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宁波这只“猫坚强”让人直掉眼泪(图) 动物世界

2011-11-29 13:59:31  编辑来源:互联网  宽屏版  评论

宁波这只“猫坚强”让人直掉眼泪(图)

2009-06-20 03:34

现代金报 评论4条

宁波这只“猫坚强”让人直掉眼泪(图) 动物世界

被人挖去双眼、割掉耳朵的小猫倚着窗边的角落,一只猫埋头吃着碗里的小鱼。它的脸让人震惊、害怕,它没有圆圆的眼珠,眼皮紧闭,右耳也是残缺的,只剩下一小块秃秃的皮肉。

昨天中午,记者在鄞州区天童猫乐园见到了这只被人残害的小猫,又凭借一封信,到中山广场的假山、居民区的车棚采访,听了几位好心人的讲述,试图用还原故事的方式,解读了关于这只小猫可怜的身世。

这段经历让人想到在汶川地震废墟中存活了36天的“猪坚强”。在经历了让人难以想象的折磨后,这只黑白相间的小猫不仅幸存下来了,而且现在能安然地呆在笼子里,吃睡不愁,与其说它是一只可怜猫咪,不如说它是“猫坚强”。

下面,让我们听听“猫坚强”自己“讲述”的真实故事。

“喵—喵!”听我的声音就知道我很温顺,也许是猫咪的天性,我最喜欢大家叫我咪咪。眯着双眼,晒着太阳,懒洋洋地在草地上散步是我最惬意的事情。可这些早已成为回忆。因为我被一个狠心人挖去了双眼,接着右耳也被割去了一大半。庆幸的是猫真的是有九条命,我还是坚强地活了下来。现在,我在猫乐园里安了家,没事的时候我还能回想起噩梦开始的时候。

一声急刹车

一只瞎眼猫栽进冰窟窿

正月里的一天,一阵剧痛之后,我全身被鲜血染红了,没有记清狠心挖去我双眼的人是谁,只知道我不但没有了最漂亮的眼睛,连右耳也没有了。跌跌撞撞走在街上,没有人敢亲近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只有呼啸而过的车轮声告诉我,自己站在了十字路口,可是,哪个方向才是往路边的安全地带?

“吱———”一声急刹车,我忍着疼痛连滚带爬地向声音传来的反方向奔去,脚下一空,我掉进了河中间的冰窟窿,寒冷刺进骨头。一把水草支撑着我的身体,我拼命地叫唤着,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中山广场的假山

一声声轻唤“阿咪”

就在冰冷的河水就要淹没我时,好像有网状东西把我兜了起来。“可怜的小猫,谁伤害了你?”就这样,我被一个好心的老妇人抱走了。她用温水洗去我身上的血渍,不停安抚我,还在我伤口上抹消炎药。

这位好心人叫马翠娣,是位勤杂工,因为她的家里已经养了两只小狗,为了不让我受欺负,中山广场的假山就成了我暂时的家。

每天清晨和傍晚,都能听到马阿姨轻唤着“阿咪”来找我。有一天突然下雨了,我想去找地方避雨却迷路了,因为看不见,我不知道自己去了哪里,也听不到叫唤“阿咪”的声音。过了十几天,我饿得再也挪不动步子。“阿咪!吃鱼!”原来,半个月来,马阿姨一直在找我。看到我浑身的泥,还有满头的包,她决定给我找个固定的住所。

一封信

让我住进了猫阿姨的猫乐园

在假山里住了4个月,我渐渐恢复了体力,只是眼睛里还会流出血水。马阿姨从报纸上看到宁波有个猫乐园,那里有很多名贵的猫,还有专人照顾。她给猫乐园的主人猫阿姨写了一封长长的信,猫阿姨看完信就哭了。

几天前,我住进了猫乐园,看不见猫阿姨的样子,但是我能听见她的声音,“阿咪,我的孩,乖乖!”初次见面,我就认识了猫阿姨温柔的怀抱。

耳朵的伤口愈合了,可眼睛还是会很痛,抹消炎药粉的时候更痛。只要伤口不疼,我总是很安静,不会叫唤。

记者手记

希望距离动物保护立法

并不遥远

小动物一直深受大家的喜爱,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多乐趣,很多人都会把小动物当成孩子养。可是,生活中如此虐待动物的现象却时有发生。到底是什么人的心理变得如此残忍,喜欢从血淋淋的虐待中得到快乐?

在猫乐园,记者看到猫阿姨给它眼睛上药的时候,扒开眼眶,连七尺男儿都别过脸去。猫阿姨说,她也不知道这猫咪今年多大,还能活多久,当它半夜疼得惨叫的时候,她想过给它安乐死,可是想到它曾经也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她一次次放弃了。

最近,很多专家和学者都在建议,应在动物立法中明确追究严重虐待动物行为者的法律责任,他们也已经意识到立法的必要性。多年来,传统的观念让很多人有视动物与人不平等的观念,所以动物保护法立法可能还需要一个过程。不过,我国首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保护法(建议稿)》已基本完成的这个消息,或许可以让我们看到,我国距离动物保护立法并不遥远了。

宁波这只“猫坚强”让人直掉眼泪(图) 2009-06-20 03:34 现代金报 评论4条 [url=http://www.wangchao.net.cn/bbsdetail_188261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bs/1322546370966.jpg[/img][/url] 被人挖去双眼、割掉耳朵的小猫  倚着窗边的角落,一只猫埋头吃着碗里的小鱼。它的脸让人震惊、害怕,它没有圆圆的眼珠,眼皮紧闭,右耳也是残缺的,只剩下一小块秃秃的皮肉。   昨天中午,记者在鄞州区天童猫乐园见到了这只被人残害的小猫,又凭借一封信,到中山广场的假山、居民区的车棚采访,听了几位好心人的讲述,试图用还原故事的方式,解读了关于这只小猫可怜的身世。   这段经历让人想到在汶川地震废墟中存活了36天的“猪坚强”。在经历了让人难以想象的折磨后,这只黑白相间的小猫不仅幸存下来了,而且现在能安然地呆在笼子里,吃睡不愁,与其说它是一只可怜猫咪,不如说它是“猫坚强”。   下面,让我们听听“猫坚强”自己“讲述”的真实故事。   “喵—喵!”听我的声音就知道我很温顺,也许是猫咪的天性,我最喜欢大家叫我咪咪。眯着双眼,晒着太阳,懒洋洋地在草地上散步是我最惬意的事情。可这些早已成为回忆。因为我被一个狠心人挖去了双眼,接着右耳也被割去了一大半。庆幸的是猫真的是有九条命,我还是坚强地活了下来。现在,我在猫乐园里安了家,没事的时候我还能回想起噩梦开始的时候。   一声急刹车   一只瞎眼猫栽进冰窟窿   正月里的一天,一阵剧痛之后,我全身被鲜血染红了,没有记清狠心挖去我双眼的人是谁,只知道我不但没有了最漂亮的眼睛,连右耳也没有了。跌跌撞撞走在街上,没有人敢亲近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只有呼啸而过的车轮声告诉我,自己站在了十字路口,可是,哪个方向才是往路边的安全地带?   “吱———”一声急刹车,我忍着疼痛连滚带爬地向声音传来的反方向奔去,脚下一空,我掉进了河中间的冰窟窿,寒冷刺进骨头。一把水草支撑着我的身体,我拼命地叫唤着,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中山广场的假山   一声声轻唤“阿咪”   就在冰冷的河水就要淹没我时,好像有网状东西把我兜了起来。“可怜的小猫,谁伤害了你?”就这样,我被一个好心的老妇人抱走了。她用温水洗去我身上的血渍,不停安抚我,还在我伤口上抹消炎药。   这位好心人叫马翠娣,是位勤杂工,因为她的家里已经养了两只小狗,为了不让我受欺负,中山广场的假山就成了我暂时的家。   每天清晨和傍晚,都能听到马阿姨轻唤着“阿咪”来找我。有一天突然下雨了,我想去找地方避雨却迷路了,因为看不见,我不知道自己去了哪里,也听不到叫唤“阿咪”的声音。过了十几天,我饿得再也挪不动步子。“阿咪!吃鱼!”原来,半个月来,马阿姨一直在找我。看到我浑身的泥,还有满头的包,她决定给我找个固定的住所。   一封信   让我住进了猫阿姨的猫乐园   在假山里住了4个月,我渐渐恢复了体力,只是眼睛里还会流出血水。马阿姨从报纸上看到宁波有个猫乐园,那里有很多名贵的猫,还有专人照顾。她给猫乐园的主人猫阿姨写了一封长长的信,猫阿姨看完信就哭了。   几天前,我住进了猫乐园,看不见猫阿姨的样子,但是我能听见她的声音,“阿咪,我的孩,乖乖!”初次见面,我就认识了猫阿姨温柔的怀抱。   耳朵的伤口愈合了,可眼睛还是会很痛,抹消炎药粉的时候更痛。只要伤口不疼,我总是很安静,不会叫唤。   记者手记   希望距离动物保护立法   并不遥远   小动物一直深受大家的喜爱,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多乐趣,很多人都会把小动物当成孩子养。可是,生活中如此虐待动物的现象却时有发生。到底是什么人的心理变得如此残忍,喜欢从血淋淋的虐待中得到快乐?   在猫乐园,记者看到猫阿姨给它眼睛上药的时候,扒开眼眶,连七尺男儿都别过脸去。猫阿姨说,她也不知道这猫咪今年多大,还能活多久,当它半夜疼得惨叫的时候,她想过给它安乐死,可是想到它曾经也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她一次次放弃了。   最近,很多专家和学者都在建议,应在动物立法中明确追究严重虐待动物行为者的法律责任,他们也已经意识到立法的必要性。多年来,传统的观念让很多人有视动物与人不平等的观念,所以动物保护法立法可能还需要一个过程。不过,我国首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保护法(建议稿)》已基本完成的这个消息,或许可以让我们看到,我国距离动物保护立法并不遥远了。
󰈣󰈤
 
 
 
>>返回首页<<
 
 
 转载本文
 UBB代码 HTML代码
复制到剪贴板...
 
 热帖排行
 
 
王朝网络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关注本站公众号wangchaonetcn
 
 
静静地坐在废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无际,忽然觉得,凄凉也很美
©2005- 王朝网络 版权所有