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龙窑|报价¥23.80|图书,小说--,中国当代小说,综合,浦子

来源:互联网  评论
2009-02-08 20:42:13

点此购买报价¥23.80
目录:图书,小说--,中国当代小说,综合,

品牌:浦子

基本信息·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页码:237 页

·出版日期:2008年

·ISBN:9787540442699

·条形码:9787540442699

·版本:1版

·装帧:平装

·开本:16

·中文:中文

产品信息有问题吗?请帮我们更新产品信息。

内容简介《龙窑》故事发生在清末五十年间,主题是社会创新变革与人道的抗争与沦落。小说描写一个十分封闭的古村落,突然来了失忆又强悍的外来男人。他带来的制陶技术萌发了商品经济的雏形,他的新思想更是在村里引起轩然大波,这位主人公不惜以血肉之躯浴火涅槃来唤醒村民的变革意识。书中充满了浓厚的浙东地域文化氛围,诡谲、神秘。评论家李敬泽评介此书为“对时光深处的乡村和大地充满诗意的怀想”。本版摘选开篇第一章。

作者简介浦子,本名潘家萍,出生于浙江省宁海县一个古老的山村一一冠庄,上过大学。自认为对文学艺术和真理的追求孜孜不倦没有片刻的歇息,致力于描写大山间小拇指般狭长但充满了生命力、创造力的一小片土地。出版的小说集《浦子短篇小说选》、《吃晚宴的男子》,散文集《踏遍苍苔》,长篇报告文学《脊梁》、 《东海魂》等共200余万字,还有在全国、省、市获的一些奖,就是这片神奇土地的馈赠。《龙窑》是作者第一部长篇小说。现在浙江省宁海县某部门任职。

媒体推荐对时光深处的乡村和大地充满诗意的怀想。

——◎··《人民文学》主编、评论家李敬泽浦子写九龙山的龙窑。制陶的过程是这样生动而欢乐,烧陶的过程绚丽而辉煌,卖陶的过程艰难而曲折……一切的一切,写得是那么有动感、有质感,就在有动感有质感的文字中,你被一步步“诱”入其中……

——◎··作家叶文玲读浦子的作品,感觉与传统的有些不同。由于借鉴吸收了现代派作品的某些观念和技巧,用来丰富表现手法,使得他的作品呈现着扑朔迷离的艺术氛围和题旨的多义性。这里姑且不谈这些借鉴和引进的得失。至少从中可以看出,作者是个勤奋的人,不甘把自己局限在熟悉的艺术天地里。他总是在孜孜不倦地默默探索着。他的小说创作是这样,散文也是这样。

——◎··作家汪浙成读完浦子的长篇小说《龙窑》,总的感觉是可读性很强,具备了畅销的好多因素,有好多叫我叫好之处。最大的优势是,将好看的故事与宗族文化地域文化结合起来,使小说有了相当的文化品位。

——◎··作家雪漠《龙窑》写的是浙江一个小山村的故事,却浓缩了中华巨龙数百年来苏醒和奋起的艰难。作者虽是第一次写长篇小说,可是那不同于传统小说的开头: “寡妇翠香以为那是一条狗……”一下就把我们紧紧地抓住了,使我们深切地感受到千百年来中外文学精华的深厚积淀,和鲜明的地域文化宗族文化的浓烈熏陶。通读书稿是一次全新而独特的审美体验。你可以在这里感受到浪漫主义那汪洋恣肆的想象,也可以体验到批判现实主义那鞭辟入里的剖析,可以感受到卡夫卡式的荒诞的真实,也可以感受到《百年孤独》式的魔幻色彩的深刻。主人公那根硕大家什的象征意味,可与堂吉诃德的长枪媲美;而无手无足的肉球般的身子在龙窑上跳跃着点火的一节,那充满感情的描写,那极具张力的文字,那气势壮烈的场面,与任何小说名著放在一起也毫不逊色!

——◎··本书责任编辑

文摘寡妇翠香以为那是一条狗。满天的白雪,一朵一朵地就从她茅厕的屋檐往下掉。除夕的鞭炮像炒蚕豆一样噼哩啪啦地响起来。

那条从九龙山边通过来的官道,在白雪的撮合下,与田野结为一体了,只能看见它的大致轮廓。大路上的那个影子,首先穿过稀疏的篱笆,再穿过飘舞的雪花,到达她的双眼时,已经是模糊得再不能模糊了。如果不是她的一泡尿,如果不是她嫌在房里解溲有臊气,或者,她的内急晚来半个时辰,让黑夜之神把余下的光明全收净了,那么,那个影子就不会出现在她的眼前,也就没有接下去发生的轰轰烈烈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

她拉起裤子就急急奔出篱笆去,她发现了,也发现了另一个世界。狗一样伏着的东西,原来是人。这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在他(她)的周围,没有发现足印,以她的估算,大雪把一个人的足印掩盖了,没有半个时辰是不行的。而天黑前的大路上,应该是有别的什么人走动的。那么,只有一个答案,这个人是天上掉下的。

嗦啦,嗦啦,她的脚踩在地上发出的响声,还有她的心跳声,直把除夕的鞭炮声也遮住了。

翠香看见一堆乱发遮掩下的脸,是一张陌生男人的脸。喂!喂!她叫道,她以为他只是喝醉了酒。见半晌没有动静,她慑慑地探出手在他的鼻子前试了试。竟没有半点气息,她慌了。

翠香拍了拍他身上的雪,雪拍落了,露出的是一块光身子。搂了搂雪,是一个光身子的男人。不知为什么她咚地跳起来,向后退了足足三步。喂!喂!她又叫,她认定自己的叫是虚张声势的叫,是向对方示威,像猎犬面对猛兽。她鼓起勇气,就像是把手伸向沸腾的油锅里——她把耳朵贴住他的胸前,才依稀听见有响动。轻微的,像是云朵里的鸟叫声。

翠香看了一眼四周,除了冲上云霄的鞭炮声,再没有第二个人声。她拉起他,左顾右盼地背在身上。翠香像是平日里自己上山背柴一般背了一个他。他的那个硕大的男人东西就贴在她的屁股上。

背进房里,她不知道该把他放在什么地方。慌乱中,就往床上一扔。屋里的黑暗显然早已降临,待她点了油灯,才发现床上的他裸体一个,她像是被炭火烫了一下,连忙拿一条被子盖住了,那一股灼人的烫才消失了。她慑慑着上前去,摸了摸他的手,冷得冻人。

翠香才清楚床上躺着的是一个濒死的人,该马上请一个郎中。

点起一个小灯笼,撑起油纸伞,准备出门时,她又觉得不妥,一个光身男人,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躺在寡妇的床上,这对郎中如何说?去请族长,去请村里别的什么人,都面临同一个问题。

她暗暗地不住

……[看更多书摘]

后记写了书,作者实际上是不用再为此发表什么看法的,因为有作品放在那里,孰优孰劣,得听世人评说。

可是,从2001年3月24日开始构思,到2005年2月10日开始写作,再到2007年3月17日完稿,长达六年,这一段心路历程,却是值得记录的。

我在写这篇后记时,已经是2008年5月1日,刚刚与出版社签了出版合同,阳光灿烂,崇寺山寓所道地上的阔叶杜鹃正红红火火开着,鸟叫声不绝于耳,连空气中都漾溢着一种喜气。

可是,有谁知道这六年是怎样过来的呢?有很多作家在谈起自己的长篇创作时,总是离不开两字:艰辛。怎么样的与世隔绝,独守一处,披肝沥胆,披星戴月,才终成正果,云云。说实在的,我非常羡慕那些能躲开诸多烦恼的作家,一个人在清静的氛围里做自己喜欢的事。可我,注定了没有这些福分。我在一个部门做事,且事多烦杂,看同事们都拼了命往前赶,也就没有一天想起为创作请假。这二十多万字的每一个,都是业余时间写的。

我总结这六年的创作时光,也是两字:快乐。几年不见的好友,见面了总是说,你比以前发福了。心胸也比以往宽了,写了这个长篇,就像是真的经历过书中主人公经历过的坎坷。
点此购买报价¥23.80

[url=http://www.wangchao.net.cn/shop/redir.html?url=http%3A%2F%2Fai.m.taobao.com%2Fsearch.html%3Fq%3D%25E9%25BE%2599%25E7%25AA%2591%26pid%3Dmm_10025082_114273_57856717][img]http://ec4.images-amazon.com/images/I/51cskdjYSOL._AA200_.jpg[/img][/url][url=http://www.wangchao.net.cn/shop/redir.html?url=http%3A%2F%2Fai.m.taobao.com%2Fsearch.html%3Fq%3D%25E9%25BE%2599%25E7%25AA%2591%26pid%3Dmm_10025082_114273_57856717]点此购买[/url]报价¥23.80[url=http://www.wangchao.net.cn/shop/redir.html?url=http%3A%2F%2Fai.m.taobao.com%2Fsearch.html%3Fq%3D%25E9%25BE%2599%25E7%25AA%2591%26pid%3Dmm_10025082_114273_57856717][img]http://hi.wangchao.net.cn/images/buy.gif[/img][/url]目录:图书,小说--,中国当代小说,综合,[br][b]品牌[/b]:浦子[br]基本信息·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页码:237 页 ·出版日期:2008年 ·ISBN:9787540442699 ·条形码:9787540442699 ·版本:1版 ·装帧:平装 ·开本:16 ·中文:中文 产品信息有问题吗?请帮我们更新产品信息。 内容简介《龙窑》故事发生在清末五十年间,主题是社会创新变革与人道的抗争与沦落。小说描写一个十分封闭的古村落,突然来了失忆又强悍的外来男人。他带来的制陶技术萌发了商品经济的雏形,他的新思想更是在村里引起轩然大波,这位主人公不惜以血肉之躯浴火涅槃来唤醒村民的变革意识。书中充满了浓厚的浙东地域文化氛围,诡谲、神秘。评论家李敬泽评介此书为“对时光深处的乡村和大地充满诗意的怀想”。本版摘选开篇第一章。 作者简介浦子,本名潘家萍,出生于浙江省宁海县一个古老的山村一一冠庄,上过大学。自认为对文学艺术和真理的追求孜孜不倦没有片刻的歇息,致力于描写大山间小拇指般狭长但充满了生命力、创造力的一小片土地。出版的小说集《浦子短篇小说选》、《吃晚宴的男子》,散文集《踏遍苍苔》,长篇报告文学《脊梁》、 《东海魂》等共200余万字,还有在全国、省、市获的一些奖,就是这片神奇土地的馈赠。《龙窑》是作者第一部长篇小说。现在浙江省宁海县某部门任职。 媒体推荐对时光深处的乡村和大地充满诗意的怀想。 ——◎··《人民文学》主编、评论家李敬泽浦子写九龙山的龙窑。制陶的过程是这样生动而欢乐,烧陶的过程绚丽而辉煌,卖陶的过程艰难而曲折……一切的一切,写得是那么有动感、有质感,就在有动感有质感的文字中,你被一步步“诱”入其中…… ——◎··作家叶文玲读浦子的作品,感觉与传统的有些不同。由于借鉴吸收了现代派作品的某些观念和技巧,用来丰富表现手法,使得他的作品呈现着扑朔迷离的艺术氛围和题旨的多义性。这里姑且不谈这些借鉴和引进的得失。至少从中可以看出,作者是个勤奋的人,不甘把自己局限在熟悉的艺术天地里。他总是在孜孜不倦地默默探索着。他的小说创作是这样,散文也是这样。 ——◎··作家汪浙成读完浦子的长篇小说《龙窑》,总的感觉是可读性很强,具备了畅销的好多因素,有好多叫我叫好之处。最大的优势是,将好看的故事与宗族文化地域文化结合起来,使小说有了相当的文化品位。 ——◎··作家雪漠《龙窑》写的是浙江一个小山村的故事,却浓缩了中华巨龙数百年来苏醒和奋起的艰难。作者虽是第一次写长篇小说,可是那不同于传统小说的开头: “寡妇翠香以为那是一条狗……”一下就把我们紧紧地抓住了,使我们深切地感受到千百年来中外文学精华的深厚积淀,和鲜明的地域文化宗族文化的浓烈熏陶。通读书稿是一次全新而独特的审美体验。你可以在这里感受到浪漫主义那汪洋恣肆的想象,也可以体验到批判现实主义那鞭辟入里的剖析,可以感受到卡夫卡式的荒诞的真实,也可以感受到《百年孤独》式的魔幻色彩的深刻。主人公那根硕大家什的象征意味,可与堂吉诃德的长枪媲美;而无手无足的肉球般的身子在龙窑上跳跃着点火的一节,那充满感情的描写,那极具张力的文字,那气势壮烈的场面,与任何小说名著放在一起也毫不逊色! ——◎··本书责任编辑 文摘寡妇翠香以为那是一条狗。满天的白雪,一朵一朵地就从她茅厕的屋檐往下掉。除夕的鞭炮像炒蚕豆一样噼哩啪啦地响起来。 那条从九龙山边通过来的官道,在白雪的撮合下,与田野结为一体了,只能看见它的大致轮廓。大路上的那个影子,首先穿过稀疏的篱笆,再穿过飘舞的雪花,到达她的双眼时,已经是模糊得再不能模糊了。如果不是她的一泡尿,如果不是她嫌在房里解溲有臊气,或者,她的内急晚来半个时辰,让黑夜之神把余下的光明全收净了,那么,那个影子就不会出现在她的眼前,也就没有接下去发生的轰轰烈烈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 她拉起裤子就急急奔出篱笆去,她发现了,也发现了另一个世界。狗一样伏着的东西,原来是人。这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在他(她)的周围,没有发现足印,以她的估算,大雪把一个人的足印掩盖了,没有半个时辰是不行的。而天黑前的大路上,应该是有别的什么人走动的。那么,只有一个答案,这个人是天上掉下的。 嗦啦,嗦啦,她的脚踩在地上发出的响声,还有她的心跳声,直把除夕的鞭炮声也遮住了。 翠香看见一堆乱发遮掩下的脸,是一张陌生男人的脸。喂!喂!她叫道,她以为他只是喝醉了酒。见半晌没有动静,她慑慑地探出手在他的鼻子前试了试。竟没有半点气息,她慌了。 翠香拍了拍他身上的雪,雪拍落了,露出的是一块光身子。搂了搂雪,是一个光身子的男人。不知为什么她咚地跳起来,向后退了足足三步。喂!喂!她又叫,她认定自己的叫是虚张声势的叫,是向对方示威,像猎犬面对猛兽。她鼓起勇气,就像是把手伸向沸腾的油锅里——她把耳朵贴住他的胸前,才依稀听见有响动。轻微的,像是云朵里的鸟叫声。 翠香看了一眼四周,除了冲上云霄的鞭炮声,再没有第二个人声。她拉起他,左顾右盼地背在身上。翠香像是平日里自己上山背柴一般背了一个他。他的那个硕大的男人东西就贴在她的屁股上。 背进房里,她不知道该把他放在什么地方。慌乱中,就往床上一扔。屋里的黑暗显然早已降临,待她点了油灯,才发现床上的他裸体一个,她像是被炭火烫了一下,连忙拿一条被子盖住了,那一股灼人的烫才消失了。她慑慑着上前去,摸了摸他的手,冷得冻人。 翠香才清楚床上躺着的是一个濒死的人,该马上请一个郎中。 点起一个小灯笼,撑起油纸伞,准备出门时,她又觉得不妥,一个光身男人,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躺在寡妇的床上,这对郎中如何说?去请族长,去请村里别的什么人,都面临同一个问题。 她暗暗地不住 ……[看更多书摘] 后记写了书,作者实际上是不用再为此发表什么看法的,因为有作品放在那里,孰优孰劣,得听世人评说。 可是,从2001年3月24日开始构思,到2005年2月10日开始写作,再到2007年3月17日完稿,长达六年,这一段心路历程,却是值得记录的。 我在写这篇后记时,已经是2008年5月1日,刚刚与出版社签了出版合同,阳光灿烂,崇寺山寓所道地上的阔叶杜鹃正红红火火开着,鸟叫声不绝于耳,连空气中都漾溢着一种喜气。 可是,有谁知道这六年是怎样过来的呢?有很多作家在谈起自己的长篇创作时,总是离不开两字:艰辛。怎么样的与世隔绝,独守一处,披肝沥胆,披星戴月,才终成正果,云云。说实在的,我非常羡慕那些能躲开诸多烦恼的作家,一个人在清静的氛围里做自己喜欢的事。可我,注定了没有这些福分。我在一个部门做事,且事多烦杂,看同事们都拼了命往前赶,也就没有一天想起为创作请假。这二十多万字的每一个,都是业余时间写的。 我总结这六年的创作时光,也是两字:快乐。几年不见的好友,见面了总是说,你比以前发福了。心胸也比以往宽了,写了这个长篇,就像是真的经历过书中主人公经历过的坎坷。 [url=http://www.wangchao.net.cn/shop/redir.html?url=http%3A%2F%2Fai.m.taobao.com%2Fsearch.html%3Fq%3D%25E9%25BE%2599%25E7%25AA%2591%26pid%3Dmm_10025082_114273_57856717]点此购买[/url]报价¥23.80[url=http://www.wangchao.net.cn/shop/redir.html?url=http%3A%2F%2Fai.m.taobao.com%2Fsearch.html%3Fq%3D%25E9%25BE%2599%25E7%25AA%2591%26pid%3Dmm_10025082_114273_57856717][img]http://hi.wangchao.net.cn/images/buy.gif[/img][/url]
󰈣󰈤
 
 
 
>>返回首页<<
 
 热帖排行
 
 
王朝网络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关注本站公众号wangchaonetcn
 
 
静静地坐在废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无际,忽然觉得,凄凉也很美
©2005- 王朝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