“怕孩子们碰到,所以就摆在那里,不容易弄坏了。”朱桂莲说。      农民歌手今何在      多数草根,回归平淡才是真      朱之文的走红,让人不禁联想到以往春晚舞台上的农民歌手。2009年,刘仁喜和马广福上春晚后,同样红了好一阵。几年过去了,他们怎么样了呢?近日,记者与他们取得了联系。      刘仁喜如今已60岁了,是旅顺铁山街道大刘家村的一位地道农民。2008年底,刘仁喜在央视《星光大道》上获得月冠军,此后登上2009年春晚,一夜间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记者拨通他的电话时,问到如今的情况,刘仁喜直言:“现在没什么演出了。以前刚上春晚的时候很多,一个月都有好几场。现在基本没有什么,只是偶尔有些活动去唱两首。”刘仁喜表示,春晚确实让他红火了好一阵,但对他来说,那些都是浮云,他依然还是最朴实的农民,最热爱的除了唱歌,就是他的果园和奶牛。“我觉得这样的生活最好。但是有演出我也好好珍惜,毕竟这是我的爱好。”      与刘仁喜一起上春晚的马广福,是来自黑龙江佳木斯桦南县梨树乡的农民。他也是因在《星光大道》舞台上大放异彩登上2009年春晚舞台的。与刘仁喜一样,如今马广福外出表演的机会也没春晚过后那么多了,但他却并没有什么失落感,而是倍感踏实,他享受自己在田间劳作的幸福感。“说到底,我还是一个农民,有演出就去,没演出就踏踏实实地务农,这样活得挺好。”      业内人士来支招      想红得久,他们要做很多事      这些年,通过央视春晚走红的农民歌手有不少,像刘仁喜、 马广福、阿宝、旭日阳刚、朱之文等等。但人们也发现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上春晚前后的一段时间,他们确实相当红,不过,这段走红期并不长,不少人隔个一年半载就会淡出公众的视野。      走上春晚的农民歌手为何多数昙花一现?著名音乐制作人卢中强从专业的角度分析, “出现这种情况,一来是因为这些通过晚会走红的农民歌手,其功能性太强,往往只作为晚会的一部分,去照顾和迎合不同受众的需求。虽然有一技之长,但是能不能借此为生,是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的。再者,观众对于他们的消费也是一种杀鸡取卵的方式,在其走红后没有留给他们更多思考和摸索的空间,而是通过各种手段去进一步消费他们的台前幕后,很容易造成审美疲劳。”      那么,如何让这些农民歌手的音乐之路走得更长远呢?卢中强表示,能力、天赋、团队都是农民歌手要想走得更远的重要因素。“就天赋来说,他们可能确实都有一副好嗓子。但就能力来说,他们不能太过于强调功能性。一定要找准自己的方向,找到适合自己的路子。在这一点上,像阿宝等人都做得很好。”而在卢中强看来,团队是最重要的,不论是方向的把握还是自我定位和包装,都是农民歌手能否长远发展的关键。“据我了解,这些农民歌手走红后,也会有许多人给他们写歌,要当他们的经纪人,但是农民歌手在这方面的判断力还是有些欠缺的,一定要找到一个好的团队,有自己好的作品,才能更长远地发展。”      不过卢中强也直言,并不是所有的农民歌手都一定要走这种长远发展的路线。“现在唱片行业整体都是不景气的,许多专业歌手也都很难走出来。如果能在走红期间好好把握住,对他们来说也是很不错的事情了。”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王朝网络无关。王朝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上海柏雅居酒店模拍
清晨美丽的风景
梦清园的靓丽女生
妖艳的食人花(7)
且行且攝------"色"影大連
【做股票的朋友看过来-华尔街的铜牛】
端午节后闲逛
捐款赈灾吴川行 花絮
 
>>返回首页<<
 为你推荐
 
 
 转载本文
 UBB代码 HTML代码
复制到剪贴板...
 
 热帖排行
 
 
 
 
©2005- 王朝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